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笑送命

核心提示: 但在明英宗的眼里,他们跟苍蝇蚊子差不多——罗绮仅仅因笑了一声,触动了明英宗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伤害了他对王振的感情,最终他动了杀心!沈德符在这段文字里,还有句发人深省的议论:“盖振之罪,上通于天,而英宗之宠眷生死不替,正如唐德宗奉天围困解后,尚思卢杞欲召用之也。”

民间有“笑一笑少三少”的说法,意谓笑口常开,对人的健康有益。但是在明朝正统年间,有个人因为笑了一笑,最后掉了脑袋。

明人沈德符在他的《万历野获编》“补遗”中记叙了这样一件事:广西参政罗绮,从同僚龙约那里听说:太监王振在土木之变中死去了,明英宗在复辟后,将王的雕像下葬;罗绮听后,笑了一声。罗绮的仇家得知此事之后,密报明英宗。英宗皇帝将罗绮与龙约一起,以妖言惑众之罪斩首了。

“明朝第一代专权太监”王振,一生做了很多坏事,比如说在京城东建造豪华府第,逐杀正直官员等。即便是对英宗来说,王振也应是罪人一个:假如不是当年他鼓动明英宗御驾亲征,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土木之变。可惜的是,王振太善于拍马逢迎,所以明英宗只记住了他的好。因此,在英宗复辟之后,不仅给王振招魂,还给他特别待遇——以香木塑像安葬,并且对笑话此事的大臣处以极刑。

明朝的参政,相当于今天省级机关的厅局长,为从三品,算得上是高级干部了。但在明英宗的眼里,他们跟苍蝇蚊子差不多——罗绮仅仅因笑了一声,触动了明英宗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伤害了他对王振的感情,最终他动了杀心!就此来看,在一个专制和独裁的社会,做官堪称高危职业。在这样的社会,不论是谁,都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苟言笑,把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深埋起来。

沈德符在这段文字里,还有句发人深省的议论:“盖振之罪,上通于天,而英宗之宠眷生死不替,正如唐德宗奉天围困解后,尚思卢杞欲召用之也。”卢杞,是唐德宗时的宰相,历史上有名的奸臣。对于他为什么能入唐德宗的法眼,苏洵有这样的议论:“卢杞之奸,固足以败国,然而不学无文,容貌不足以动人,言语不足以眩世,非德宗之鄙暗,亦何从而用之?”而与王振跟卢杞有着太多相似之处一样,明英宗与唐德宗也有太多的相似之处——鄙暗,即目光短浅、头脑糊涂,太过宠幸那些善于逢迎之辈。

在目光短浅、头脑糊涂的皇帝手下当官,自然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么,你就得像王振和卢杞一样,围着皇帝转,拿好话把他们哄得眉开眼笑;要么,你就得去学几天表演,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否则,类似于罗绮那样一笑送命的悲剧是随时可以发生的。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