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宝林勤奋著述

核心提示: 在病床上坚持完成了《毛主席听我说的相声》一书的编撰工作,为中国名人丛书撰写了6000余字的“我的少年时代”,修改了个人小传,和亲朋好友讨论了有关相声的几篇论文,以及电视专题片的解说词,还有《笑话集》的出版事宜。

侯宝林从一个只上过三年学的小学生,成长为一位相声艺术大师、大学教授、语言学学者,是与其发奋钻研、刻苦著述离不开的,他的一生是创造奇迹的一生,辛勤耕耘的一生。

侯宝林一向重视相声艺术理论的研究,告别舞台后,他决心在有生之年专心著书立说。为此阅读了大量古今中外有关幽默、讽刺等喜剧理论的书籍,开始有系统地搜集相声发展历史的史料。在此基础上,与朋友合作写出了五六十万字的资料,出版了《侯宝林相声选》,撰写了《侯宝林自传》,与汪景寿、薛宝琨合著了《曲艺概论》。在病床上坚持完成了《毛主席听我说的相声》一书的编撰工作,为中国名人丛书撰写了6000余字的“我的少年时代”,修改了个人小传,和亲朋好友讨论了有关相声的几篇论文,以及电视专题片的解说词,还有《笑话集》的出版事宜。

侯宝林的老朋友、著名漫画家方成先生回忆说:“1988年的夏天,我应邀去大连参加相声表演的评选活动,和北京、天津的一些演员在一起,听他们谈起‘走穴’的事。在他们的行话里,把‘钱’叫作‘杵’。一次和宝林谈起,他说写‘杵’是不对的,应该是‘木’旁一个‘者’字的‘楮’。谈‘走穴’的‘穴’是‘窟窿’,那也不对,应该是‘旋’字,是‘来回转’的意思。我查词典,‘楮’是一种树,树皮是造纸的原料。宝林说,楮皮是古时造钱票纸的原料,所以人们有时把钱也叫‘楮’了。他的看法对不对且不说,我觉得他这种认真探究的精神是很可贵的。他之所以在语言方面有很高造诣,能被聘为北京大学语言学兼职教授,又出版了几部有学术价值的著作,都是他勤于学习和探索的结果。”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