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剑英和杨成武的将帅情

核心提示: 在毛泽东去世前后的一段时间,杨成武同叶剑英、聂荣臻都住在西山,见面接触的机会很多。 9月23日,杨成武向聂荣臻汇报了叶剑英对粉碎“四人帮”的意见以及对他的问候和嘱托。尽管叶剑英已去世多年,人们从序文中仍然能够深切感受到杨成武对叶剑英那无比怀念的真挚情怀。

叶剑英和杨成武,一个是德高望重的开国元帅,一个是赫赫有名的开国上将,在漫长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岁月里,两人相识相知,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及其前后的一段时期,杨成武一度在叶剑英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在那段特殊的日子里,两人惺惺相惜,交往密切,充分彰显了浓浓的将帅情深。

被攻击是“杨、余、傅的黑后台”

叶剑英比杨成武大17岁,可以说是革命长者。当叶剑英在北伐战争中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参谋长时,杨成武还是十二三岁的乡村少年。大革命失败后,土地革命的洪流使他们走到了一起。

叶剑英和杨成武最早相识是在中央苏区。1931年初,从苏联回国不久的叶剑英被派到江西中央苏区,先后历任中革军委总参谋部部长(即总参谋长)、中国工农红军学校校长兼政治委员等职,不久,他就和不足18岁的红一军团政治委员杨成武相识了。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里,他们有过多次的接触。1948年之后,在华北军区和军委总部,叶剑英和杨成武的交往进一步增多。杨成武对被毛泽东称之为“吕端大事不糊涂”的叶剑英一直尊敬有加,而叶剑英对当时人民军队高级将领中的“少壮派”杨成武也是十分赏识。不过,他们工作上的真正密切接触还是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文化大革命”前夜开始的。

1965年12月8日至15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上,林彪、叶群一伙发难,对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兼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罗瑞卿进行突然袭击,诬陷罗“反对突出政治”“篡军反党”。随后,罗瑞卿被调离军事领导岗位。

此时,已确定将要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叶剑英根据自己对军队高级干部了解的情况,向毛泽东建议由时任解放军第一副总参谋长的杨成武接替罗瑞卿,担任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在人民军队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在此之前,历任总参谋长都是由开国元帅或大将资历的高级将领担任。对叶剑英的提议,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人均表示同意。在征求林彪意见时,林彪说:还是先任代总参谋长好,看一段时间再说。

很快,在中央军委会议上,周恩来宣布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决定:杨成武担任代理总参谋长。会上,杨成武恳切地说:“我的能力不够,经验不足,资历也浅,难以胜任。由叶帅或其他老同志担任此职更为适合。”不过,他的提议被与会同志否决。

从上海回到北京后,杨成武还是觉得自己不适合担任代总参谋长。12月16日,他写信给周(恩来)、邓(小平)并报毛(泽东)、刘(少奇),中央軍委和中共中央:听了周总理12月12日在军委会上说,要我当代总长,心情一直很紧张,反复考虑,我认为不适合担任这一重要的工作,担心难以胜任。诚恳建议由叶帅兼任总参谋长,我给叶帅当助手。

报告写好后,又经过几天的推敲,杨成武最终还是决定上报。12月21日,杨成武将报告送给叶剑英。叶剑英阅后,对他说:“你的报告,我不同意送,叫你代总长,这是毛主席和党中央决定的,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叶剑英后又在报告上批示:信我看过了。我考虑,此件以缓发乃至不发为好,因为这不是个人问题。请再加考虑。杨成武看了叶剑英的批示后,就把报告压了下来,全身心地投入新的工作岗位。

杨成武出任代总参谋长不久,叶剑英也先后被增补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军委秘书长。这一时期,他们可以说是共担军机重任。1966年8月,经毛泽东同意,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由叶剑英、萧华、杨成武主持。之后,叶剑英和杨成武的工作联系更加密切。

