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董其武率众10万和平起义内幕

核心提示: 1949年9月19日,董其武率领10万绥远军政人员和平起义。当日,起义将领董其武、孙兰峰,便列为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但孙兰峰的代表资格确认及参会经过,非常曲折,留下许多历史佳话。

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会场

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会场

作者:张崇发 张子申

1949年9月19日,董其武率领10万绥远军政人员和平起义。

当日,起义将领董其武、孙兰峰,便列为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但孙兰峰的代表资格确认及参会经过,非常曲折,留下许多历史佳话。

这一个个历史佳话,全隐藏在这张《绥远和平起义通电》的背后。让我们就从这张收藏在内蒙古档案馆的《绥远和平起义通电》的签字说起吧!

艰难的签字

孙兰峰原为国民党11兵团司令,1948年12月24日兵败张家口后,溃退到绥远。以后,便以9兵团司令的身份驻防包头。1949年9月,国民党政府绥远省主席、上将董其武决定走人民道路,孙兰峰将军态度不坚决。在9月19日参加《绥远和平起义通电》签字的39个人中,孙兰峰是最后一个表明参加起义的,也是最后一个签名的。为了使9兵团不致分裂出去,为了使孙兰峰能有一个光明的归宿,傅作义和董其武将军付出了近8个月的努力。

6月18日,傅作义派王克俊等20人到绥远宣讲“和平协议”,王克俊找孙兰峰传达了傅作义的指令,孙兰峰坚持要见到傅作义才能决定方向。

8月底,傅作义来到包头后,董其武与孙兰峰谈过两三次,孙既不表示反对起义,也不表示参加起义。

傅作义只好亲自出马,在10天时间里,找孙兰峰长谈了3次。但孙兰峰仍不为所动。气得傅作义对董其武说:“半年多过去了,18名中将、上将,160多名少将均已表明态度,没想到只有他一人却让你我如此费力劳神。”

9月16日,《绥远和平起义通电》用电台发北平中南海丰泽园,请毛泽东审阅。毛泽东同意原文照发,只让周恩来告诉傅作义和董其武:在通电里,把蒋介石、李宗仁、阎锡山的全名写出来。

董其武收到北平的复电后,马上做了改正,并让手下人员用虎皮宣纸将电文缮写好,准备签字时用。

起义日期推迟一天

9月18日上午10时,绥远军政各界、各族代表,以及邓宝珊部驻包头附近的第22军代表,在包头银行礼堂举行《绥远和平起义通电》签字仪式。董其武首先签字,按顺序第二个是孙兰峰,可这时孙兰峰称病住在医院,思想还没有完全想通。为了最后再给他一次机会,董其武拿起一个小茶碗,扣在自己名字后面,留待孙兰峰补签。随后,其他37人依次在《绥远和平起义通电》上签了名。

签字仪式上,有人提出“九一八”是国耻日,建议把起义日期推迟一天。董其武还考虑到,推迟一天,再给孙兰峰一个机会。

当天下午,董其武来到医院再次劝孙兰峰。孙兰峰流着泪告诉董其武:“我想不通啊,打了几十年仗,胜多败少,怎么这一年多却老吃败仗,最后还要签字,把自己的生死也交给共产党……”

走出医院,董其武不想放弃,就去找傅作义,希望傅作义最后再找一次孙兰峰。

这天深夜,傅作义来到孙兰峰的病房,再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做通了孙兰峰的工作。董其武立即让手下人带着《绥远和平起义通电》赶往医院。

9月19日凌晨3时许,在病房里,孙兰峰在董其武扣小茶碗的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毛泽东说:董其武、孙兰峰可被邀参加政协

在董其武即将宣布绥远和平起义前夕,中共中央及其主要领导人,便开始安排绥远起义人员参加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有关事宜。9月14日,毛泽东说:“在绥远军政人员表明态度后,董其武、孙兰峰可以被邀参加政协。”还说:周北峰参加政协是可以的。

周北峰,是北平和平解放及绥远和平起义时傅作义的谈判代表。9月18日,周北峰在北平接到傅作义的电报。傅要周北峰立即向周恩来报告,他完全同意毛主席提出的傅(作义)、邓(宝珊)、董(其武)、孙(兰峰)、周(北峰)五人参加政协。

周恩来让周北峰电告傅作义:“此次列为代表的,都必须出席……不能请假。”傅作义接电后,立即复电:“董其武因公恐不能随我到北平,要请假;孙兰峰还是拒不签名起义,我意可改另一人。”

9月19日凌晨1时,周北峰到中南海向周恩来报告。周恩来说:“孙不签名,就四个人吧!”

