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国首部宪法诞生的背后

核心提示: 罗瑞卿、柯庆施和谭启龙看了看毛泽东,默不作声;法律小组的钱端升解释说:之所以写 “武装部队”,是认为部队可以统率,力量不好统率。叶圣陶回答说:还是改成“武装力量”好,我们看看第4条,第4条写有“……依靠……社会力量”一句话,既然社会力量可以依靠,为什么武装力量就不可以统率呢?

1953年底,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宪法起草小组,由毛泽东亲自领导,小组成员有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 12月27日,毛泽东率宪法起草小组来到杭州。宪法起草小组在杭州经过60多个日日夜夜,终于拿出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草案初稿。 

田家英累得吐血 

宪法起草小组的胡乔木、田家英等到杭州后,心情舒畅,唯独有一人,心里很不高兴,此人就是陈伯达。来杭州前,陈伯达在北京先拟了一份宪法草稿,而今毛泽东吸收别人参加,集中到杭州改动他的草稿,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在起草过程中,胡乔木、田家英同陈伯达之间常发生争论。 

一次,毛泽东召集起草小组开会,胡乔木对陈伯达在北京搞的宪法初稿提出些意见,陈听后大发雷霆。胡、田为顾全大局,以后凡有意见都事先向陈提出,但陈得寸进尺,规定任何人非经他许可,不得在毛泽东面前议论原稿,直到后来罗瑞卿参加讨论,直截了当地提出某某条应这样改,某某条应那样改,陈伯达的独裁局面才被打破。事实上,起草小组主要由胡乔木、田家英执笔。 

起草小组完成任务回北京后,胡乔木因患眼疾,住院治疗。因此,田家英的工作更加繁忙、紧张。有时连续几天从晚上工作到次日凌晨,日夜不得休息。结果,他因劳累过度而吐血。 

毛泽东主张“不破不立” 

1954年2月28日至3月1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宪法的三读稿,在杭州的毛泽东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3月2日去爬五云山,同行的有华东局第三书记谭震林、公安部长罗瑞卿以及柯庆施、谭启龙和张耀祠、伍一等人。大家走上高处,俯瞰杭州全景,毛泽东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真是个好地方。 ”这时,摄影师侯波一声惊叫:“房子着火了!”毛泽东站在高处,望见远处那座着火的茅草屋略有所思。片刻,他突然出人意料地大声说:“着火好,烧光了好! ”闻听此言,谭震林若有所思;罗瑞卿、柯庆施和谭启龙看了看毛泽东,默不作声;侯波一脸惊诧,略带不安。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说:“不烧掉它就总安于现状,总住茅草房,他就不会奋发去盖新瓦房,这叫不破不立嘛! ” 

逐字逐句反复修改 

1954年 3月 29日,500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对宪法草案分组展开讨论,共提出修改意见3900余条;接着是各大行政区,各省、市、自治区以及解放军,8000多人讨论后,又提出修改意见5900余条。 

一次,刘伯承、聂荣臻等委员主张将草案中第42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统率全国武装部队”中的“武装部队”改成“武装力量”。 

法律小组的钱端升解释说:之所以写 “武装部队”,是认为部队可以统率,力量不好统率。 

毛泽东说:武装力量分两部分,一部分是部队,另一部分是部队以外的武装力量。如果照原文的写法,好像部队以外的武装力量不归主席统率了。 

毛泽东环顾了一下会场,看着叶圣陶和吕叔湘,问:语文顾问同志,你们看哪个意见好? 

叶圣陶回答说:还是改成“武装力量”好,我们看看第4条,第4条写有“……依靠……社会力量”一句话,既然社会力量可以依靠,为什么武装力量就不可以统率呢? 

经过讨论,会议达成共识,第42条的“武装部队”改成了“武装力量”。 

常问“是不是符合宪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1954年9月20日通过。代表们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尽情地鼓掌、欢呼。那一刻,许多代表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宪法通过之后,为了纪念这一盛事,当年很多人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宪法”,一时之间,“李宪法”、“王宪法”遍及大江南北。 

后来,彭真回忆说:“那个时候,中央决定重大问题时,毛主席、周总理常问:是不是符合宪法? ”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