“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时,叶剑英、杨成武在职权范围内积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稳定当时的局势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毛泽东关于保卫首都的指示精神,中央决定成立“首都工作组”。“首都工作组”由叶剑英任组长,杨成武、谢富治任副组长。在任职“首都工作组”期间,面对日益复杂的局面,叶剑英和杨成武为保卫党中央和首都安全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开展,杨成武逐渐发现了许多不正常的事情,林彪和江青等人的关系越来越近,他们同叶剑英各位老帅的矛盾日益尖锐、公开化。作为代总参谋长的杨成武,经常处在“夹缝”之中。杨成武在这中间周旋着,他在情感上倾向于老帅们,从而日益引起林彪、江青一伙的不满。

1968年3月22日,林彪、江青一伙捏造罪名制造了“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事件”。随后,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遭到残酷打击和迫害。

“杨、余、傅事件”后,军内外掀起打倒“杨、余、傅”和追查“杨、余、傅的黑后台”之风。叶剑英、聂荣臻等几位老帅也备受打击,被攻击是“杨、余、傅的黑后台”。林彪一伙还收集叶剑英的材料,企图将叶剑英打倒。黄永胜、吴法宪等把《综合叶剑英、杨成武同志问题的请示》报林彪。随后,根据林的批示,军委办公厅整理了“杨成武呈报叶剑英”和“叶剑英批给杨成武”的往来文件目录及往来电话记录清单。黄永胜、吴法宪写报告称:鉴于对叶剑英、杨成武揭发材料很多,拟组织少数人整理综合,以便更好了解问题,将来好转为专案力量。

继杨成武被打倒后,本来就因所谓的“二月逆流”而受排挤的叶剑英进一步遭受打击迫害,实际上被解除了在党中央和军队中的领导职务。中共九大后,叶剑英又被以所谓战备疏散为名赶出北京,抱病辗转湖南、广东等地,受尽折磨。直到1971年9月林彪叛逃事件发生后,才重新以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身份主持军委日常工作。

十分关心杨成武重新出来工作

“杨、余、傅事件”后,杨成武受到林彪、“四人帮”一伙的残酷迫害,他和家人被关押、监禁长达6年半之久。叶剑英重新以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身份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十分关心杨成武的情况,并及时将杨成武女儿杨俊生、侄子杨东林的来信转给有关部门处理。

1973年12月21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接见中央军委会议代表,在谈到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时说:“杨、余、傅也都要翻案呢,问题都是林彪搞的,我是听了一面之词,所以犯错误。在上海的时候对罗瑞卿搞突然袭击……也是听林彪的话,整了罗瑞卿呢。有几次听了一面之词,就是不好,向同志们做点自我批评呢!”endprint

1974年初,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在周恩来、叶剑英的坚持下,中央政治局开会研究,作出给“杨、余、傅事件”平反的决定。5月下旬,杨成武被接回北京。

杨成武回京后,叶剑英十分关心他的工作问题。6月18日,叶剑英就杨成武安排工作的问题写信给毛泽东,谈了自己对杨成武工作安排的意见。7月31日下午,杨成武与余立金、傅崇碧等人在三座门中央军委办公处受到周恩来、邓小平、叶剑英等中央领导的接见。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对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平反的决定。接见时,叶剑英看到杨成武因遭多年监禁而面容憔悴,动情地说:“成武,你要把身体养好。”

8月31日,中央军委办公厅呈报叶剑英《关于杨成武同志生活问题的处理情况》。叶剑英阅后批示:请洪文阅示:可否请求主席考虑工作安排,请酌。

10月20日,在长沙,毛泽东听取王海容、唐闻生的汇报后,提议由邓小平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兼解放军总参谋长,恢复杨成武副总参谋长的职务,协助邓小平工作,以便杨成武学习和工作,待条件成熟了,邓小平可不再兼任总参谋长。毛泽东还说,这是叶剑英的意见,我赞成照他的意见办。

随后,在总参谋部党委扩大会议上,叶剑英宣布:毛主席、党中央决定,杨成武担任总参谋部第一副总长。这是毛主席亲自决定的。杨成武的问题,主席很关心,讲了好多次了,让他回来当总参第一副总长。他还明确指出:杨成武主持总参工作,总参的事,由杨成武负责。

