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为何跟一棵白果树“熬鳔”

核心提示: 白果树作为一种“长寿树”,自古就受到人们的推崇,有人把它称作“公孙树”,意思是爷爷种下的,孙子可以吃到白果,寓其惠及子孙后代,因此,关于白果树的灵异传说也就特别多。

慈禧太后为何跟一棵白果树“熬鳔”

老北京话有所谓“熬鳔”,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说到或听到了。这个词的本义是指把鱼鳔慢慢熬制成一种胶,形容某个人专注于一件事,反反复复,黏黏糊糊,软磨硬泡、纠缠不休,跟“执着”有点儿近义却显得贬义一些。

把“熬鳔”一词用在有点儿“轴”、有点儿死心眼的小市民身上,倒还无妨,但是如果用在达官显贵乃至皇亲国戚上,就未免不恭,但偏偏清末掌国的慈禧太后,就干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跟一棵白果树“熬鳔”个没完没了。

  来龙正脉,点穴最佳

北京西郊北安河乡的妙高峰古香道旁有一座“七王坟”,埋葬的是光绪皇帝的父亲——醇亲王奕譞。

七王坟最早叫“香水寺”,建于东汉建武五年,唐代改成“法云寺”,金章宗完颜璟时期又赐名“香水院”。明代笔记《帝京景物略》有记:“小峰屏簇,一尊峰刺入空际者,妙高峰。峰下法云寺,寺有双泉,鸣于左右,寺门内甃为方塘。殿倚石,石根两泉源出:西泉出经茶灶,绕中溜;东泉出经饭灶,绕外垣;汇于方塘,所谓香水已。金章宗设六院游览,此其一院。草际断碑,香水院三字存焉。”

咸丰十一年,慈禧发动了辛酉政变,除掉了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开始执掌大清朝政。在这次政变中,奕譞坚定地站在慈禧一方,亲自带兵在半壁店捉拿了护送咸丰梓宫的肃顺,立下了大功,从此不断得到升迁。同治三年,年仅25岁的他被加封亲王衔,同治十一年晋封醇亲王……青年时代的奕譞颇有些雄心壮志,以操练出一支能征善战的八旗兵为理想,但随着时间推移,他渐渐发现自己才具有限,而那个垂帘听政的嫂嫂又是个权力欲极强、政治手腕过人的政治家,所以变得忧谗畏讥,小心翼翼,有点风吹草动就紧张得不行,身体也越来越坏,对于朝政,能躲就躲,没病也要称病。

同治七年的夏天,奕譞到位于北京西郊的蔚秀园别墅休养,其间他挂念自己园寝的选址,就带了一位名叫李尧民的风水先生前往妙高峰一游,李尧民对香水院一带的风水连连叫好,认为此地乃“来龙正脉,点穴最佳”。遂选定此地为园寝基址,陆陆续续直到光绪二十五年才算完工,耗资二十七万六千多两白银。

慈禧“熬鳔”的那棵白果树,就位于墓地南侧围墙外面。这件事的原因说来复杂。公元1874年,同治帝病逝,在选择皇位继承者时,慈禧为了继续把持朝政,选定了奕譞的次子、时年只有四岁的载湉嗣位,是为光绪帝,据说圣旨下到醇亲王府时,奕譞吓得昏死过去,连连称祸,因为他深知自己作为皇帝的“生父”,客观上一定对慈禧权力的正当性形成挑战——按照规矩,儿子称帝,他这个“生父”无论摄政还是议政都是合理的,而奕譞自知绝非慈禧太后的对手,却又一定会备受慈禧太后的猜忌,所以有生之年只怕能保全脖子上的这颗脑袋都难,因此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奕譞小心翼翼,不敢妄言妄行,才算保全了首级。

