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军的救命菜“黄花草”

核心提示: 那天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5周年纪念日,开完庆祝会后,刘毅和几个战友一起采了“黄花草”充饥,并特意留下两株放在随身携带的小盒中珍藏。1975年10月,刘毅将自己珍藏了近40年的两株野菜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 (今中国国家博物馆)。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有两株风干了的小草静静地躺在展柜里,这种高4.5厘米左右、有一定毒性的植物,却是红军过草地时的救命食物…… 

松潘草地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的过渡地带,纵横300公里,面积约1.52万平方公里,海拔3500米以上,河道纵横,遍布沼泽。长征中的红军经过这里时,除了行路难和变化无常的天气,饥饿是红军面临的最大困难。为了找吃的,红军还成立了一个野菜委员会,有二十几个人,由朱德领导,有老农也有医生。这个委员会的任务是在漫山遍野中,搜寻一切可以吃的东西,还编写了一本《吃野菜须知》的小册子下发到连队。 

然而,草地中的野菜是有限的,前面的部队把可以吃的野菜都挖光了,后面的部队再找到能吃的野菜就非常困难了。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到了第三次,许多战士因误食毒蘑、毒草而死,仅在1936年7月22日的夜晚,就有140人在饥寒中牺牲了。 

这时,有一定毒性的“黄花草”,因为食用后不会有生命危险,被迫成为战士们充饥的选择。战士们先将它放在水中煮沸,减弱毒性后将水倒掉,再放清水煮,吃起来有点苦味,吃后肚子有些胀,拉绿水,手脚也会有些肿。尽管如此,战士们还是不得不以此充饥。 

1936年7月1日,红四方面军第31军93师274团干事刘毅随部队第三次过草地到达葛曲河畔。那天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5周年纪念日,开完庆祝会后,刘毅和几个战友一起采了“黄花草”充饥,并特意留下两株放在随身携带的小盒中珍藏。 1975年10月,刘毅将自己珍藏了近40年的两株野菜捐赠给中国革命博物馆 (今中国国家博物馆)。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