杨成武复出工作后,叶剑英考虑他被监禁多年,对当时的形势不甚了解,于是,1975年1月10日,叶剑英安排杨成武到自己住地,让他看了毛泽东在1974年7月17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批评“四人帮”的讲话记录稿,提醒他注意观察形势,掌握动向,站稳立场,看清方向,坚决抵制“四人帮”的宗派活动,一切听从毛泽东、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挥。

1975年1月中旬的一天,杨成武接江青电话,叫他去钓鱼台她的办公室。杨成武随即向叶剑英电话请示,叶剑英说:“我和小平同志商量一下,再告诉你。”很快,电话就打回来了。经和叶剑英协商,邓小平指示说:你一般可以照办,可推托要请示报告军委,如一定要你去,你还是要去,不去她就要抓你的“小辫子”,只带“耳朵”不带“嘴巴”,不要听她那一套,主席也不见她。

1975年周恩来病重,邓小平受命主持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日常工作,叶剑英继续负责主持军委日常工作。邓小平和叶剑英根据毛泽东关于“军队要整顿”“要准备打仗”的指示,召开了一系列重要会议,着手对军队进行全面整顿。杨成武作为第一副总参谋长、三总部联席会议召集人、全军整编领导小组组长,在邓小平、叶剑英的直接领导下,为推进军队整顿工作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對于“文化大革命”初期杨成武受牵连的子女问题,叶剑英也十分关心。1975年8月,他写信给军委办公厅和空军负责人马宁、傅传作。信中称:现将总理关于杨毅(系杨成武女儿)被林彪一伙害死的批件(影印件),送给你们。请军委空军负责先行作出结论,为杨毅彻底平反,予以昭雪,恢复其党籍、军籍和名誉,发还其遗物等。不久,空军党委根据叶剑英的指示精神,为杨毅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非常时期要求杨成武掌握好军队

进入1976年,在周恩来不幸去世,毛泽东、朱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的情况下,“四人帮”大搞“反击右倾翻案风”,加紧了篡党夺权的活动。2月初,身为中共中央副主席和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叶剑英因所谓的“生病”原因而不再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不久,邓小平也被打倒,党和国家及军队再次面临着严峻的形势。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尽管叶剑英不再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杨成武依然向叶剑英汇报工作,经常和他见面。在和叶剑英的交谈中,叶剑英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妄图反军乱党、抢班夺权的阴谋深恶痛绝。按照叶剑英的指示精神,杨成武积极投入了同“四人帮”的斗争,全力保持军队的稳定。

“天安门事件”后,由于兼任总参谋长的邓小平被打倒,杨成武作为总参谋部主要负责人,遵照叶剑英的指示,把主要精力都用在确保部队稳定上,严防“四人帮”插手,搞乱军队。叶剑英还提醒杨成武,江青一伙什么事都可能干得出来,要特别注意保护邓小平和其他老同志。为此,杨成武亲自做了许多针对性的安排。

1976年6月,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因飞机失事殉职。随即,经叶剑英建议,中央指派杨成武等人立即飞赴出事地点调查处理,并检查东南沿海地区的战备情况。7月,在唐山大地震发生后,叶剑英再三指示杨成武要紧紧掌握部队的调动权和指挥权,防止“四人帮”趁机插手军队。在整个抗震救灾过程中,总参谋部先后调动部队10余万人,没有给“四人帮”任何可能插手军队的机会。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叶剑英把精力集中投入毛泽东的治丧工作,而“四人帮”篡党夺权的步伐则进一步加快。面对这种情况,叶剑英和其他老一辈革命家,高度警觉和关注着“四人帮”的阴谋活动。尽管叶剑英被宣布“因病靠边站”了,但他仍然为党和国家的前途与命运,为解决“四人帮”的问题不辞辛苦,昼夜操劳。

在毛泽东去世前后的一段时间,杨成武同叶剑英、聂荣臻都住在西山,见面接触的机会很多。杨成武住处与叶剑英住处很近,不过几十米远的距离,杨成武时常去看望他。9月中旬的一天,叶剑英对杨成武说:“成武啊,王洪文居然搬到我的寓所旁边了,是专来对付我的,我得搬家。记得以前我对你讲过,要给我准备几个地方,‘狡兔三窟就是这个意思,你现在明白了吧!”当天下午,叶剑英在与聂荣臻商量后,搬到位于玉泉山的一处新寓所。与此同时,根据叶剑英的建议,聂荣臻也搬回景山后街住地。

