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48年何人被国民党误认为是胡耀邦 被捕后遭枪杀

核心提示: 一次,李文胜陪同师长张兴华到前线检查,敌人飞机往我军阵地上扔炸弹,李文胜扑到军长身上,保护了军长,李文胜左侧脸颊负伤,留下了一道长8厘米状为蚯蚓的伤疤。太原解放后,李文胜参加了解放西北和抗美援朝战争,1956年转业,在山西纺织印染厂职工医院任副院长,1987年离休。由于戴炳南、仵德厚等人的告密,晋夫等人一进城,就落入敌人的魔爪。敌人以为晋夫就是胡耀邦,逮捕了黄樵松和晋夫。11月6日,阎锡山按照蒋介石的电令,将黄樵松、晋夫等人经北平飞解南京。

炮声隆隆的战争岁月渐去渐远,让我们永远记住革命前辈浴血奋战的苦难历程

解放军迅速消灭了太原城北工业区和汾河以西的阎军,并夺取了汾河洋灰桥,从四面逼近太原城垣。“太原城头见!”这是68军某连连长邢多玉在行军途中向担任军医的老乡于勤恺挥手作别时的最后一句话。仅仅一个月后,当于勤恺在设于太原城北天主教堂的战地救护所里再一次见到邢多玉时,这个朝气蓬勃的22岁年轻人已经在攻打城北工业区的战斗中牺牲了。就在邢多玉手下战士们高喊“为连长报仇”的时候,敌人阵地竖起了白旗,该连三排的战士们在指导员的带领下跃出掩体发起冲锋,敌人一齐开火,近一个排的战士在毫无掩蔽的情况下壮烈牺牲。65年过去了,许多留下姓名的以及无名的烈士,还有那些为解放太原而浴血奋战的解放军将士,让我们永远记住他们的光辉业绩。

救死扶伤的卫生长

12月11日下午,隆冬时节,天寒地冻。记者在太原新森实业有限公司(原山西纺织印染厂)老干处朱永红处长的陪同下,在山纺宿舍采访了李文胜老人。

今年88岁的李文胜老人,思维清晰,但耳朵背,更换了一个耳塞后,向记者深情讲述了他经历过的峥嵘岁月。李文胜生于1926年,忻州市孙家沟人,1940年3月,14岁的李文胜加入忻县基干队,给周明队长当勤务兵。县城到处都有鬼子据点,基干队夜间在城周围活动,主要破坏敌人铁路运输线以及通讯设备,割断电线电缆。1941年初,李文胜因年龄小、个子低,跟不上部队,被转到地方抗日救国联合会(包括工会、农会、妇救会、青救会)的青救会,组织儿童站岗放哨。1943年被派到岢岚县六分区完小学习文化知识。六分区解放军伤病员比较多,护理人员少,一年后,李文胜留下当看护员。那时条件非常差,药品通过地方上地下工作者从敌占区运回来,供应不上,到了冬天,绷带和纱布用过一遍后,洗了消毒再次使用。山上气候寒冷,李文胜和战友用铁榔头把河里的冰打开洗,洗完手都冻得僵硬,用冰再搓热。没有尿盆,伤员不能动,李文胜他们就把鞋脱下来接尿、用帽子接大便,接了倒掉洗洗再在火炉上烤干。到了夏天,天气炎热,苍蝇蚊子到处飞,伤病员不能动,伤口里都生了蛆,护理员用镊子一个一个夹出来。1946年,李文胜被派到静乐的野战三所当看护班长,七八个月后,被调到忻东支队当卫生长。这时,部队装备好些,李文胜在前线抢救伤员。1947年,忻州解放,1948年开始围困太原。李文胜被改编到野战军7军28师,在卫生部手术室做护士长,手术室就设在东山破败的窑洞里,围上白布。那时太原周围小的战役多,伤员多的不得了,李文胜在手术室连轴转,吃不上饭,喝不上水,除了接触伤员的伤口之外,别的什么也不能碰,有时一天一夜也不能出来,遇上紧尿只能尿到裤子里。因为过度劳累,李文胜咳嗽吐血住院,住了一个多月还没康复,就要求出院继续到手术室工作。一次,李文胜陪同师长张兴华到前线检查,敌人飞机往我军阵地上扔炸弹,李文胜扑到军长身上,保护了军长,李文胜左侧脸颊负伤,留下了一道长8厘米状为蚯蚓的伤疤。

太原解放后,李文胜参加了解放西北和抗美援朝战争,1956年转业,在山西纺织印染厂职工医院任副院长,1987年离休。

处于不同阵营的兄弟俩

解放太原时,李国泽和李晏仲兄弟俩,分别在国共两党不同的阵营参加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战役。李晏仲所在据守双塔寺的43军,是在晋中战役后从汾阳撤回太原的,在小井峪集结时,又被我解放军伏击了一次。据守双塔寺的43军军部就设在永祚寺院内,那些日子,参谋处上校处长李晏仲和43军军长刘效曾就住在大雄宝殿墙上的佛龛里,抵抗已将太原城团团围困的30多万解放军。4月21日晚,参加过军阀混战的中原大战、抗击日寇的忻口战役、吉县人祖山阻击战,还有上党战役、晋中战役的李晏仲,认识到正在激战的太原战役,只有放下武器,才有出路。拂晓时分,李晏仲在猛烈的炮火轰鸣声中惊醒,解放军开始进攻了,紧接着,解放军战士身上绑着炸药包,手里举着手榴弹冲了进来。李晏仲很平静地说:我们不打了。寺院内双方一枪都没放,解放军占领了双塔寺。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狄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