首页 > 中艺新视听 > 近报书画 > 正文

2017.5.26

核心提示: 荣学鹏 青岛人,青年画家。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师从大写意名家张锡杰先生。

QQ图片20170527093342

荣学鹏

青岛人,青年画家。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师从大写意名家张锡杰先生。

缘物寄情 斑斓心性——荣学鹏绘画的特性

文/郑岗

写意中国画其强烈的主观性,带有鲜明的经验色彩。这种经验色彩,有着强烈的生动性,有时候也会出现呆板做作之态,这与画家们在表达感觉,表现对事物理解诸多层面上的解悟度有关。不同的画家往往在表达上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艺术感觉,这种艺术感觉源于不同追求者的审美和追求。我们常说写生是绘画的根本,“外师造化”师法自然是中国画最本意的出发,意在从技术上、审美上达到生动和谐——写意花鸟画无论大小都应当是这种意义的表现过程,是情感、心灵、眼界取舍等诸多因素在心手合一中达到外化的表达。

在看荣学鹏的花鸟画时我想到以上这些。当然中国画创作远不止强调这些,绘画本身的发展因素更在意本身的艺术意义。千百年来中国画在变守之间,无数画家都强调进行有意义的探索。但在绘画的层面上,大家都有一个共识,绘画更应当注重内涵。我想作为因人而异的写意画的高低更要取决于画家的文化修养。古人云:其人无文,其行不远。古人还云:人品不高,落笔无法。写意画更应当重视学养毫无疑问。

在技术上,写意画注重用水,虽然清水无色,但它可以使单纯的色墨变化起来,中国画的色墨依水而存,所以水墨画注重水的应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水的多少决定墨色的开合,写意绘画尤为注重水的应用。荣学鹏在他的创作中灵活地运用了水、墨、色之间性质的不同,将其调和的生熟恰当。这种恰当就是在运用它们之间所存的形态间离关系,并利用这种间离关系的错综将豪放的造型生化为枯涩苍劲。由于荣学鹏善于用水用笔,枯涩苍劲在水的润化作用下,消解了墨色的迟凝,所以他的画面看起来厚重但不失水之秀美。

荣学鹏的艺术追求源于他的老师张锡杰的艺术主张——强调生机即是美,要知规矩,而不囿于规矩的艺术探索对荣学鹏有着深远的影响。中国画传统审美强调将形式美外在下蕴含中庸的和谐奉为至上,因此荣学鹏在生动鲜活间也保持了水、墨、色之间和谐的调配。他的绘画强调大开大合形神并重的安排。在荣学鹏的绘画中有张锡杰绘画的影响,也有自己对传统中国画的继承——形象中强调情感色彩,所绘图卷,一招一式又融合着墨彩的力道;一笔一划皆洋溢着情感的意向。

在当代中国画创作中,我们强调的艺术性其实就是一种文化方式,它是人为的也更是社会要求的最为重要的一条原则,它强调的是画家应对社会,或者事物要有自己的理解与见解。所谓一草一木,一鸟一虫都是缘物寄情的结果。大写意、小写意或者其他写意,都是强调借物抒情,表达意念。广了说是意识与形态对画家的要求,小了说是画家思考与见解的表达。当我们接受或者解读绘画时,我们应当能看到画家的表达意念。对绘画的深层意义,即便不去关注,我们也依然能够得到绘画者的思想与姿态。

荣学鹏善于画藤萝,但他的藤萝不同于传统的画法,我想,他所理解的绘画的藤萝是一种意象,不同于传统,也不同于影像,在斑斑点点中呈现出宇宙般的遐想。这是一种自由的以物展开的文化驰骋。我想用“斑斓”概括荣学鹏的绘画境界,其实我所说的这种“斑斓”不是形象的斑斓,而是心性的斑斓。

荣学鹏做到了这样的境界——从心性中寻找外在美。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夜曲
0
    版权所有: 新视听网站 鲁ICP备0908456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02005 广播电视节目传送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155201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广社)字第04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5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