在斗争的关键时刻,杨成武成为两位老帅的“联络员”。这以后,每隔二三天叶剑英和聂荣臻就要杨成武去报告一次情况,并从中转达两位老帅的意见。

9月21日,杨成武去看望聂荣臻,向他报告了叶剑英的情况,并谈了“四人帮”气焰嚣张的情况和军队形势。聂荣臻面色沉重地说:“‘四人帮一伙是反革命,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要有所警惕,防止他们先下手。如果他们把小平暗害了,把叶帅软禁了,那就麻烦了。‘四人帮依靠江青的特殊身份,经常在会议上耍赖,蛮不讲理。采取党内斗争的正常途径来解决他们的问题,是无济于事的。只能我们先下手,采取断然措施,才能防止发生意外。”他还说:“华国锋现在是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所以要注意争取得到华的支持。”聂荣臻让杨成武立即赶到叶剑英的住地,把他的意思一字不漏地转达给叶剑英,并说:“这个意见,我们上次在西山议论过了,事不宜迟!”endprint

当晚,杨成武赶到叶剑英的住地。叶剑英听说有要事转告,把杨成武让进屋后,怕隔墙有耳,就把收音机的音量放大,听杨成武传达聂荣臻的意见。随后,又把杨成武领到房前的小花园里,让他把聂荣臻的意见又讲了一遍。再次听完后,叶剑英高兴地说:“听明白了,听明白了。”并说:“聂帅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一样,对此有同感,请聂荣臻同志保重身体。”

9月23日,杨成武向聂荣臻汇报了叶剑英对粉碎“四人帮”的意见以及对他的问候和嘱托。26日,叶剑英对来访的杨成武说,李先念等同志也来过了,我们的意见都一致。我还到过华国锋住地长谈,分析“四人帮”的活动动向,研究解决“四人帮”問题的办法。

为了牢牢掌握部队,9月28日、30日,杨成武两次主持总参谋部党委常委会议,他在讲话中强调:“现在是非常战备时期,任何单位、任何地区,动用一个班、一个排(离开营区或驻地),必须经总参批准;动用一个连,必须报中央军委批准;并绝对不得执行职责之外的任何任务。这一条必须进一步重申,并严格执行,否则按军法论处。”

10月5日,杨成武应邀又来到叶剑英住地。叶剑英对他说:“你告诉聂帅,就说都已经商量好了,请他放心。”接着,叶剑英又问:“军队怎样?”并说“已经征求了绝大多数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意见,也与国锋、东兴同志商讨了具体行动方案和时间,你要一直守在红机子前,要掌握好三总部,陆空军和海边防,只要军队不出问题就不怕!”杨成武说:“请叶帅放心。‘四人帮调不动一兵一卒。”10月6日,中央政治局果断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决定对“四人帮”隔离审查。

杨成武从1954年10月后长期在解放军总参谋部担负领导工作,直到1980年1月离职。对杨成武在总参谋部的工作,叶剑英曾给予了高度评价。在20世纪70年代末涉及到杨成武的一次工作安排时,他曾指出:“杨成武在总参工作20余年,比较熟悉毛主席、中央、军委的战略方针、政策、意图,并任过代总长,比较熟悉参谋业务。”叶剑英认为,杨成武十分适合于这个工作岗位。他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对于军队革命化、现代化,对于军队安定团结,对于国家的安危都是比较有利的”。

对于叶剑英,杨成武更是一直怀有眷眷深情。1986年10月22日,叶剑英逝世。11月5日,杨成武在《光明日报》撰文《丹心向党功炳千秋——缅怀叶剑英同志》,文中充分表达了他听到“噩耗传来,悲痛万分”的心情。在叶剑英逝世12年之后,叶剑英的秘书张廷栋撰文《我陪叶帅走完最后十七年》,已是耄耋之年的杨成武应邀欣然作序。尽管叶剑英已去世多年,人们从序文中仍然能够深切感受到杨成武对叶剑英那无比怀念的真挚情怀。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