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宫南书房 太监摆酱缸

核心提示: 这么多点心肯定吃不完,就有人动起了这方面脑筋,有太监专门收这些点心,用来造酱,点心中都是高面、白糖、奶油,造出酱的味道很好,太监就用来给亲贵王公大臣送礼。造酱动辄十缸八缸,无处摆放,就有人打起南书房的主意。

齐如山,与王国维、吴梅并称为戏曲研究三大家。齐如山对梅兰芳扶持有加,一手推动了梅派艺术的形成和成熟,京剧界有“赏梅勿忘齐如山”之语。晚年的齐如山寓居台北,写下《北平杂记》,记下了古都北京的旧时风物,其中有典故、有器物、有逸事花边、有民风厚朴,当然也有新旧时代交替下的腐败与衰退迹象,令人不胜感慨。

《北平杂记》中多处出现对于腐败的批判和揭露,这里的腐败含义很广,有时是指克扣钱粮、监守自盗的犯罪行为,有时是指道路失修、推诿扯皮的不良政风,有时则是指不成体统、逾越礼法的荒唐事件。譬如东华门下门洞内的兵丁杂役,大清早本应该站班盘查巡街,却因为怕冷就地横躺在被窝里,在枕头上冲路旁的行人大喝盘问,成为一时笑谈。这样缺乏精神的民族,被时代车轮抛弃甚至碾压,也不足为怪了。

台湾学者柏杨曾将中国文化比喻为“大酱缸”。在齐如山的回忆里,酱缸就不是比喻,而有着清晰的形象,而其背后连接的就是腐败的宫廷文化。御前侍卫“津五爷”就对齐如山讲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而极为腐败的事情”。说起来事小,每逢节日或皇帝后妃的生日,都要上供祭祀,满洲人的习惯是要摆一桌点心,名曰“饽饽桌子”,桌子长约三尺余,宽约二尺,最矮者摆三层点心,高者21层,每层需要200余块点心,都是大内饽饽房所造。点心祭祀完之后,往往分给妃嫔、宫女、太监等,名曰“克食”。

这么多点心肯定吃不完,就有人动起了这方面脑筋,有太监专门收这些点心,用来造酱,点心中都是高面、白糖、奶油,造出酱的味道很好,太监就用来给亲贵王公大臣送礼。来而不往非礼也,送五斤酱,还能得十两银子赏赐,成为造酱太监的一大笔收入。造酱动辄十缸八缸,无处摆放,就有人打起南书房的主意。南书房以前是诸位皇子和亲王之子读书的地方,但是咸丰之后只有一个皇子在宫中读书,这里闲置无用。太监便把酱缸摆在南书房前面廊下。

南书房距离乾清宫虽远,但东南风起来时,吹送的味道满院可闻。更要命的是,庚子赔款之后外国使臣觐见很多,南书房空闲无用,成为外国人落座等候的地方。老外到此人人掩鼻,实在是有伤国体。于是总理衙门的人几次与军机大臣商量,把酱缸挪个地方。

可是,在那时的中国动一个桌子都不容易,何况是利益相关的大酱缸呢。太监都是慈禧太后那里的人,官员怕得罪他们,也不敢坚持。十几年过去了,酱缸依然如故,居然一直保存到民国。一件如此轻易的事情都无法改良,可见满清政权衰败透顶了。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