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日根据地的“货币斗争”

核心提示: 如此一来,先前沉淀在根据地的法币和伪币就失去了价值,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在国统区和敌占区把它们尽速花掉,于是不断贬值的法币和伪币被挤压出了根据地,换回来的则是实实在在的物资,而物资充裕则冀南币币值愈发稳定,自然也就可以进一步占据流通渠道。

抗战时期,各根据地对外除了军事战线的斗争,还采取各种经济方式维持根据地的稳定,“货币斗争”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北海币 

山东自古以来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海岸线长,海盐产量大。盐在生产力特别是在交通不发达的时代是绝对的战略资源,而且它不像水或者粮食,不是哪都有的。自管仲开始,国家政权只要掌握盐、铁等几种战略物资的专营专卖,也就可以掌控天下的铸币权。 

山东是抗战时期中共唯一的全面控制了战略要点的省份,这也就意味着根据地掌握了海盐的生产销售。军火、药品在当时尚有几条渠道可供选择,可食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山东分局随即在根据地实行了食盐统购统销——想买盐必须用北海币。 

在食盐统购统销之后不久,花生油也被纳入了山东分局统购统销的范畴。这样,敌占区的商贩为了获得食盐和食用油,就不得不想方设法把药品、钢铁甚至军工原材料运进根据地以换取北海币,用来买盐买油。为此日伪当局不得不加大对根据地的封锁力度,但负责巡逻的伪军对此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也需要吃盐吃油,也需要八路军的北海币。不止于此,在大量战略物资流入根据地的同时,原本在根据地流通的面值几十亿银联券,由于什么都买不到,最终被挤出了根据地,重新流入敌占区,从而加剧了敌占区的通胀。 

几个回合下来,北海币不仅完全守住了山东根据地,而且由于币值稳定,周边国统区、敌占区的百姓、商户也都纷纷储备北海币,1947年法币信用彻底崩溃,解放军尚未进上海,解放区的北海币就已经进了上海。 

到1947年山东解放区已经成了中共治下最富庶的根据地。陈毅元帅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这背后除了民心向背,同样还有山东解放区强大的财政实力。而1947年国民党军大举进攻山东解放区,除了地缘考虑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打击中共的经济中枢。 

冀南币 

“货币战争”这个词现已广为流传,其实早在抗战时期,中共就已经有了类似概念——当时的称谓和现在差不多,叫作“货币斗争”。这并非仅仅是一个“很酷”的名词,“斗争”二字意味着当时中共的金融工作者是以打仗的思维来做金融,而不是把它单看作是一桩生意。 

以晋冀鲁豫边区发行的冀南币为例,当时晋冀鲁豫边区的主要抓手在于粮食。在根据地内对粮食进行价格管制,采取不同货币区别定价——你用法币或者银联券买粮食当然可以,但是算下来绝对比用冀南币要贵出一截。对外则更简单,粮食统一以冀南币计价。如此一来,先前沉淀在根据地的法币和伪币就失去了价值,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在国统区和敌占区把它们尽速花掉,于是不断贬值的法币和伪币被挤压出了根据地,换回来的则是实实在在的物资,而物资充裕则冀南币币值愈发稳定,自然也就可以进一步占据流通渠道。而敌占区则是物资流出,货币流入,通胀加剧,在货币斗争中完败。 

套用现在的话说,当时中共的做法其实就是“干涉汇率”,而起到的效果则是牢牢抓住了根据地的货币主权,同时使得根据地市场免于遭受法币、伪币不断贬值所带来的损失,稳定了物价,繁荣了经济。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