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王的末日

核心提示: 11月4日一批伊朗学生为抗议美国政府收留巴列维,冲入占领了美国大使馆,并将52名美国外交官扣押为人质,要求美国政府交出巴列维。早在20世纪初,埃及的法鲁克王室与伊朗的巴列维王室就结为姻缘,巴列维的第一任妻子就是法鲁克国王的女儿福齐亚公主。

39年前,伊朗经历了长达一年的街头抗议示威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建立了伊斯兰革命政权。曾经宣称要将伊朗建成世界第五强国、赫赫权威的伊朗末代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1979年1月被迫出走伊朗,最后带着无限悲凉客死他乡。

早在1978年底,美国的卡特政府就决定不再支持巴列维,而准备与领导街头革命的领袖们打交道。1979年1月初,美国驻伊朗大使沙利文会见巴列维,传达了华盛顿的指示,要求他近期离开伊朗。巴列维只能摊开双手问“我去哪儿?”

华盛顿商量后告诉他,美方欢迎他去美国加利福尼亚棕榈滩安纳伯格庄园暂住。因为流亡在巴黎的反政府领袖霍梅尼为了让各国接受巴列维和平撤出伊朗发表声明说,“革命领导人”欢迎任何国家接受巴列维避难。就在巴列维启程的前两天,埃及总统萨达特邀请巴列维夫妇前往美国的途中到阿斯旺访问。巴列维决定在阿斯旺停留24小时后再飞美国。

就这样美国逼走了巴列维,他在日后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我像一只死老鼠一样被美国扔出了伊朗。”

1979年1月16日,巴列维偕妻子法拉赫王后到达德黑兰梅赫拉巴德机场,在机场为他送行的是曾经被他囚禁的政敌、临时政府首相巴赫蒂亚尔,宫廷大臣阿里纳吉和一批王亲国戚。13:08,巴列维自驾波音707专机,在德黑兰上空盘旋了数圈,离伊朗而去。巴列维出走的消息刚一传出,德黑兰街头万人空巷,人们载歌载舞庆祝。德黑兰所有报纸立刻发行号外,用最大的字体印着大字标题“国王走了!”

到达埃及后,巴列维居然幻想“忠于”他的军队会再次出手镇压德黑兰的群众,他可以“杀个回马枪”。巴列维预定在埃及之后飞美国,但是就在启程前几小时,摩洛哥驻埃及大使转达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对他的邀请。就这样,巴列维出走后的第二站就去了摩洛哥,巴列维一住就是67天,就在此期间,霍梅尼自巴黎返回伊朗,10天后,2月11日伊斯兰革命宣告胜利。巴列维的复辟梦彻底破碎。

德黑兰政权易手后,巴列维的随行人员开始各奔前程,离他而去。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考虑到摩与伊朗新政权的关系,也不希望巴列维在他的国家久留。霍梅尼的革命政权执政后,美国卡特政府为了保持与伊朗新政权的关系以及美国驻伊朗大使馆的安全,撤销了在安纳伯格庄园接待巴列维的邀请。巴列维离开摩洛哥后,一时竟找不到一个愿意接待他的国家。

在摩洛哥的最后日子里,美国的洛克菲勒和基辛格建议巴列维去加勒比海岛国巴哈马暂居。1979年3月31日,他乘坐哈桑二世为他提供的专机离摩洛哥飞巴哈马。在巴哈马,他逗留了70天,其间被法国医生确诊罹患淋巴癌。

1979年6月10日,巴列维乘坐包机自巴哈马飞往墨西哥,住在墨西哥的一栋别墅内,他的病情急剧恶化,疼痛难忍。于是,巴列维多次向美国政府申请去美国治疗。在墨西哥逗留四个月后,他才获得美国政府的通知,允许他去美国治病,但不得从事与治疗无关的活动。

1979年10月20日,巴列维离墨西哥到达纽约,入住医院。11月4日一批伊朗学生为抗议美国政府收留巴列维,冲入占领了美国大使馆,并将52名美国外交官扣押为人质,要求美国政府交出巴列维。此时,这个病人成了美国的包袱。11月30日,巴列维拖着病躯被迫离开纽约的医院,但出院时他竟不知去哪里,最终,他只得听从美国人的安排登上一架美国的空军飞机去了得克萨斯,到达得州后美国人将他们一行送进了一个收留精神病人的中心。

美国当局告知巴列维,他的签证有效期已满。考虑到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占领、美外交官被扣押为人质的严重后果,他的签证不能延期。在百般无奈之中,美国把巴列维送到了巴拿马。

巴拿马时任总统托里霍斯奉美国之命收留了这位不速之客,对流亡客人十分无礼。巴列维在巴拿马还遭遇两大难题:一是他的癌症急剧恶化,又无治疗条件;二是伊朗革命当局穷追不舍。巴列维在巴拿马度过了十分艰难的100天,最后还是选择去了埃及。

埃及与伊朗两个国家以及萨达特与巴列维个人之间都有不解的渊源。早在20世纪初,埃及的法鲁克王室与伊朗的巴列维王室就结为姻缘,巴列维的第一任妻子就是法鲁克国王的女儿福齐亚公主。更重要的是,1973年第五次中东战争期间,巴列维顶着美国和以色列的压力,为埃及提供了慷慨的财政和石油支援。萨达特始终不忘巴列维的“滴水之恩”,如今朋友有难他当“涌泉相报”。

巴列维到达开罗后被埃及政府安排住进开罗最好的马阿迪医院,萨达特遴选了埃及最著名的医生组成医疗小组为巴列维治病。第六天,埃及医院为巴列维做了第二次手术,无奈癌细胞已扩散全身,回天乏术了。1980年7月28日巴列维在开罗病逝。

在伊朗国力迅速攀升的1971年,巴列维曾花费一亿美元在伊朗古都设剌子举办了庆祝波斯帝国建立2500周年的盛典。如同所有伊朗人一样,巴列维也怀有波斯的强国梦。然而,他毕竟是一个将个人权力和王室利益置于国家和民族之上的君主,因此,他人生最后的悲凉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了。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