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轼刚正不阿 社稷良佐

核心提示: 朱轼热情挽留妇人陪夫人一起吃饭,端上饭桌的甭说山珍海味,就连一般人家的标准都够不上,只是几盘夫人自己种的青菜而已。雍正帝登基后,命朱轼为皇子讲席,特郑重表示:“皇子课读,事关重大,当教以立身行己进德修业之要。许多年后,乾隆皇帝仍充满深情地回忆说:“从朱轼学十余年,所获最多。”

朱轼,字若瞻,江西高安人,是清代前期著名的政治家、经学家和文学家,以学问精纯、忠诚干练、刚正不阿、政绩卓著深得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信任和倚重,“恩宠极人臣之分”,官至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兼吏兵二部尚书,雍正皇帝赐誉其“朝堂良佐”,乾隆帝御赐“帝师元老”,72岁逝于京师,谥“文端”。

  忠诚干练 政绩卓著

朱轼初时,家境寒微,衣食难全,“家素寒”,但其聪颖好学,素有大志,康熙三十二年(1693),在乡试中以出类拔萃的表现,摘取解元桂冠。次年进京参加会试,得中进士,选为庶吉士。三十九年,被选任湖北潜江知县。

当时的潜江是个问题成堆的老大难县,五业凋敝,打斗成风,捐税似海,讼狱如山。民难治,官难留,积弊百端,日甚一日。朱轼到任后,以正本清源为突破口,首先,撤销各种名目的苛捐杂税,将行之多年的所谓耗羡彻底免除,“正供之外一无所取”,县府衙门过紧日子,与民休养生息。其次,清理积案,在以事实为依据,以律法为准绳的基础上,公正、公平地判决每一件积之多年的疑难旧案。当时,有一个刑事案件十分棘手,一人因斗殴而失手将另一人打死,入狱后,他的上司却将其改成了故意杀人,这就使本来很清楚的案件性质发生改变,此人必会因此而丧命。朱轼表现出了极为难得的刚正品质,不以上官威权而屈服退缩,更将自己的荣辱进退置之度外,他据理力争,终使此案未成冤案。政务上,他废寝忘食、事必躬亲、敬民爱民、两袖清风,经过他五年时间辛勤耕耘和不懈努力,潜江的经济、文化和社会风气有了显著的变化,受到了百姓的尊敬和爱戴。

康熙五十六年,朱轼擢升浙江巡抚。浙江为沿海地区,经济文化都极为发达,但独特的地理条件和复杂的历史因素却对这里的治政者构成严峻的挑战。他认为,治理浙江的关键在于治吏,而前提和基础就在于奖廉惩贪。为此,他以身作则,撤除巡抚衙门原有一切陋规,裁减大半身边的工作人员,自己一日三餐皆粗茶淡饭,一年四季皆粗布衣裳,明确规定衙门大小官员一律不得衣着锦绣、珠光宝气,必须举行的宴会也一定要遵从就简的原则。同时,严于对官员的考核,凡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受到老百姓交口称赞的,就给予经济上的奖励,并予以荣誉上的表彰。对于表现和政绩特别突出的,则向朝廷给予力荐,让他进步升迁。反之,对那些光说不做的假把式,则严肃地找其谈话,提出批评;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劣迹斑斑的奸猾恶吏,则按衙门的规章制度、朝廷律例予以严厉的警告;其屡教不改、产生恶劣影响的害群之马,则坚决上奏朝廷参劾罢免,决不姑息。结果,两个“素贪劣”的反面典型,被他的治吏新政摘了乌纱帽,浙江地区的吏治也焕然一新。

康熙五十四年,浙江海宁一带的塘堤塌陷,嘉兴、松江等地百姓的生产生活甚至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巡抚朱轼亲自带领专业人员实地考察、测算、评估,创造出“水柜法”的筑堤固堤方案,即用松、杉等坚韧耐水木材,做成长一丈多、高达四尺的木柜,内塞满碎石,横贴堤基之上,砌筑一条牢固的石塘。再用长五尺、宽二尺、厚一尺的巨大石条,交相叠加其上,共磊砌至二十层,达两丈之高。同时,将所有的石与石交接之处,上下凿成槽笋,以使彼此抓牢,再将每道石缝处用油灰灌浆,最后用铁撵嵌口,使之成为一体,宛如钢铁大堤,坚不可摧。塘身之内以土石层层压实,远远地看去,好像贴塘而卧的一条大鱼,鳞光闪闪,朱轼将其称之为“鱼鳞石塘”,非常牢固。当地百姓非常高兴,纷纷称赞说:“朱轼所修不塌。”朱轼由于政绩卓著,获得了朝野的一致认可,称其为“境内之治,号通国第一”。

