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杯金屑苦酒,让柏灵筠之子命丧黄泉

司马伦,晋宣帝司马懿的第九个儿子,母亲是柏夫人。

虽然在《军师联盟》里,这位司马伦的母亲有了自己的名字:柏灵筠,但事实上,在《晋书》中,并未提及其姓名。

柏夫人在司马懿晚年,被宠爱有加,一时间风头盖过了原配夫人张春华,在这种情况下,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司马伦,自然是个宝贝疙瘩。

一杯金屑苦酒,让柏灵筠之子命丧黄泉

曹魏嘉平初年,他被封为安乐亭侯,后拜为谏议大夫,等到他的侄儿武帝司马炎受禅,这位皇帝的亲叔叔,地位更是扶摇直上,封为琅琊郡王。

“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虽然是同样的皇室宗亲,可司马伦远远比不上他的父亲司马懿、兄长司马师司马昭,甚至他的侄儿司马炎,他品行不端,曾经作奸犯科,论罪足当弃市。

当时的谏议大夫刘毅甚至上书,言辞激烈,极力陈述“王法赏罚,不阿贵贱”,然而在那个时代,“不阿贵贱”的王法是掌握在皇帝手中的,武帝司马炎虽然也认同刘毅的陈词,但念及始终是自己的亲叔叔,遂下诏赦免了司马伦。

这时候的司马炎如果知道,正是他的亲叔叔司马伦,参与了日后的“八王之乱”,甚至废了他的儿子自立为帝,估计他肠子都要悔青了。

一杯金屑苦酒,让柏灵筠之子命丧黄泉

太熙元年,司马炎去世,痴呆皇帝司马衷即位,大权旁落到了皇后贾南风手中。贾后人丑心也不善良,她先是废黜了皇太子司马遹,这样的行为引起了大臣们的激愤。

这其中,就有曾经在东宫任职过的左卫司马督司马雅和常从督许超,他俩见太子被废,义愤难当,合计着废后复太子位。然而人微言轻,于是便游说司马伦的嬖臣孙秀,希望能得到司马伦的支持。

孙秀虽身份卑微,却心怀奸诈,他知道太子聪慧,倘若果真复了位,一定是任用贤能理政,这里头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于是劝说司马伦:大家都认为您是贾后一党,就算应他们所请干成了“废后”这件事儿,太子也会迁怒于明公,倒不如暂缓废后,先等贾后杀害了太子,然后我们再行废后之举,为太子报仇,这样就足够立功立威了。

一杯金屑苦酒,让柏灵筠之子命丧黄泉

司马伦也是平庸狠毒之辈,这样缺德的计谋,竟让两个小人一拍即合,暗自谋划起来——孙秀有意无意地在贾谧面前泄露计谋,好让贾氏一党有所准备;另一方面,又劝贾谧等人早点杀害太子,以绝众望。

于是,可怜的太子司马遹,就这么死于暗流涌动的朝堂阴谋。

太子死后,司马伦和孙秀按照原定计划,废黜了皇后贾南风,并矫诏司马伦为大都督、相国,加上原有的赵王爵位,一时间司马伦的权势熏天。不仅如此,他还大封子嗣及孙秀等,并使得文武百官都听命于他,这自然引起了他宗室的不满。

淮南王司马允、齐王司马冏恨恨不平,恰好孙秀等人也非常嫉恨他们,于是夺了司马允的护军。司马允气不过,起兵讨伐司马伦,然而不幸战败。

一杯金屑苦酒,让柏灵筠之子命丧黄泉

这之后,孙秀等心腹佞臣又矫诏禅让,奉上皇帝玺绶进献于司马伦,就这样,柏夫人的儿子将张春华子孙们的皇位,抢夺为己有,文武百官没人敢多说一句。

这个时候,齐王冏、河间王颙、成都王颖各个拥兵自重、割据一方,并看准时机,起兵讨伐司马伦。

外部危机重重,内部也不消停。自从听到三王起兵的消息后,一向敢怒不敢言的百官将士都是跃跃欲试,都想杀了司马伦和孙秀以谢天下。

最终,司马伦和孙秀两人四面楚歌,众怒难犯:孙秀被王舆所杀,惠帝司马衷,也得以被甲士们从金墉城迎回,而罪魁祸首司马伦,则被赐一杯金屑苦酒,结束了荒唐的一生。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小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