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对侵略,澳曾准备放弃大半国土

核心提示: 此外,日军对澳城镇的轰炸仍在持续,根据统计,从1942年2月到1943年11月,日军对澳本土至少实施了97次轰炸。在日本威胁下,澳大利亚惶惶不可终日,到了1942年6月,首个好消息终于传到澳大陆,日军在中途岛海战中败北,日军无限期延迟入侵澳计划。

日前,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访问日本,澳日两国政府首脑这场峰会似乎有意为军事联盟奠基。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澳大利亚和日本为防范中国已经越走越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历史上,威胁澳大利亚的并不是中国,而是日本。1942年,日本曾计划入侵澳大利亚本土,日军战机还曾轰炸过澳数座城市。

虎视眈眈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掀起了太平洋战争。战争初期,日军节节胜利占领东南亚大片地区。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日本海军提出要入侵澳大利亚本土。海军军令部计划处处长富冈定俊大佐强烈鼓吹入侵澳大利亚,他说如果日本不先下手,未来美国可能将澳用作在西南太平洋地区发起反攻的基地。海军军令部提出,只要派出一支小规模登陆部队就能完成对澳大利亚北部的占领,因为澳北部的防御力量很薄弱,然后再将澳北部同澳其他地区割裂开来。

由于入侵澳大利亚需要陆军配合,因此海军多次同陆军商讨需要集结的兵力。1942年2月,得意忘形的日本海军和陆军频繁探讨入侵澳大利亚的可能性。2月6日,海军部正式提出一份作战计划,澳东部将连同斐济、萨摩亚群岛和新喀里多尼亚一道被占领。2月14日,就在日军攻占新加坡的前一天,日军的嚣张气焰达到顶峰,海军和陆军仔细探讨如何入侵澳大利亚。

不过,日本首相东条英机反对在局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贸然发起入侵战役,他主张先通过对澳城市的无差别轰炸来恐吓澳军民。一些历史学家称,东条英机和很多军方人士一开始就认为,通过强烈的心理压力加上将它孤立起来,可以不战而使澳投降日本。

风声鹤唳

新加坡沦陷后,澳国内陷入恐慌之中,很多澳民众担心日军接下来会入侵澳本土,一些人忧心忡忡地问道,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惨剧会在澳城市发生吗?当时,澳政府对大规模军事入侵显然准备不足,澳空军缺乏现代化战机;澳海军过于弱小无法同日本海军抗衡;澳陆军虽然庞大,但很多都是没有作战经验的部队而且缺乏机动性。为了保卫澳本土,澳政府紧急从中东地区调回部队,并且向美国求援。

就在澳政府逐步加强本土防御之际,日军开始企图用狂轰滥炸来逼迫澳屈服。1942年2月19日,澳北领地首府达尔文市阳光灿烂,突然,242架日军战机分两次空袭这座城市,日军不分军用或民用设施无差别轰炸,达尔文市区遭受严重损失,很多平民被炸死。这场空袭引发达尔文大混乱,对日军即将入侵的恐惧蔓延开来,随后出现了难民潮,人们蜂拥逃往内地。更严重的是,澳军中还出现了逃兵,例如,澳空军西北地区司令部278人在空袭后开小差跑了。记者道格拉斯·洛克伍德写道:“所谓日军即将入侵的高度夸大谣言从城里传到基地,并迅速在人群中散播开来。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人们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擅离职守。”

达尔文大空袭过后,日军又接连轰炸澳其他地区。1942年3月3日,日军9架战机攻击西澳州沿海城市布鲁姆,布鲁姆是一座几乎无人防守的小城,那里聚集了很多从爪哇逃过来的荷兰和其他国家难民,日军试图通过轰炸这座挤满难民的小城来制造恐怖气氛。澳空军少尉弗兰克·拉塞尔空袭时正在飞行艇上,他这样记叙道:“可怕的破坏景象!我们的飞行艇到处冒着巨大的黑烟……多架荷兰飞机里挤着妇女儿童,她们等待起飞前往安全地带。”据当时一篇报道称,一名美国军人梅尔文·多诺霍中士设法从坠毁的B-24轰炸机中逃出来,他在海中游了超过36个小时终于游到岸边。

日军这几场轰炸行动使澳国内风声鹤唳,与此同时,日本宣传机构声称大军即将入侵澳本土。一时间,澳政府因不知日军会在何地登陆而手足无措,连远在澳南部的弗里曼特尔和珀斯也发出了日军登陆预警。澳政府中一些人甚至提出“布里斯班防线”方案,一旦日军入侵澳大陆,澳军放弃大部分国土,然后将防御力量集中在东南部地区打造一条“布里斯班防线”。1942年2月,一份备忘录被提交给澳战时内阁,本土军总司令艾文·马凯中将提出,日军登陆后,大部分澳军应撤至布里斯班和墨尔本之间区域,重点确保悉尼和纽卡斯尔安全。根据这份计划,届时澳大部分国土将不战而弃,澳希望通过焦土政策和游击战来拖住日本侵略者。可以想象,如果这样的军事方案实施,日军势必会在澳境内实施屠城和“三光政策”,澳民众将付出惨重代价。

惊弓之鸟

1942年5月底和6月初,日本海军潜艇部队对新南威尔士州的悉尼和纽卡斯尔发起一连串袭击。这几场袭击行动虽然战果不大,但它却不断给澳民众带来心理冲击,人们纷纷猜测:这是日军登陆入侵的序幕吗?为了安定民心,当局不得不频频辟谣。此外,日军对澳城镇的轰炸仍在持续,根据统计,从1942年2月到1943年11月,日军对澳本土至少实施了97次轰炸。

在日本威胁下,澳大利亚惶惶不可终日,到了1942年6月,首个好消息终于传到澳大陆,日军在中途岛海战中败北,日军无限期延迟入侵澳计划。然而,澳政府直至1943年年中才不再恐惧日军的可能入侵,这时,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已转攻为守,而且上百万日军深陷中国战场泥潭,日军已不可能入侵澳本土。在太平洋战局好转的背景下,澳政府也开始“变脸”了。1943年7月,澳一个调查委员会发布报告说,没有证据表明澳政府制订过丢弃大部分国土给入侵者的计划。但西南太平洋战区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澳军确实曾计划在日军入侵后在达令河(位于澳东南部)建立一条防线作为防御重点,而他主张变被动为主动,在澳本土外围的新几内亚岛发起军事行动阻止日军推进。

对于这段历史,很多澳大利亚人都没有忘怀。自从2008年起,人们在9月第一个周三庆祝“为澳大利亚而战日”,纪念当年澳周边战斗阻敌于澳国门之外。每年2月19日,达尔文市还会举行纪念仪式,市内拉响防空警报,以示不忘1942年日军大空袭。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