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联如何“研究”首次来访的毛泽东

核心提示: 结果,除了一堆负面报告外,他还收到了毛泽东的医生奥尔洛夫(注:当时被苏联方面派驻延安中央医院,中共方面称他为阿洛夫大夫)在绝密报告中写道:(毛泽东)是个有文化、有修养的人。一节是毛泽东的随行人员使用的车厢;12月16日正午,装饰着中苏两国国旗的毛泽东的专列驶进了雅罗斯拉夫尔车站。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毛泽东便开启了他的首次苏联之行。俄罗斯历史学者亚历山大·潘佐夫则在其新著中采用苏联档案,从另外一个视角为我们解读了这次苏联之行。 

搜集情报 

在毛泽东来访前夕,斯大林要求给他提供有关毛泽东的情报。结果,除了一堆负面报告外,他还收到了毛泽东的医生奥尔洛夫(注:当时被苏联方面派驻延安中央医院,中共方面称他为阿洛夫大夫)在绝密报告中写道:(毛泽东)是个有文化、有修养的人。他不懂外语,非常熟悉中国、中国人民,尤其是中国农民及其生活状况和心理;很了解军队、中国游击战和正规战的条件。 

毛工作不久便会感到疲惫,总为失眠苦恼,频繁地服用安眠药,经常感冒。 

毛泽东喜欢穿棉衣和棉裤,不愿待在温暖的房间里。他的主要病症是血管神经官能症。每当工作过于繁忙和着凉,病情就会恶化。这时,他的情绪就会很糟。照毛泽东的话说,在这种情形下有时 “脚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周密方案 

1949年12月1日,苏共政治局讨论和通过了一个题为 《中国政府代表团的抵达、逗留和送别方案》的决议。方案制订得非常周密,其中包括一列专列将在12月3日前开到边境车站奥特堡尔以供毛泽东一行使用。 

专列由五节车厢组成:一节是毛泽东乘坐的客厅式车厢;一节是毛泽东的随行人员使用的车厢;一节是苏联驻华大使罗申、苏共的驻华代表柯瓦廖夫及其随行人员乘坐的车厢;两节国际车厢,其中一节是软卧车厢,另一节是餐车。政治局指派苏联国家安全部及其部长阿巴库莫夫负责从入境开始到出境为止的来宾们的饮食安排和保卫人员安排。国家安全部还需负责安排毛泽东和他的随行人员的住宿。苏联部长会议办公厅还为毛泽东及其随行人员提供了四辆 “吉斯110”豪华轿车和五辆“波别达牌”汽车。 

不称“同志” 

毛泽东也在为与斯大林的会面做着类似的准备。他问柯瓦廖夫(注:时任苏共驻中共中央代表、中长铁路苏方负责人,也随团前往莫斯科)都采取了哪些安全措施。他急于见到斯大林,当面祝贺他的70岁生日,送上他亲自挑选的礼物。他想与他进行长时间会谈。另外,他也想在苏联休养一下,治治病。他此行最大的愿望是,在中苏两国间达成一项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并获得3亿美元贷款。 

12月16日正午,装饰着中苏两国国旗的毛泽东的专列驶进了雅罗斯拉夫尔车站。天气很冷,参加欢迎仪式的那些人显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他们应该拥抱或亲吻毛泽东呢,还是仅仅握手了事?不要忘了,直到那时为止,对他们来说,在正式场合毛泽东一直是“先生”,而非“同志”。毛泽东既感困惑又觉得屈辱,进了站台之后,他转向莫洛托夫和其他苏联政府的高级官员,说了声:“亲爱的同志们和朋友们!”但这句话并没有引起热烈的反应,一切都是生硬的和拘泥于形式的。他与斯大林之间的“过招”,则即将正式开始。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