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曹操一生,有两个伟大战略,一个是奉天子以令不臣,另一个就是修耕殖以蓄军资。

当今天下军阀很多,军队也就多;军队多,打仗也就多;打仗多,百姓无法生产,流民也就多;不管是军队还是流民,往往饥则寇掠,饱则弃余;恶性循环,天下饿死的人越来越多,军队的战斗力也就越来越差。就连实力最强大的河北袁绍军,吃的也是桑葚;就连号称最富的江淮袁术军,吃的也不过蛤蚌;就连刘备这等仁主,落难时也只能让军队官兵自相啖食,真是灭绝人性。曹军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饥一顿饱一顿的,战斗力也时好时坏——所以大家对土地粮食政策的讨论一直就没停止过——有人说要将无主荒田赠予有功将士,还有人提出要实行西周时的井田制,将土地公有化……讨论很激烈,却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这时,当初在兖州保卫战中立有守城运粮之功的东阿令枣祗,正调来许都羽林监任职,从事宫廷护卫工作。但他不务正业,整天想着就是帮军队解决粮食问题。枣祗本是颍川人,对这一带情况比较了解,在农业方面也是个专家,经过考察与分析,他向曹操提出了一个细致而完备的屯田方案。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曹操却不批评枣祗越俎代庖,反对此事非常重视,连忙召集枣祗及一干农业专家,反复讨论,日夜不休,终于大功告成,正式通过议案:“夫定国之术,在于强兵足食,秦人以急农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充国以军屯而平西羌,此先代之良式也。”于是宣布在许都周围开展屯田试点,具体由枣祗任许县屯田都尉,集中组织招募流民在许下进行军事化农业生产,以五十人为一屯,免其兵役及徭役,设屯田司马进行军事化管理,然后政府提供耕牛、农具与荒田,流民出力,收成后向政府缴纳五成田租(自有耕牛)或六成田租,如此一年之内,竟得谷百万斛。

曹操大喜,于是向辖下各郡国设置田官,推广屯田法,此举为曹魏争取到了大量流动人口,且使各地粮食满仓,基本曹军开到哪里都能就近供应,既免除转输之劳,又能保证及时。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如此五年后,在战乱中遭受破坏最大的关中与河南地区,已基本恢复元气,各地粮食总量,竟达数千万斛之多。

枣祗,一个县令级别的芝麻官,其历史贡献远超多少王侯将相。这是无名英雄。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建安六年,枣祗早逝;曹操又用任峻为典农中郎将(秩两千石,掌一大郡之屯田),督领屯田事,并将其发扬光大;又三年,任峻亦早逝,曹操流涕者久之,只得再让自己的亲信幕僚国渊来接替任峻,国渊将屯田制度进一步细化与完善,规定新置屯田免当年租税,两年半之,三年全额征收(见《晋书食货志》),从而大大提高了屯民的积极性。到了建安晚期,西至凉州,东抵海滨,南尽江淮,北达幽蓟,凡曹魏政权统治区域内,大抵都有屯田。屯田制成为了曹魏建国的国策,并且在之后的曹丕和曹睿时期延续了下来。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与西汉赵充国的边疆军屯不同,在内地进行民屯,这是曹操的创举。它不但解决了粮食问题,而且解决了困扰汉帝国数百年的流民问题,故又被称为最伟大的乱世经济政策。这就是政治家与军阀的区别,着眼之处,高低立见。

当然,魏明帝曹睿之后,代表豪族利益的司马氏专政,屯田民所开发的土地于是受到了世家大族的觊觎和侵占,而失去土地且负担沉重的屯田民们不得已,只能跑去向豪族们寻求荫庇,最终便成为了介于奴隶与雇农之间的半自由依附民。屯田制度名存实亡。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在这种情况下,西晋政权废除屯田就是势所必然的了。而废除屯田制后,西晋政权推行了占田制,即在承认各级官僚,尤其是士族按照品级拥有一定数量的特权的基础上规定了,各级官僚所能够“合法”拥有的土地,以及作为士族特权的,能够拥有的依附农民的数量。如此,九品中正制确保了士族的政治特权,而占田制保证了士族的经济特权;一步步将阶层固化,寒族们就永远别想翻身了。

将侵占民田、奴役百姓合法化,将贵贱有别、豪门特权制度化,这可真是司马氏的伟大创举了,曹操地下有知,棺材板都会蹦起来。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在司马氏统治下发扬光大的这种半奴隶制度遗毒甚远,到了两晋南北朝时期,豪族强宗、门阀士族竟动辄拥有数百成千乃至上万的依附人口,寄生虫们日子过的非常之爽。南朝宋约就说:“周汉之道,以智役愚;台隶参差,用成等级。魏晋以来,以贵役贱,士庶之科,较然有辨。”将汉晋以来的变局,解释的颇为通透。但这些有识之士也改变不了什么,直至唐代,唐律上还规定:“奴隶部曲,身系于主,一免为番户,再免为杂户,三免为良人。”还是后来逐渐逐渐,经北魏之废占田而行均田,隋唐废九品而行科举、再加上唐宋城市复兴与经济变革,才慢慢将这些遗毒彻底涤尽。

司马代曹,中国历史的一次大倒退,若非如此,中国不止如此

看来,历史的车轮并不总是往前奔驰的,有时它也会倒退。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国家也是如此。

在中国历史上,最可惜的两件事,就是曹魏的寒族政治与明末的资本主义萌芽,皆被扼杀于摇篮之中,否则中国不止如此。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小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