有一事可以证明奕譞畏祸到了何等地步。1886年5月,北洋水师举行大阅兵,接受朝廷检阅。北洋大臣李鸿章奏请朝廷钦派大臣校阅,慈禧太后派时任总理海军大臣的奕譞前往北洋阅兵。清末学者、“戊戌变法”中的维新派大臣王照在笔记《德宗遗事》一书中写道,奕譞这个总理海军大臣,原本就是慈禧为了便于从海军经费中挪用款项修建颐和园安排的,奕譞对慈禧的命令,从来不敢有违,听说慈禧要派自己阅兵,这涉及“兵权”的事儿最是敏感,登时吓得不轻,而更加令他恐惧的,是“懿旨赐乘杏黄轿,王不敢乘而心益加惕”,为了应对慈禧的试探,奕譞“力请派李莲英偕往出京,后每见文武各员,皆命莲英随见”,其意,无非是避免擅权的嫌疑罢了。

  二

  王上加白,乃是皇字

尽管如此小心谨慎,慈禧对奕譞还是放心不下,直到他于光绪十六年去世,慈禧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让慈禧提心吊胆这件事情上,光绪倒还真算得上父业子承,1889年亲政后,他与明里暗里继续干涉朝政的慈禧太后经常发生摩擦,特别是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以后,中国的惨败让光绪帝更加意识到,强国的最大障碍不是来自日本,而是国内的封建保守势力,因此他逐步开始酝酿和推进改革,势必引起慈禧太后为首的保守派势力的憎恶和不满。

个中有个名叫英年的,任工部右侍郎,此人在揣测上意方面是把好手,他觉察出帝后不和,想了半天想出了个馊主意。《德宗遗事》载:“醇贤亲王墓道前有白果树一株,其树八九合抱,高数十丈,盖万年之物。”英年就上奏慈禧太后,“谓皇家风水全被此支占去,请伐之以利本支”。

据说惹得慈禧太后动了伐树之心的是这么一句:“白果树覆盖着王爷的墓,王上加白乃是‘皇’字,正应在当今皇上身上。”众所周知,光绪皇帝是因为慈禧的亲生儿子同治早逝才继承皇位的,慈禧心里对此不可能不存芥蒂,而今光绪亲政,让权力欲极强的她“退居二线”,原来这一切都因为奕譞的墓地选得好,慈禧怎能不恼火。但伐树毕竟是要在光绪皇帝亲生父亲的坟头上动土,不能蛮干,于是她征求光绪帝的意见,没想到一向温和平顺的光绪帝勃然大怒称:“尔等谁敢伐此树者,请先砍我头!”

慈禧太后不仅狠毒,而且擅斗,一个举动能激怒对手,恰恰证明击中了对手的“命门”。有一天光绪皇帝刚刚退朝,“闻内侍言,太后于黎明带内务府人往贤王园寝矣”。光绪皇帝知道慈禧要做什么,赶紧命令御驾出城,前往西郊,到了红山口,突然在御轿里号啕大哭,因为往时每每走到这里,“即遥见亭亭如盖之白果树,今已无之也”。

光绪哭了二十里路,终于来到父亲的墓地,“太后已去,树身倒卧”,数百名内侍挖了一个“周环十余丈”的大池子,“以千余袋石灰沃水灌其根,虑复生芽孽也”,光绪满脸泪水地问在场人事情的经过,有人告诉他,太后先亲自拿着斧头砍了那棵白果树三下,“始令诸人伐之,故不敢违也。”光绪帝无话可说,“步行绕墓三匝,顿足拭泪而归”。

这件事发生在光绪二十二年。《春明叙旧》有记,从根部锯断白果树时,树干流血,伐者产生恐慌,后来方知数十条蛇盘踞在树穴之内,“树血”实为蛇血,谁知就这么刨树根,灌石灰水,第二年开春,原地居然又长出了数根新条,把慈禧气得半死,下旨将树墩连根刨断,由数匹马拉出坑外,再一次用白灰填实,把白果树“断子绝孙”。

上一页 1 2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