雍正帝登基后,除了大赦天下,还特加恩于所有读书人,增开恩科,钦定朱轼为顺天乡试主考官,朱轼以为国家选拔才俊之士为己任,披肝沥胆、全心全意,“公慎自矢”“屏除弊端”,因而此科考试非常成功。雍正很是满意,再任命他在接下来的癸卯恩科会试中担任主考,这次会试共选拔出270名文才出众者,经过殿试,雍正帝确认这些考中者尽为文章锦绣、见解独特的优秀人才。同时,所有参加考试的举子,无论金榜题名者,抑或名落孙山者,均无一人提出异议。雍正皇帝非常高兴,特加主考官朱轼太子太傅衔,御赐他“朝堂良佐”匾,并将一面优质苏州折扇贡品赐给朱轼。

  心唯社稷 刚正敢言

雍正朝开始后,为能集思广益、兴利除弊,以一派生机勃勃的崭新气象继往开来,特晓谕众臣积极上书言事,为新皇帝治国安邦献计献策,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讲真话,讲实话,不必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大臣们自然热烈响应,但多是说些不痛不痒的奉承话。唯有孙嘉淦是个直肠子,上疏中,他提出皇帝应该“亲骨肉,停捐纳,罢西兵”,请求皇帝重视骨肉亲情,停止施行捐款买官的措施,裁撤糜烂军饷、削弱国力的西部军团。区区三条,深深刺进雍正的痛处,一把将奏折摔到地上,厉声斥责道:“翰林院岂容此狂生耶?”

文武百官面对不测天威,个个只有战战兢兢的份儿,哪还敢有仗义执言的胆量?就在孙嘉淦眼看就要倒大霉的关键时刻,只有朱轼挺身而出,他不疾不徐地说了一句:“嘉淦诚狂,然臣服其胆。”这个忠肝义胆、老成持重的大臣一句话犹如一服清凉剂,立时让暴怒的雍正冷静下来,于是笑着说:“朕亦且服其胆。”孙嘉淦不仅没有获罪,反而还升了官,“擢国子监司业”。群臣顿时长出了一口气,朱轼也因为肝胆和风骨令雍正愈加看重,朝野同僚愈加敬重。

乾隆初登基,有胡将厌倦连年征战,擎白旗向清军投诚,乾隆皇帝非常高兴,认为这是四海归心的象征。当时守边的将领是定边将军舒赫德,此人体魄魁梧,武功盖世,立下无数战功,名将守卫国门,实乃国家之幸。舒将军出于多年战阵经验的考虑,对有可能其中有诈的危险采取了预防措施,将其家属分开安置,并派兵士严密监护,使其难以共谋不轨之事,这实际上等于扣押了胡将的人质。此法或为多虑,方式是否妥当抑或可商榷,但谨慎些还是可以理解的。可乾隆皇帝闻知大怒,说这样做太过绝情,会使那些心向往之的无数胡人寒心,由怨生恨,边境将战端频起,难有宁日,遂下令让自己的殿前侍卫带上方宝剑取回舒赫德首级。

朱轼听说这个消息后,十分着急,马上进宫面见皇上,言辞非常恳切,他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舒将军虽一时考虑不周,有伤圣上泽被广大之德,但多年来,忠心耿耿、功勋卓著、勤勉谨慎、鲜有疏虞,请求根据议能之典,将功补过。乾隆皇帝听后,甚觉有理,但是却无奈地说:“命已下逾日,恐难追转。”时间都过了一天了,这时再收回成命已经来不及了。朱轼立刻表示,可以让自己的儿子朱成麟将圣旨追回来,皇帝一听马上恩准。朱轼得令急忙找来在宫内当差的儿子,将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交给了他,并严肃地对儿子说,如果完不成任务,你就不要回来了,“追不及,汝勿返也”。

朱成麟领命,快马加鞭、风驰电掣,不顾一切地拼命追赶,终于在潼关追上背负皇命、前去杀人的侍卫,成功为国家挽救了一位忠勇的戍边名将。军机大臣傅桓感慨地说,“朱公诚仁者之勇。”

