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石善于突破陈规 瞧不起孟尝君

写评论重在立意,而立意又重在有新意,否则人云亦云,讲一些谁都知道的观点和理论,当然就失去了评论的意义。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的王安石,在评论方面,就很善于突破陈规,立意高远,从而写出观点新颖,同时又立得住脚的奇文。篇幅不到一百字的《读孟尝君传》就是这方面的代表。

孟尝君善于结交豪杰,广纳贤才,例如,他对于冯谖,可谓一忍再忍,不管冯谖做得如何过分,孟尝君都以容忍的姿态对待。孟尝君的宽厚也赢得了贤才的忠诚,因此冯谖让他一次次逢凶化吉,总是获得重用,最终有了安全的归宿。

最传奇的例子是孟尝君被困在秦国期间,为了脱身,他手下的门客偷来白狐裘送给秦王的宠姬,从而获得秦王宠姬说情,得到秦王许可离开秦国。正当秦王反悔,孟尝君逃跑到函谷关时,又是门客假装鸡鸣,蒙骗守门吏打开了函谷关,孟尝君从而得以脱身。对于这段传奇历史,王安石做了简单扼要的叙述:“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世人都说孟尝君能得人才,天下贤才因此纷纷归附他,最终孟尝君也靠这些人的力量,从虎豹一般凶狠的秦国安全脱身。

接下来,王安石笔锋一转,开始批评孟尝君。王安石将所谓“士”的标准提高,不是说有一技之长,能偷东西,能学鸡叫就算作是“士”。真正的“士”,应该能够安邦定国,抵御侵略,孟尝君如果真的能得到“士”,那么就应该可以让齐国更强大,从而制服秦国,“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

这句话可谓击中了要害,让人重新审视孟尝君的那些传奇事迹,王安石确实没有说错,孟尝君所谓的那些“士”,除了鸡鸣狗盗,为孟尝君的个人和家族利益打算盘,对齐国几乎毫无贡献,没能帮助齐国抵御强敌,振兴国力。相形之下,魏国信陵君手下的士,能助他击退强秦,拯救赵国,两者素质根本不在同一个层面。

因为史书上确实没有孟尝君振兴国家击退强敌的例子,王安石轻轻一句,很有说服力,颠覆了读者对孟尝君的形象,接下来又揭示孟尝君不能得到真正贤才的原因,门下鸡鸣狗盗之辈太多,真正的贤才就进不去,因为两者是相排斥的。

八十多个字的文章,写得波澜起伏,环环紧扣,可见评论也像故事一样,需要波折和悬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随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