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少奇坚持党内称同志

核心提示: 秘书杨俊向刘少奇报告工作时,轻轻叫了声“委员长”,但刘少奇没有应声,头也不抬地继续伏案工作。委员长是对外的称呼,在家里还是像往常一样叫少奇同志嘛!

刘少奇一生担任过许多重要的领导职务,不管他的职务怎么变化,身边的工作人员称呼他 “少奇同志”从未改变。 

“少奇同志” 

1947年7月,刘少奇同志在河北平山县西柏坡主持召开全国土地工作会议、讨论制定《中国土地法大纲》时,其职务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和中央工作委员会书记。会议期间,大家都尊敬地称呼他为“刘副主席”,甚至在呈送给他的报告、文件和讲话稿上都冠以“刘副主席”。刘少奇对这种做法很不乐意。他特意抓住机会表明态度,专门在一次会议上讨论了党内称呼问题。 

他首先向大家问道:“同志们,我们同在一个革命队伍里,志同道合地在一起奋斗,最亲切的称呼是什么呢? ”与会人员突然听到这样的提问,一时摸不着头脑,会场一片宁静,与会人员互相对视,都在急切地等待答案。期盼之中,刘少奇大声地回答:“是同志! ”接下来,刘少奇又诚恳地对大家说:“我称呼你们同志,希望你们也称呼我同志。我不喜欢你们叫我副主席。你们以后就叫我少奇同志,这样称呼我感觉很亲切。 ”从此“少奇同志”这个称呼就这样叫开了,几十年一直不变。 

“叫同志顺口” 

1954年9月,刘少奇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秘书杨俊向刘少奇报告工作时,轻轻叫了声“委员长”,但刘少奇没有应声,头也不抬地继续伏案工作。杨俊又稍稍抬高嗓音,再叫了一声“委员长”,可是刘少奇仍然没有什么反应。此时的杨俊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没有办法,只好壮着胆子提高声调叫了第三次“委员长”,声音比前两次响亮得多了。 

这回刘少奇终于有了反应,他不高兴地抬起头来看了看杨俊,表情严肃地说:“你怎么突然叫我这个,不感到别扭吗? ” 

杨俊挨了批评,不知原因何在,很是委屈。刘少语气缓和下来,温和地对他说:“以后不要这样叫了,还是叫同志。叫同志多顺口啊!”听到刘少奇这么说,杨俊恍然大悟,一副惶恐不安的表情。看到杨俊这个样子,王光美赶紧过来解围,和颜悦色地对杨俊说:“你怎么叫他委员长呀?委员长是对外的称呼,在家里还是像往常一样叫少奇同志嘛!既顺口,又亲切。 ” 

“这么叫就对了” 

这件事之后,刘少奇郑重地向工作人员重申:无论何时何地,对他一律称同志,不要称呼他的职务。刘少奇耐心解释说:“在我们党内,只有对三个人可以称职务,一个是毛主席,一个是周总理,一个是朱总司令,因为这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没有必要改,对其他人,应该一律互相称同志。 ” 

1959年4月,刘少奇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后,称呼上也没有任何改变。当年6月,刘少奇到庐山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中共八届八中全会,因为身边的工作人员更换了,一批新人并不知道这个规矩,于是按通常的做法称呼他为“刘主席”。有一次,一位勤务员来到办公室门口向正在专心办公的刘少奇提示说:“刘主席,该吃饭了。 ”刘少奇站起身来对他说:“请叫我少奇同志吧。你叫着顺口,我听着顺耳,彼此也觉得亲切。你说好不好啊! ”勤务员听了后满脸通红,连忙改口叫道:“少奇同志,该吃饭了。 ”刘少奇很高兴地说:“这么叫就对了! ” 罗雄 

链接 

“同志”的历史 

“同志”一词起源于两千多年前,春秋时期左丘明 (《国语·晋语四》)说:“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即志同道合之意。互称同志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 

1921年,在中共“一大”纲领中明确规定:“凡承认本党党纲和政策,并愿成为忠实的党员,经党员一人介绍,不分性别,不分国籍,都可以接收为党员,成为我们的同志。 ” 

1965年,中共中央专门就称呼问题发出 《中央关于党内同志之间的称呼问题的通知》,要求党内一律称“同志”。至此,“同志”这一词已不仅仅只是一个称呼,而是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克服和抵制旧社会腐朽习气和官僚主义作风的一种方式。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公报再次指出:“全会重申了毛泽东同志的一贯主张,党内一律互称‘同志’,不要叫官衔。 ”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