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稿酬和美食

核心提示: 后来才知道爸爸每次从抽屉里取出来的不是存折,而是一张张汇款单,都是爸爸的稿酬。我和妹妹都读书,爸爸写作、画画也就更加勤奋了,全国许多家报刊都有爸爸的漫画专栏,爸爸基本是用稿酬同时供我和妹妹上完初中、高中、大学的。

每个人记忆深处都会有几样忘不掉的美食。我忘不掉童年的冰淇淋,还有老市场李家饼店的葱花饼,朋友说我吃的不是食物而是情感和回忆。

对食物最深的记忆是柿饼子,当时爸爸被调到集安工作,我和妈妈、奶奶仍住在乡下。周末的时候,爸爸会把我带到县城,见识一下小城的景致。当时四五岁的我晚上会饿,那时的食品店几乎没有什么水果,爸爸就会带我出去买柿饼子,寒风中我用小手捧着边走边吃,吃过后爸爸会帮我擦擦嘴巴上的白色粉末,然后我就心满意足地睡去,杮饼子那诱人的软、黏和甜就成为我梦里甜甜的笑。

后来,集安开了第一家冰淇淋店,吃过了我就忘不掉。记忆中爸爸常常拿着钥匙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取出两张单子,先带我去邮局取几块钱。然后带我到县城唯一的街道,每次都说只要我能找到那个冰淇淋店就给我买。我满街寻找着冰淇淋店门口的大米老鼠图案,每次都欢喜而归。

后来上小学了,放学去爸爸单位等他带我回家。下班后爸爸常常带我去市场买半张葱花饼,看着我边走边吃,到家的时候满嘴满脸的都是油光。

后来才知道爸爸每次从抽屉里取出来的不是存折,而是一张张汇款单,都是爸爸的稿酬。爸爸说那时我们国家刚刚恢复稿酬制度,稿费低,刊物也不多。爸爸那时的稿酬大都满足了我的胃。

稿酬满足我嘴巴的同时,也滋养了我们心灵。我和妹妹都读书,爸爸写作、画画也就更加勤奋了,全国许多家报刊都有爸爸的漫画专栏,爸爸基本是用稿酬同时供我和妹妹上完初中、高中、大学的。

这些年,我俩慢慢大了,都走上了工作岗位,家里的经济状况也好了起来。在纸质媒体急剧萎缩的今天,爸爸除了完成报刊约稿,基本凭心情创作,过着他退休后宽松惬意的日子。

都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些年,爸爸用他的才华、努力满足了我和妹妹童年的胃,也铺就了我们求学的路。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