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宁号: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架飞机

核心提示: 一个小红军战士指着一把小竹椅对他说,还给他端来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茶水,然后走了出去,只留下飞行员一人在屋里。听说红军也有了飞机,根据地的群众无不欢看一看红军自己的飞机。他们还以为是国民党的飞机来轰炸红军。一个星期后,“列宁号”飞机再次来到高山寨参加战斗。

  

“列宁号”飞机

 

由150名身强力壮的人员组成搬运队,用马车装、马驴驮、人扛,翻山越岭,披星戴月,在沿途苏维埃政府组织的4000多人的协助下,历时半个月,终于将这架飞机运送到箭厂河。

1931年4月,飞机在平坦的河滩上重新组装起来,机身上漆上“列宁”两个红色大字。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架飞机——“列宁号”就这样在战火纷飞的鄂豫皖根据地诞生了。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架飞机——“列宁号”诞生于鄂豫皖苏区,在我军航空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

1930年2月16日中午,鄂豫皖根据地西部的河南省罗山县宣化店陈家河(今属湖北省大悟县),突然,天空传来一阵轰鸣声。罗山县担任警戒的赤卫队员仰望天空,只见一团黑影沿竹竿河上游的河道由北向南飞来。随着轰鸣声,那个黑影由远及近,越来越大,最后晃晃悠悠地降落在陈家河附近菜籽坳前面的河滩上。那里是革命根据地和国民党统治区域交界处。

罗山县第一区第十乡赤卫队大队长陈国清,立即带领赤卫队队员冲向河滩,迅速把“庞然大物”包围起来。“庞然大物”上画着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徽记,这是一架国民党飞机。飞行员打开舱口,举着双手走了出来,并不停地喊道:“我是飞行员,请各位父老不要伤害我。”飞行员身穿棕色飞行服,年龄在30岁左右。这位飞行员叫龙文光,时任国民党军政部航空第四队中校队长,奉命驾机由武汉飞往河南开封,执行紧急空投通信任务。返航途中,遇大雾迷航,终因油料耗尽,只能迫降。飞机是美制“柯塞”式飞机(一说是德国造的“容克”教练机,见徐向前《历史的回顾》)。1930年2月28日,《鄂豫边特委致中央信》中说:“据驾驶员云,飞机是在中美航空协定以后在美国买的,价值六万元。”陈国清一边派人向上级报告,一边派赤卫队队员日夜守护。

中共鄂豫边特委和苏维埃政府得到缴获一架敌机并生俘飞机驾驶员的报告后,指示罗山县委和驻在罗山的红军部队:要保证飞机驾驶员的安全,保护好飞机,并设法把它运回到根据地中心地区隐藏起来。缴获飞机的第三天,陈家河河西姚畈地方民团分三路奔袭保护飞机的赤卫队,企图抢走这架飞机。罗山县地方武装营营长郑猛子带领30多名红军战士及时赶到,与赤卫队员密切配合,经过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击退了反动民团的进攻。民团骂咧着扔下几具尸体逃跑了。

2月19日,罗山县委从红军队伍中找到了两位在国民党旧军队中当过炮兵、后来被红军俘虏的战士,让他们将飞机拆散。他们把飞机的每个部分标上数码,画成草图,然后卸成八大块。赤卫队员和红军战土将飞机运送到卡房林湾隐藏起来。林湾是一个只有4户人家的小村庄,四周群山环抱,树高林密,飞机巧妙地隐蔽在两幢房子之间,上面搭了棚顶,前后用柴草掩盖,无论敌人从空中还是地面都不易发现。其间,国民党政府当局因飞机失踪,下落不明,多次派特务潜入苏区,四处侦察寻找,但终未查获飞机的踪迹。

鄂豫皖边军事委员会负责人徐向前命令,把飞行员带到指挥部。飞行员忐忑不安地走进了指挥部,心里“咚咚”打着鼓。“坐下吧。”一个小红军战士指着一把小竹椅对他说,还给他端来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茶水,然后走了出去,只留下飞行员一人在屋里。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敢坐,也不敢喝手里的这碗茶水。门开了,他看到有一个人走到他跟前,和蔼地说:喃地说:“龙文光。”“在哪个部队当兵啊?”“国民党军政部航空处第四队当飞员。”“怎么飞到苏区来了呢?”“我从汉口到开封执行通信联络任务,返航时因遇大雾迷失方向油料耗尽了只能迫降在这……”龙文光小声地回答。那人提起水壶,给龙文光续了点水,轻轻把他按坐在竹椅上。这时,龙文光抬头望了一眼这位问话人。他瘦瘦高高的个子,面孔清瘦,身穿洗得发白的灰色军装。“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徐向前,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什么话你可以尽情说。”他仍然和蔼地说。“啊!”龙文光霍地从竹椅上站了起来。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蒋介石悬赏10万大洋要他首级的徐向前。原来是这么一位普普通通的人,这么慈祥,这么和蔼,这么平易近人,他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一幕。“那我们就算是认识了。”徐向前轻轻地拍了拍龙文光的肩膀,同他交谈起来。一说服他,教育他。其实,龙文光在就读黄埔和在苏联深造期间,对共产党及红军就已有一定认识,在自己的老校友的开导下,最终决定弃暗投明,参加红军。1931年春,鄂豫皖特委和军委决定,把飞机运到箭厂河附近的任家畈、黄谷畈中间平坦的河滩上重新装配起来。黄安县紫云区第三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吴行千挑选150名身强力壮的人组成搬运队,用马车装、马驴驮、人扛,翻山越岭,披星戴月,在沿途苏维埃政府组织的4000多人的协助下,历时半个月,终于将这架飞机运送到箭厂河。

