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四大家"提法被指"不公":袁阔成远高于其他三位

核心提示: 在提到袁阔成先生的时候,不少媒体和网友以及曲艺界人士,都提到了“评书四大家”的说法,将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这四位评书艺术家相提并论。然而,昨日这一说法遭到了曲艺迷们的质疑和争议。认为从传播的角度来讲,四人勉强可以相提并论,但从资历辈分、艺术造诣来讲,袁阔成却远远高于其他三位。

wh2015030605

 

王润

昨日,伴随着一代评书泰斗袁阔成的与世长辞,评书艺术也再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尤其对于听着评书长大,听着评书了解历史、接触名著、初识世界的一代人来说,此时此刻,仅仅一句“由袁阔成播讲的评书就为您说到这里了。”就会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3月8日9点,袁阔成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八宝山殡仪馆冬厅举行,相信届时会有大量曲艺爱好者为袁老送行。

在提到袁阔成先生的时候,不少媒体和网友以及曲艺界人士,都提到了“评书四大家”的说法,将袁阔成、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这四位评书艺术家相提并论。然而,昨日这一说法遭到了曲艺迷们的质疑和争议。认为从传播的角度来讲,四人勉强可以相提并论,但从资历辈分、艺术造诣来讲,袁阔成却远远高于其他三位。

不过,虽然外人将袁、单、刘、田并称为“评书四大家”,但在单田芳、刘兰芳、田连元心中,其实都是将袁老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敬重有加的。昨日,单田芳特意亲笔手书一篇悼念袁阔成先生的唁电,落款为“徒侄单田芳”;田连元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特别提到袁先生的艺术“比其他同行高人一筹”;刘兰芳也说:“我们都可以算是袁老师的继承人和传承人。”由此可见,他们都是自称为袁老晚辈的。

一位资深曲艺迷对此表示:“袁老在评书界的辈分实在是太高了!他和连丽如的父亲连阔如是平辈,现在评书界的其他人都是袁老的晚辈。而且说起真正的评书门,袁先生,还有陈士和先生传的刘立福、连阔如传的连丽如等人,是正宗的评书门;但单田芳和田连元先生是西河大鼓门,刘兰芳先生是东北大鼓门,都是可以边说边唱的。最重要的是,从艺术造诣上来讲,袁老也远高于其他三位。所以如果把他们四位放在一起并称‘评书四大家’,对其他一些评书艺术家似有不公,而且也不能凸显袁先生之独特位置。”

不过这位曲艺迷也表示,由于当年电台和电视台的传播与影响,这四位评书艺术家对老百姓来说最深入人心,知名度最高,影响力最大,因此若将他们四位并称为“电视评书四大家”就没有异议了。

实际上,在关于“评书四大家”的争议背后,真正让曲艺爱好者们无法释怀的,是对评书艺术甚至曲艺艺术前景的担忧。如今已经无人能够和袁阔成先生的艺术造诣相提并论;而且袁阔成也没有正式收徒弟传承他的艺术。他的故去,不仅是将袁派评书艺术带走了,而且也几乎标志着曲艺的辉煌时代结束。

袁老生前就曾发出过“救救评书”的呼吁,他还特别提道:“评书是‘说书’,这‘书’了得吗?有学者说,书即世界,世界即书。现在我们的国家领导人都提倡看书。这书里头有多少学问,多少哲理啊!这说书不只是个热闹。把评书归到曲艺里面,我就有点儿自己的看法。有人说老爷子怎么回事?老想把评书往高雅里靠,其实它就是个民俗的东西。我不这么看,因为这里头还有个‘雅俗共赏’的问题呢。评书中涵盖了仁义礼智信的方方面面。从前哪有那么多学校啊?北大清华能有几所?说书不是逗乐子的事情。评书是严肃的艺术。”

2007年,营口文化局曾经得到袁阔成授权申报“袁派评书”参加辽宁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评选;而且如果当时申报成功,也有望促成袁阔成自传的出版。但由于袁阔成先生为人处世太过低调,从没有为自己努力争取名利名分,所以此事竟然不了了之,袁阔成的自传到今日也未见天日。这些,都已经不是袁老一人的遗憾,而成为整个曲艺艺术、民族艺术无法弥补的遗憾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袁阔成 提法 评书
责任编辑:K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