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代文人公开找代笔

核心提示: 在当时,傅山作品有代笔,似不是什么秘密,但一般只知道傅眉是代笔者,以至于后来侄子傅仁早逝后,傅山悲痛万分,念惜不已。据说,晚年的钱穆在台湾获知此事,在出版全集时,撤去了这篇由钱锺书代笔的序文,当然也删去了致谢钱基博的话。

读白谦慎著《傅山的世界》,其中说到傅山晚年因为名气太大,拜访、求字者众多,不胜其扰,遂不得不找人代笔,而代笔者有二人,一是其子傅眉,一是其侄傅仁。在当时,傅山作品有代笔,似不是什么秘密,但一般只知道傅眉是代笔者,以至于后来侄子傅仁早逝后,傅山悲痛万分,念惜不已。如他在一则札记中道:“三二年来,代吾笔者,实多出侄仁,人辄云真我书。人但知子,不知侄,往往为我省劳。悲哉!仁径舍我去一年矣。每受属抚笔,酸然痛心,如何赎此小阮也?”

在古代,代笔是常有的事,明代的文征明、董其昌,近代的吴昌硕等均有代笔者。其实不仅书画,文章亦然。清王应奎《柳南随笔续笔》里,载有一则钱谦益倩人代笔的事,说他“晚年贫甚,专以卖文为活。甲辰夏卧病,自知不起,而丧葬事未有所出,颇以为身后虑。适盐使顾某求文三篇,润笔千金。先生甚喜,急倩予外曾祖陈公金如代为之,然文成而先生不善也。会余姚黄太冲来访,先生即以三文属之。”

《柳南随笔续笔》一书里,所记钱谦益事很是不少,陈寅恪《柳如是别传》里,颇多征引。在记述钱谦益晚年穷困,靠卖文维持生计与医药之费一节时,陈先生即转引了该条。同时还转引了黄宗羲《思旧录》“钱谦益”条,使我们得见这次代笔的细节与文题,“甲辰余至,值公病革。一见即云以丧葬事相托。余未之答,公言顾盐台求文三篇,润笔千金。亦尝使人代草,不合我意,固知非兄不可。余欲稍迟,公不可。即导余入书室,反锁于外。三文,一顾云华封翁墓志,一云华诗序,一庄子注序。余急欲出外,二鼓而毕。公使人将余草誊作大字,枕上视之,叩首而谢。”

钱锺书年少即有大才,二十岁左右就常为其老太爷捉刀代笔。最有名者,是钱穆曾出版《国学概论》一书,请钱基博作了篇序文,为此,钱穆在该书自序里还特别致谢。后来,杨绛在《记钱锺书与<围城>》一文中披露,钱基博的序文是钱锺书代作,而且一字未改。据说,晚年的钱穆在台湾获知此事,在出版全集时,撤去了这篇由钱锺书代笔的序文,当然也删去了致谢钱基博的话。

(据《辽沈晚报》 梅柏刚/文)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