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事人忆:周恩来最后批示为何是四个“托”字

核心提示: 总理的批示很短:请约王昆仑、屈武一谈,紧接着是四个字“托、托、托、托”。

周恩来 资料图

周恩来 资料图

1975年9月5日下午,罗青长同志给我看总理对一份材料的批示。这份材料是香港一家杂志所载一篇文章的摘要,文中分析蒋介石逝世后的台湾局势,介绍蒋经国的经历以及他的若干情况。

总理的批示很短:请约王昆仑、屈武一谈,紧接着是四个字“托、托、托、托”。

总理的批示是用铅笔写的,有些笔划显得弯曲,看出来总理写的时候,手在发抖。

我看后忍不住哭了。问青长同志:总理的病究竟怎么样?

青长同志流着眼泪说:三年前就发现总理患膀胱癌,癌细胞已经扩散,由吴阶平大夫领导的医疗小组尽了最大努力,现在只能尽量延长生命、减少痛苦。

青长同志嘱我保密。

对此我已有耳闻,从青长同志处第一次得知详情。总理病到如此程度,还在关心台湾情况,还在亲自看材料,还在用颤抖的手亲自作批示,还在为祖国的统一大业殚精竭虑。我不禁痛哭失声。

9月8日下午,青长同志在政协礼堂第一会议室约请王昆仑、屈武两同志座谈,总理办公室的钱嘉东、赵茂丰同志,中央统战部的李金德同志和我参加。

事后,我和几位同志搜集蒋经国发表过的文章,加以摘要,拟分10辑,用大字铅印,陆续送总理便中参阅。出到第4辑,总理逝世了。

“托、托、托、托”是我最后一次看到的总理生前的批示。

祖国统一大业至今尚未完成。祖国统一是海峡两岸所有中国人的共同愿望。我认为,“托、托、托、托”不是总理“托”给哪一个人的,而是“托”给所有的中国人的。台湾当局和台湾同胞也该不负这一重“托”,———这是周恩来总理为了所有炎黄子孙千秋万代的利益所作的重“托”。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狄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