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适称“不值一驳” 章士钊一笑置之

核心提示: 这个声明让胡适非常恼火,他立刻挥笔写了一篇火药味很浓的文章来反驳章士钊,题目是《老章又反叛了》,矛头直指章士钊。胡适在这篇文章中说,章士钊的雅量终是有限得很,胡适还说,章士钊是他胡适的手下败将,他胡适的“受降城”是永远对章士钊四门大开的。

胡适(左)与章士钊合影。

民国初期,胡适是北大著名教授和作家,章士钊是当时北洋政府的司法总长兼教育总长和知名学者。胡适倡导白话文,章士钊倡导文言文。由于学术观点的不同,胡适和章士钊曾经代表两种学术观念进行了颇为激烈的文坛论战。

1923年8月,胡适在杭州养病。他的一位朋友前来拜访他,告诉他章士钊最近写了一篇《评新文化运动》的文章,想让胡适写一篇文章予以反驳。胡适听后,说:“请你回去告诉章士钊先生,这篇文章我只好不写了,因为章士钊先生的那篇文章不值一驳。”朋友问胡适:“你说的‘不值一驳’这四个字可不可以如实告诉章士钊?”胡适轻轻一笑答道:“请务必传达到。”

胡适病愈后,从杭州回到上海,朋友请他和章士钊、陈独秀一起吃饭,胡适这才知道,当初朋友没有把“不值一驳”四个字传达给章士钊。于是,胡适就在浅斟慢饮之中将“不值一驳”四个字当面送给了章士钊,章士钊听了,十分豁达地一笑置之。酒席散了之后,朋友对胡适说:“章士钊先生真有雅量,你说他‘不值一驳’,他竟然没有生气!”胡适不仅对此不以为然,反而将章士钊大大讥讽了一顿,他说:“章士钊先生虽然落伍却不甘心落魄,总想在落伍之后谋一个首领做做……他立志要做落伍者的首领。”

后来,胡适和章士钊又坐在一起吃饭,饭后,章士钊拉着胡适拍了一张合影照。照片冲洗出来之后,章士钊在照片上题写了一首白话诗送给胡适,诗是这样写的:“你姓胡,我姓章,你讲什么新文学,我开口还是我的老腔。你不攻来我不驳,双双并坐,各有各的心肠。将来三五十年后,这个相片好做文学纪念看。哈,哈,我写白话歪词送你,总算老章投了降。”胡适看后,不肯谦让地写了一首文言诗回赠章士钊:“但开风气不为师,龚生此言吾最喜。同是曾开风气人,愿长相亲不相鄙。”胡适以这首文言诗向章士钊表明自己也是会写古诗的。

这一年的8月,章士钊在他主编的《甲寅周刊》上对《甲寅周刊》的用稿标准发表声明:“文字须求雅驯,白话恕不刊布。”这个声明让胡适非常恼火,他立刻挥笔写了一篇火药味很浓的文章来反驳章士钊,题目是《老章又反叛了》,矛头直指章士钊。胡适在这篇文章中说,章士钊的雅量终是有限得很,胡适还说,章士钊是他胡适的手下败将,他胡适的“受降城”是永远对章士钊四门大开的。

在锋芒毕露的胡适面前,章士钊总是一笑置之,他的雅量让人看到了中国式的宽容和敦厚。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