3时许,傅作义又致电周北峰:“孙已签名了,代表名单上还是添上孙兰峰。”傅作义特别嘱咐周北峰:无论如何必须立即呈报周副主席。

丰镇欢迎

此时,天已经快亮了,周恩来刚刚休息。周北峰只好与薄一波通电话,说明要立即见周副主席。一个多小时后,周北峰接到回电:“已请示周副主席,你可于5时前去向周副主席报告。”

于是,周北峰立即动身赶往中南海丰泽园。周恩来问周北峰:“傅作义又来电报了?”

周北峰说:“是的,傅作义来急电说,孙兰峰已经签名起义,政协代表还是加上孙的名字。起义人员名单今日即可发出,他也于此电文发出后,由包头启程返回北平。”

周恩来问:“孙兰峰是否随傅先生一同来?”

周北峰答:“电报没有说明,此时电台已关闭,不能与傅先生联系了。”

周恩来说:“那不行,孙兰峰既是那种情况,他名列政协会议代表,要是没有来,那就很不好。明天上午就要开政协筹备会最后一次会议,通过代表名单,这样就不好决定他的代表资格。”

周北峰说:“我判断傅先生一定要偕孙兰峰同车来,他在起义前闹得那个样子,起义了董其武必须留下来安排善后的,孙兰峰留在绥远,傅是不放心的。”

周恩来说:“最好是由华北局与绥远省人民政府联系一下,令他们于傅先生的车过丰镇时,到车站欢迎傅先生,并看同车来的有没有孙兰峰,即来电话报告。以便明天筹备会通过出席代表人名单时决定。”

9月20日10时许,丰镇打来电话,说傅先生的铁甲列车已经过了丰镇,车上同坐的有孙兰峰。薄一波当即打电话向周恩来报告。

“欢迎您,孙将军!”

9月22日早晨,傅作义乘坐的铁甲列车徐徐驶进北平西直门车站。当傅作义、邓宝珊、孙兰峰一同走下列车时,受到聂荣臻、薄一波等人的热烈欢迎。聂、薄紧紧握住傅和邓的手,说:“你们辛苦了,你们辛苦了!毛主席、周副主席和朱总司令让我们代表他们来欢迎你们!”

傅作义说:“感谢领导的关心!”随即向聂、薄介绍了孙兰峰。

聂荣臻、薄一波愉快地握着孙兰峰的手说:“欢迎你,孙将军!”

孙兰峰高兴地说:“谢谢,谢谢!”

当天下午,傅作义和邓宝珊、孙兰峰怀着极其兴奋的心情,出席了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他们在庄严隆重的会场里,面对主席台高悬的孙中山先生的巨幅画像,感慨万千……

国民党起义人员程潜、陈仁明、邓兆祥、林遵、程星龄等,也作为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代表,光荣参加了会议。

会议期间,毛泽东接见部分起义人员时说:“程潜先生、陈明仁将军在起义时把部队搞散了。你看傅宜生(傅作义字宜生)、董其武,完整起义。傅宜生一开始就对董其武说,要完整起义。为此,董其武吃了不少苦。”

程潜说:“我怎么能比傅宜生。我们是朋友班子,人家是兄弟班子,董其武、孙兰峰与傅宜生亲如手足啊!”

傅作义说:“一是毛主席‘绥远方式’的宽厚所致,二是董其武伸张正义,顾全大局所致……”

“哈哈,这就是他们能成为兄弟的原因所在。”毛泽东爽朗地笑了。

当时,董其武不在现场,也没有来参会。因为绥远刚刚起义,有许多善后工作要做,他请假留绥。他要确保起义后部队不乱,社会秩序稳定。

傅作义一行离开包头赴北平参会的时候,董其武率领起义签字代表30余人,来到包头火车站,为傅作义、邓宝珊和孙兰峰送行。当专列徐徐启动的时候,董其武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他一生中做的最大的一件事,也是最成功的一件事,终于完成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cyj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