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华图书馆之痛

核心提示: 据1945年12月19日“清华大学图书馆损失简报”(《日军铁蹄下的清华园》,第90页)统计,除去从伪北京大学图书馆及近代科学图书馆等处查得174271册图书尚存外,抗战期间清华图书馆损失书刊达175720册,包括在重庆北碚被日军飞机炸毁的部分古籍图书。

▲清华图书馆最大的阅览室,宽敞舒适的桌椅全都被毁,摆上了一张张病床。(照片来自《清华园风物志》)

清华图书馆最大的阅览室,宽敞舒适的桌椅全都被毁,摆上了一张张病床。(照片来自《清华园风物志》)

抗战期间,位于北平沦陷区的清华园,遭受到了惨痛的浩劫。这是清华图书馆自建馆以来,所经历的最大浩劫。

1937年8月5日,日军进入清华园,他们强占校舍,限制从校内向外搬运公物。当时清华图书馆中仍藏有中西文图书、期刊,还有尚未编目完成的部分丰华堂藏书,大约数十万册,已经无法运出校园,只能在采取一些措施封堵门窗后,将其继续留存在图书馆里。自10月3日起,日军开始骚扰校园,并劫夺学校物资,“为敌军自由窃取本校什物之始”。10月13日,日军牟田口部队强占校舍。至1938年,侵占校舍的行为变本加厉。

当时接受委托保管学校图书的馆员毕树棠在日记中写道:“(1938年)二月二十七日自昨日起,无日驻军通行证已不能出进校门。今日终日在图书馆作封窗锁户之最后工作,此后即不能自由再来视察矣!”“五月十四日至十六日现在只剩一图书馆尚未劫空,三天两头出事儿,眼看也保不住了!这三天内,图书馆门窗被破开,受日本驻军及西苑宪兵队审问威迫、辱骂、反复挫折,忍气吞声,总算告一段落,疲惫已极了!”

1939年春,日军将清华园改成152陆军伤兵医院,图书馆内剩余下来的存书被抢掠、焚毁,洗劫一空。而图书馆建筑则变成了日军野战医院的院本部所在地。清华园中的浩劫深深地刺痛着远在西南边陲的清华人。1942年,梅贻琦校长在《抗战期中之清华》(三续)中沉痛地向校友提到“故园之情形”:

“据最近由平南来校友叙及,清华园仍为敌人占作伤兵医院。大礼堂中一部分之座椅最初曾遭破坏,逮敌人亦用以为集会之所,始不再续予损害。图书馆之出纳部分为会客室,阅览室为食堂,书库内藏书,西文书之贵重部分被掠一空,运往敌国;中文部分近年出版之各种期刊,悉遭焚毁。其他中西典籍,于去秋扫数移至伪北京大学,于是插架琳琅之书库,以(已)告一空矣。”

1944年4月,梅贻琦继续在《抗战期中之清华》(四续)中,向校友报告了图书馆与书库被蹂躏的情形:

“清华大学图书馆,被占用后,即作为病院之本部,除新扩充之书库外,其他部分,殆全被利用,楼上大阅览室为普通病室,研究室为将校病室,办公室则为诊疗室、药房之类。病者多系骨伤,故病室多标为‘骨伤病室第几××’等字。各阅览室、研究室、办公室内之参考书及用具,多被移集一处,有移入书库者,有焚毁者,亦多有不知下落者。”

整个抗战期间,清华图书馆损失惨重。大批书刊被劫掠、损毁,留在馆内的书刊被发交伪北京大学图书馆、伪新民会、伪教育总署等处,书库里的钢铁书架被瓜分,阅览桌椅、目录柜荡然无存。

据1945年12月19日“清华大学图书馆损失简报”(《日军铁蹄下的清华园》,第90页)统计,除去从伪北京大学图书馆及近代科学图书馆等处查得174271册图书尚存外,抗战期间清华图书馆损失书刊达175720册,包括在重庆北碚被日军飞机炸毁的部分古籍图书。

图书馆被毁,清华园被毁,但是清华人的精神是无法摧毁的!梅贻琦校长在《抗战期中之清华》告诉清华师生:“夫敌人之蓄意摧残我文化机关,固到处如是,清华何能例外!虽然,物质之损坏有限,精神之淬励无穷,仇深事亟,吾人宜更努力灭此凶夷;待他日归返故园,重新建设,务使劫后之清华,益光大灿烂……”包括清华图书馆人在内的清华人克服了重重艰难,与兄弟院校并肩携手,写下了中国教育史上的一篇传奇。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