1931年4月,在钱钧、龙文光和红军中几个懂得机械的同志共同努力下,飞机在平坦的河滩上重新组装起来,涂上灰色油漆,机身上漆上“列宁”两个红色大字。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架飞机——“列宁号”就这样在战火纷飞的鄂豫皖根据地诞生了。当时,国民党军队对鄂豫皖根据地进攻曾使用飞机肆意轰炸,造成极大损失。听说红军也有了飞机,根据地的群众无不欢看一看红军自己的飞机。他们像过节似的,敲锣打鼓,祝贺三天。为了让老年人也能看到飞机,乡苏维埃政府搭了一个看台,请年纪大的人在台上观看。群众兴高采烈地说:“狗崽子有飞机,这回老子也有飞机了!”“红军的‘飞鸡’也给那些狗崽子们下几个‘蛋’尝尝!”

“列宁号”首次参战

龙文光,1899年6月21日出生于四川崇庆县廖家乡,本姓彭,因两岁时过继给姨夫龙作霖而改姓龙。其父龙作霖是当地一个私塾先生,家有良田三四十亩,因无子而龙文光自幼聪颖过人,4岁就随父识字,不久入本乡天民寺小学读书。长大后,龙文光先后就读于成都联合中学、浙江工业学院、北京朝阳大学。早在中学时,龙文光就受到“五四”运动的影响,接受了不少民主科学的新思想、新观念。

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创办黄埔军校,是年12月,正在北京朝阳大学就读的龙文光,放弃在大学读书的机会,毅然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经半年入伍锻炼后,于次年7月1日正式进入军校学习。1926年1月,龙文光从黄埔军校毕业,时值国共两党联合创办的广东航校招生,龙文光和后来担任国民党空军要职的毛邦初、张廷孟、王叔铭等人,被选送进入航校学习。1927年1月,龙文光等11人,又被广东国民革命军航空处选派到苏联第二航空学校继续深造。1928年底学成归国后,龙文光担任了国民革命军空军第四队(驻汉口)上尉分队长,并在南京中央军校航空班任飞行教官。因工作关系,他常常驾驶飞机来往于汉口、南京、上海、杭州等地。

1929年3月,龙文光回崇庆老家看望家人,受到地方要人及乡亲和“飞机府”两道金匾,高悬于龙文光家大门上。离乡之前,龙文光因自己不能在家替父母尽孝而劝父母再过继一子。返回部队后,牵挂父母的龙文光又给家里寄回一张身着西服的照片,照片后题词:“江山多故,儿子那得安闲;转战千里,战罢归来团圆。”寥寥数语,尽表忧国忧民之心。其父龙作霖看过留言后大为感动,便听从了龙文光的好言相劝,将其胞弟的长子龙治云过继为嗣子。龙文光参加红军后,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龙赤光。红军首长很快把龙文光安排在总部任参谋,后任航空局局长。龙文光深切感到红军对他的信任,建议尽快修复飞机,同时提醒防备国民党特务的破坏。苏区政府及时采纳了龙文光的建议。

1931年4月,鄂豫皖特区苏维埃政府军事委员会航空局成立,龙文光被任命为航空局局长,政委由曾在莫斯科学过航空专业的钱钧担任。航空局就设在新集城北普济寺内。苏区政府给予航空局极大支持,不仅为龙文光配备了必要的技术人员,还在靠河边的空地上,修建了个占地100余亩的飞机场。另外,在湖北黄安紫云区箭厂河,安徽、湖北两省交界的英山县金家寨,也各修建了一个简易机场,供飞机起降。航空局又通过在双桥镇战斗中被活捉的国民党第三十四师师长岳维峻的亲属运来了3000多公斤汽油。

1931年4月底至5月初,红四军第十师攻打沙窝高山寨。高山寨怪石林立,山高坡陡,工事坚固,敌人防守严密,且只有一条小路通到山上,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地一个恶霸地主纠集一伙反动武装200余人,占据山寨,称王称霸,对抗红军。一天傍晚,红军部队开到高山寨脚下,将其团团围住。因见山势险要,强攻可能带来很大伤亡,团首长就同总部联系,请求“列宁号”飞机参战。开始,红军只围而不打,派宣传队员喊话,要敌人放下武器投降。敌人以为是虚张声势,根本不理会。“五一”劳动节那天,“列宁号”飞机从箭厂河机场向高山寨飞来,寨子里的民团看到了飞机,一个个高兴得手舞足蹈。他们站在寨墙上又喊又叫,要红军撤退。他们还以为是国民党的飞机来轰炸红军。“列宁号”飞机在高山寨上空转了几圈,撒下许多传单、标语。一个星期后,“列宁号”飞机再次来到高山寨参加战斗。红军战士在山脚下欢呼跳跃。有的战士把帽子扔向空中,有的把枪举向空中,有的互相拥抱着表示庆贺。有的战士冲着敌人喊:“你们马上要完蛋了,我们的“列宁号”飞机给你们送葬来了!”有的战士冲着飞机喊:“同志,快给敌人一点儿厉害尝尝!”欢呼声震荡着山谷。当“列宁号”飞机飞到寨子上空时,一个俯冲,投下了两颗炸弹,只听“轰轰”两声巨响,像山崩地裂一般,炸得敌人鬼哭狼嚎,血肉横飞。寨子里的敌人对这突然的打击晕头转向,乱成了一锅粥。红军战士趁势冲进了寨子,被炸昏了的敌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乖乖地举起手来,当了俘虏。这是红军飞机在我军建军史上第一次参加的战斗。“列宁号”飞机首次参战,即获全胜。自此,“列宁号”的威名更加响亮了。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