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沈安娜:丹心素裹智闯虎穴

核心提示: 1942年秋天,突然事件发生了——上线徐仲航被捕!母亲遭到了国民党特务不断的讯问、威胁、恐吓、欺诈。但是父母亲下决心:“打死了也不说!”

1948年,沈安娜、华明之在南京。图片选自《丹心素裹》

沈安娜使用过的速记符号

《丹心素裹——中共情报员沈安娜口述实录》一书,最近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我作为沈安娜的女儿和该书的整理人之一,深感欣慰。

我的母亲沈安娜是中共情报战线的杰出女战士。1935年未满20岁的她,在上海一片白色恐怖下投身革命,打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搜集情报,成为“中央特科”后期的一名小兵。我的父亲华明之,1934年21岁时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与母亲同为“中央特科”的一员。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在充满风险的秘密情报工作中,他们的爱情之花美丽绽放,成为对党绝对忠诚的夫妻情报组。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不久,上海沦陷了,杭州也即将沦陷,父母亲在浙江省政府无法与上海党组织联系传递情报。兵荒马乱中,他们作出了人生的重大抉择:到武汉去找中国共产党!1938年5月在武汉,周恩来、董必武指示:沈安娜打入国民党核心机关——中央党部机要处任速记员,华明之从旁指导、协助、掩护,共同为党搜集情报。但是,“打入”后没过几个月,年仅23岁的母亲产生了思想波动,厌恶死气沉沉的中央党部,想到革命圣地延安去,轰轰烈烈干革命!周恩来、邓颖超得知后召见了她,谆谆教诲,要她“甘当无名英雄”。20分钟的一席话,父母亲牢记在心。之后,深藏潜伏成为常态,重要情报源源不断流向党组织。

1941年10月,母亲已身怀六甲,但她得知国民党五届九中全会即将召开,两个反共文件的草案已赫然出现纸上,立即用自己的独门绝技——速记符号和一目十行的本领,将草案的要领记录下来带回家,由父亲密藏在火柴盒里,交给了领导联系人徐仲航。母亲产后未满月,又去“加班”,将获得的会议正式文件交给党组织。周恩来将国民党九中全会的情报迅即密电发往延安中央情报部。不久,毛泽东对这个战略情报作出重要批示。

1942年秋天,突然事件发生了——上线徐仲航被捕!母亲遭到了国民党特务不断的讯问、威胁、恐吓、欺诈。但是父母亲下决心:“打死了也不说!”靠着徐仲航的坚不吐实,靠着父母亲的硬抗软磨,终于渡过了难关。由于徐仲航的被捕,党组织为了保护重要情报员,与父母亲高度默契,双方同时按下了“静默”键,时间长达三年。父母亲带着我们,在苦难中煎熬、等待。本来有机会可以搬到好一点的房子住,但是他们认为:“这个家就是联络点,我们不能搬!”最后,我们一家四口在只有十平方米、破烂不堪而且隔壁还有宪兵队的房子里住了整整八年。

抗战胜利后,党组织派吴克坚在那十平方米的旧屋里找到了父母亲,恢复了秘密情报工作。国民党“还都”南京后,母亲继续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卧底。解放战争时期,他们又为党组织搜集了许多重要情报,直至1949年5月上海解放,根据组织指示,终于从“地下”走到“地上”。在长达14年的潜伏生涯中,他们向党组织提供了大量国民党党、政、军高层内部情报,其中许多具有战略、预警价值,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党组织的指示,父母亲开始了新的征程,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党工作。对于潜伏14年的艰苦和贡献,他们静悄悄地翻过了那一页,只有党组织和少数领导同志知晓,以至他们周围的同事和我们儿女都一无所知!直到1980年,父母亲根据上级指示,才分别撰写了回忆录,上报党组织,我们儿女也才有机会知道了些许。在他们离休之后的十几年里,他们不断回顾、总结、修改并核对有关史料,最终写成了6万多字的《我们从事地下情报工作的回顾》。作为年近九旬的两个老战士向党组织的一个总的汇报,该回忆录得到了组织的肯定。

凡听过他们讲述“丹心素裹”往事的年轻同志,无不时而惊讶,时而唏嘘,被他们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打动。很多同志提出,何不写出一本书,让后人在静静的阅读中,感悟两位老人的精神、情操和人格魅力,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隐蔽战线成功的秘籍。经过慎重思考后,父母亲同意了。2004年,我们家属邀请著名军旅作家李忠效和我一起,以回忆录为基本依据,又参照多次口述的材料,开始整理撰写这本书。此时,父亲刚离世不久,母亲忍着悲痛,担起了口述著书的任务。

经过慎重考虑,母亲对此书提出了六个字的要求:“真实、准确、全面”,还提出“要给后人留下真实的历史,一定要将口述记忆和文字史料相互印证、鉴别”。为了实现母亲提出的愿望,我们历经数年,不断根据她的口述线索一一去核对。譬如,她卧病在床时对我说,1934年冬,曾协助于熙俭先生翻译英文版《邓肯女士自传》。我们在国家图书馆书库,真的找到了此书的第一版——1934年由商务印书馆发行。再如,母亲回忆,1938年5月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后不久,由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朱家骅等三名中央委员批准了母亲“特别入党”,使母亲顺利成为中央党部的机要速记员。2015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拟拍摄纪录片《潜伏十四年》,编导沈芳及其团队在台湾的国民党党史馆里几百条“沈琬”(沈安娜)的目录中,搜索到了1938年6月29日时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朱家骅等三名中央委员批准的沈琬等人“直接入党”的完整审批表格。在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里,我们还找到了大量注明由沈琬担任速记的国民党中全会、中常会会议的文件。上述珍贵的文件档案图片,我们选取了一些重要的收入了《丹心素裹》一书中,增加了此书的史料价值。

在成书过程中,母亲经常嘱咐:“不要把我拔高了。”曾有人撰文称,沈安娜是“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她老人家不大高兴地说:“只有党中央、中情部、南方局、周恩来能按住蒋介石的脉搏,我们个人怎么可能?”她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只不过践行了对党的承诺。”对于父母亲的谦虚低调,我们自始至终认真地按他们的要求去做。在成书之前,母亲表示:“我们是组织的人,写的书要报党组织审核。”后经有关部门审核,该书得到了肯定,母亲甚感欣慰。

现在,中共党史出版社将《丹心素裹》一书面向社会出版发行。相信年轻的读者从书中能学习到老一辈隐蔽战线无名英雄的英勇事迹和革命精神,激励自我在新的长征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作者系沈安娜之女,曾任教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员)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狄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