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知识产权的一场较量

核心提示: 这个一揽子方案,包括两份文件,一是中国外经贸部部长吴仪和美国贸易代表坎特的换函,二是作为附件的中国 《有效保护知识产权的行动计划》,吴仪部长和坎特的换函文字较短,《行动计划》长达30多页。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孙振宇,撰文回忆了1995年中美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一场较量,现摘编如下: 

贸易战阴云 

在中美1992年备忘录签署后的一个时期,美方认为中国对备忘录执行不力,导致侵权行为不断发生。据其估计,仅版权的侵权事件导致其损失就达8亿美元。1993年,美方将中国从“观察国家”升级到“重点观察国家”名单;1994年,美方又将中国升级到“重点国家”名单并再次发起“特别301条款”调查。 

1995年2月4日,贸易战的阴云,压在人们心头。美方对报复清单略作调整,涉及进口商品的金额,从28亿元减少到10.8亿美元。最后期限推迟到2月26日。中方随后调整了对美方的反报复清单,也从28亿美元的进口商品调整到10.8亿美元。 

随着报复期限日益临近,中方对美国贸易谈判副代表查琳·巴舍夫斯基正式发出邀请,请她率团来华谈判。吴仪部长委派我作为中方代表团团长,参加谈判。 

针锋相对 

巴舍夫斯基抵达北京,一上场就咄咄逼人,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列举中方在侵犯美国专利、版权和商标权等方面的“劣迹”,要求中方立即采取措施,打击和制止侵权行为,尽快加入保护知识产权的“伯尔尼公约”。 

面对美方攻势,我还是有底气的。我说:“中方重视美方在侵权盗版方面的关注,中国政府正在努力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采取了很多措施,保护知识产权。侵权盗版行为的产生,完全是由于利益驱动。不管国家层面有多么严格的法律法规,也很难完全阻止一些不法分子冒风险从事违法侵权活动。音像盗版是一个国际问题。在美国,一年盗版软件高达16亿美元,这叫什么?这不也是偷吗? ” 

吴仪部长会见巴舍夫斯基时,给出更严厉的忠告:“你们阻挠我们复关,在中国引起的反美情绪很厉害。请你充分注意到这一点。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你们不要漫天要价。要价过高,这是不现实的,是不可能实现的。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上,已经做了很多工作。谈判过程中,中国政府为稳定群众情绪,做了很多工作。如果你们漫天要价,在这个问题上会再掀起反美情绪。务必请你们注意。 ” 

巴舍夫斯基发现中国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不可能全部满足美方的要求。 

谈判较量 

2月24日晚,中方把解决知识产权保护一揽子方案放在谈判桌上。这个一揽子方案,包括两份文件,一是中国外经贸部部长吴仪和美国贸易代表坎特的换函,二是作为附件的中国 《有效保护知识产权的行动计划》,吴仪部长和坎特的换函文字较短,《行动计划》长达30多页。 

对《行动计划》作了简短说明之后,我给巴舍夫斯基出了一道难题:“我们国家为落实30多页的行动计划,你知道需要多少钱吗? ”她问:“多少钱?”我说:“一年6500万美元。 ”她有点惊讶:“怎么会需要这么多? ”我说:“这是很保守的估计。我给你算一笔账:执行这个计划,执法人员需要增加5万人,一个人的年工资起码1万元,仅5万人一年的工资,就得5亿元人民币,合6500万美元,还不包括购置很多办公设备呢。我们只需要你们6500万美元相应的技术援助费,怎么样?否则,我们没有办法落实。 ” 

美方对中方提出的要求感到为难,这是一张“虚牌”,我们并不坚持要美国人支付这么多技术援助费,只是提醒美方,注意中国加大保护知识产权力度的行政成本,要求美方给予中国海关的技术援助,也是实实在在的。双方技术专家经过协商谈定,美国向中国海关提供执行行动计划所需要的技术设备,其中包括全国联网的大型计算机。 

达成协议 

经过双方艰苦谈判,最终达成第二个谅解备忘录。中方承诺打击盗版,对盗版侵权严重的企业停业整顿,保证知识产权制度的有效执行,允许外国企业在中国设立从事音像制品复制的中外合资企业,但其产品的销售要通过与中国出版社签订合同进行。美方承诺撤销中国“重点国家”的认定,不进行贸易制裁。美方放弃了在中国创办出版社、音像制品公司和计算机软件公司的独资企业要求,放弃合资企业从事出版、发行,销售和放映音像制品的要求,并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承诺给予中国相关的技术援助。 

备忘录签字仪式结束后,吴仪发表重要谈话:“这项协议的达成是中美双方共同采取务实态度的结果,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