朱轼善于发现人才,也善于培养人才,更善于举荐人才,他把爱惜人才、玉成人才脱颖而出为国家效力,视为忠于社稷造福百姓的头等大事。他先后举荐李前勋、沈近思、王承烈、蓝鼎元、雷铉、王叶滋、朱硅、黄叔琳等多人为国所用,被举之人后来大多有所建树。

  帝师元老 矢志教化

朱轼一生注重教育,认为教而化之是莫大的善政。出任潜江知县伊始,便请人用通俗易懂的当地方言将康熙《圣谕广训十六条》广为宣传,并“亲集士民,宣讲于明伦堂”。他大力兴建书院,扶掖诸生,终使“困者苏,悍者驯,教化行”,成为治穷、治乱必先治愚的开创者和先行者。

巡抚浙江之时,朱轼亲作《戒侈费》,谆谆劝诫官绅士民戒奢尚俭、摒弃浮华。据《清稗类钞》载:朱轼一次外出,路遇一披金挂银、衣着盛装的妇人,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但其气质却并不太像举止优雅的豪门贵妇,倒是颇有几分金玉其外的俗气。朱轼便上前询问她的情况,她的丈夫在哪里高就,妇人在巡抚大人的追问下,不好意思地说自己的男人就是个摆摊卖菜的。朱轼听了便将此妇带到巡抚衙门,径直来到他在后院的厨房,只见几个女人在烧火、和面、择菜,烟熏火燎之下难以看清每人面目,但无一例外都是粗布衣裙,与妇人的光鲜亮丽形成强烈的对比和反差,显得极不协调,妇人面露些许尴尬和疑惑之色。朱轼便开口问她,看哪个是夫人,妇人辨认半天也没有看出来。最后,还是朱轼指认给了她,“此炊者,夫人也”。这个与婢女无异的杂役,竟是堂堂的一品大员的夫人,妇人此时真是无地自容了。朱轼热情挽留妇人陪夫人一起吃饭,端上饭桌的甭说山珍海味,就连一般人家的标准都够不上,只是几盘夫人自己种的青菜而已。妇人回到家后,宛如换了个人一样,尽释盛装,日间与丈夫一起出摊,回到家里,便洒扫庭除、烧火做饭,很快不少人都知道了个中的原因,于是浙江的民风为之一变,勤劳俭朴蔚为时尚。

朱轼品格高洁、为官清正,具有很强的治国理政才能,同时又学问渊博、见识不凡,著有《周易注解》《仪礼节略》《历代名儒循吏传》等传世之作,是当时名望甚高的大儒。雍正帝登基后,命朱轼为皇子讲席,特郑重表示:“皇子课读,事关重大,当教以立身行己进德修业之要。若徒寻章摘句,记诵文章,一翰林能之,非朕所望于卿等者。”朱轼没有辜负这份重托,他严格要求,又循循善诱,每当小乾隆弘历将当天所学的经书熟练地背诵后,按理就该下课,可以开心地玩耍去了。可是朱轼便这样对他说,今天的课虽然结束了,但天还早,何不将明日的课一并学了?因为朱轼极为严厉,这让小乾隆弘历很是敬畏,他只好忍着心中的不情愿继续习诵,可等到明天朱轼仍然还是这派话。其弟和亲王弘昼禀赋比不上他,故而每次都拖后腿,当他完成课业准备“解放”时,朱轼则对他说:“弟在书斋,兄岂可不留以待之?”圣人不是教导要兄友弟恭吗?你就陪弟弟一起读书吧!于是再给他加新课,等弘昼完成当天的课业,兄弟俩一起下课。就这样日复一日,乾隆帝打下了极为扎实的学问基础。许多年后,乾隆皇帝仍充满深情地回忆说:“从朱轼学十余年,所获最多。”

乾隆元年(1736)九月十七日,朱轼积劳成疾,病逝于京城,临终之际,竭诚遗疏:“国家万事,根本君心,所重者莫如理财用人。国家经费本自有余,异日倘有言利之臣倡加增赋税,祈圣明严斥,实四海苍生之福;君子小人、公私邪正,判在几微,当审察其心迹而进退之。”

朱轼以其高尚的品德、超群的才华、卓越的功勋,为康乾盛世的到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一生心惟社稷、矢志不渝、望重朝端、宠眷不衰,是一个值得世代尊敬和仰视的人。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朱轼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