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尚谊│新时期绘画语境下的中国绘画──在中国画论坛第一次筹备会议上的讲话

2018-01-19 08:54 作者:

摘要:最近我了解的情况是:院校里一些学油画的学生感觉很困惑,不知道往什么方向发展。我学习油画几十年了,研究油画的基本语言问题,而且是和中国画比较来研究的。所以这两个画种的特点,我从画家的角度是比较清楚的,这是两种语言体系。我认为油画是一个写实的画种,中国画是写意的画种。

  

靳尚谊  惊恐的妇女  布面油彩  69.8×49.8厘米  2007  中国美术馆藏

最近我了解的情况是:院校里一些学油画的学生感觉很困惑,不知道往什么方向发展。我学习油画几十年了,研究油画的基本语言问题,而且是和中国画比较来研究的。所以这两个画种的特点,我从画家的角度是比较清楚的,这是两种语言体系。我认为油画是一个写实的画种,中国画是写意的画种。就和戏曲一样,话剧和京剧是两种形式。西方的很多艺术品种大多是写实的,比如电影就是写实的,所以我认为西方的艺术体系总体来讲多是写实的体系。很多中国人对油画不了解,把传统的写实和现代主义对立起来。我们国内对素描的说法有好多种,上世纪50年代就有油画素描、国画素描、版画素描、雕塑素描等多种说法。但是西方人认为的素描就是一种,原则也就一个。

1979年我第一次到西德访问,那时我们国家已经封闭了十年。我在德国参观了很多院校,其中德国的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就是个古老的美术学院,他们的学生还在上素描、解剖等基础课。我就问他们的教师:你们现在素描教学和以前有什么发展变化?他们说:没有变化,跟两百年前一样,素描教学没有什么发展,素描的基本原则是永远不变的,变化的是风格。每个时代每个画家的风格有变化,但是基本要求是永远不变的。因此,从那个时候我就清楚油画就是一个写实的画种,它的抽象美都是从真实里面提炼出来的,不管什么风格,传统的或古典的,从17世纪到19世纪,再到后来的“现代主义”等,它们的基础都是写实的素描。但是学完以后,每个画家可以变化,每个时代也不一样。文艺复兴时期是“理想化”的一种造型;到了17世纪,由于肖像画出现,造型就真实了,因为要表现出每个具体的人;而到了“印象主义”就往现代转化了,其造型和色彩体现一种形式美。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是其基础和基本要求没有变化。

后来我到美国参观,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看了很多原作之后,就发现我的素描基础有问题。就是我的画放在博物馆里面一比,显得简单、单薄、不好看,感觉我的画水平不够,这与风格没关系。后来我研究其中原因,发现我的画体积没做到位。体积感在素描里是一个基本要求,很容易懂,但是做没做到位我不知道,因为在国内看不到好作品。那么体积做不到位的弱点是什么呢?画中表现的物体很单薄,层次简单,没有一种丰富的厚重的美,这就是油画中的“抽象美”没有做到。

国画就完全不同了,国画是以线造型和笔墨,骨法用笔,笔墨极其讲究,笔墨和线的功夫不行,画出来就不好看。所以,这两个画种是不同的,它们的抽象美是不一样的。我画了几十年一直到后来,感觉画油画有点吃力不讨好,非常费劲。一般来讲,国画家,无论画花鸟还是画山水的,是越老越好。因为中国画每张画使用的力气不是很大,用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如果不好就再来一张。而油画要连续很长时间或者很多天才能完成。因此,很多油画家年纪大了就不行,画面没有力度,衰退了,这是规律。我感觉自己现在画画已经衰退了,画面没有力量了,颜色感觉也在衰退,所以画到后来我就感觉油画这个画种就是吃力不讨好,特别累。黄宾虹有一句话,他说“笔墨是一笔有七种感觉”。而油画,简单来说,是三笔一个感觉。为什么呢?用三个面塑造一个东西。当然我现在不会改画国画,只是我家里从来不挂油画,都挂中国画。比如我最喜欢两位画家,八大山人和倪瓒的作品。现在,我感觉国画太有意思了,它表现很简洁,而油画画得满的不得了,就是现代主义风格简洁了也得涂满画面。但国画不是,简单的几笔就表现出丰富的内涵。

所以,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画种,我个人的喜好,觉得国画很有意思,有表现性。特别是现在社会发展了,艺术的功能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一个实用的功能,比如宗教绘画、肖像画、历史画,都是国家订件或个人订件。到了“现代主义”、“印象派”以后,绘画的功能变成了欣赏功能,出现了风格流派,它不再是订件,而是在画廊出售。买画要到画廊里,个人喜欢哪种风格,就买哪种风格的画,因此“现代主义”绘画实际上就是商品画,当然以前订件也是商品画,不同风格的画满足不同人的需要。另外,这几十年我到欧洲国家交流很多,很奇怪,欧洲的一些大画家跟我说你们中国画太好了,学什么油画啊?这个说法有法国的画家、西班牙的画家,另外,我到美国一个抽象风格的雕塑家那里,当时我拿了一本徐悲鸿的水墨画挂历,他一看觉得太好了,就想要。这是一种什么现象?这是我与欧洲国家交流几十年的一种感觉,西方油画到了“现代主义”之后,由写实到抽象已经完成了,无路可走了,下一步怎么办?于是,就出现了观念艺术、装置艺术,那些搞“现代主义”的画家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中国画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路子。所以,我个人感觉中国画的未来是很有前途的。

在西方,油画已经不是唯一的图像形式,由于现在电脑和摄影的图像出现后,科学技术现在能够代替油画的一部分,当然也不能说油画就没有前途。但是中国画没有这个被替代的问题,我觉得中国的艺术乃至中国的文化现在越来越重要,很多文章包括一些部门在研究国学问题,想把传统文化和现代社会主张结合起来。中国文化在联合国也发挥了作用,提出的一个说法叫“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中国文化产生的影响。

我想这个中国画研讨会,研究中国画这个画种的基本语言是什么特点,它的魅力如何,发展前景怎么样,是现在普遍关心的问题。现在是世界发展变化最快的时期,画家的思想也比较乱,深入研究中国画画种的语言特点问题,未来发展的前景如何,怎样解决当前的一些不足,是大家需要思考的问题。

靳尚谊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原载《美术观察》2018年第1期)

责任编辑:夜曲

  • 竹报平安、年年有余!著名画家李方玉精彩讲授竹子和鲶鱼的画法贺新年
  • 微信公号
  • 高清美术馆上线广告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山东广电全媒体有限公司     业务咨询电话:85051793、85051795、85051780、18653162096
    版权所有: 新视听网站 鲁ICP备09084569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02005 广播电视节目传送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155201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广社)字第04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5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