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儒循吏”陈星聚

核心提示: 陈星聚倾注了极大心血,在两县之间奔波、调停,终于为本县百姓争取了应有利益,并彻底化解了两地百姓之间的积怨,县民万分感激,为他建了生祠。陈星聚上任后,不畏权势,从清理词讼开始,公正处理了很多积案冤案,端正了办案风气,受到了百姓的称颂。

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农历六月二十三,台北知府陈星聚因忧劳成疾,在任上病逝,时年69岁。

闻讯,台北民众纷纷前来祭奠,很多人在灵前泣不成声。悼念持续多日,百姓还是往来不绝。无奈,陈星聚的亲眷把他一只朝靴悬挂府门,表示和台北人民情同手足,另一只穿走回归故宗,悼念活动才告终止。与此同时,台北的同僚及乡绅还联名奏请清政府,要求对陈星聚旌表晋级,还为他修建了一座“陈公祠”,要年年追悼祭祀。光绪帝下诏追封他为三品道台,并允“御赐祭葬如例”——墓葬规格可以按三品道台的标准执行。

一个知府,何以令百姓和风雨飘零中的清廷如此敬重和不舍呢?

陈星聚出生在河南临颍一农家。他的父亲务农为业,农闲时做个小买卖,勉强供应陈星聚读私塾。陈星聚聪明好学,年纪轻轻就考中秀才,32岁那年又中举人。

从同治三年,陈星聚8年多的时间,先后在福建顺昌、建安、闽县、仙游、古田等五县任知县,由于政声卓著,闽浙总督、福建巡抚表彰他“洁己爱民,实心任事,会荐卓异”,福建省督抚沈文萧、王文蕙二公称他为“纯儒循吏”。不仅如此,他的爱民、亲民事迹更是受到百姓们的广泛称颂,曾在顺昌、古田两地给他建立生祠。

生前立祠,是百姓对古代官员最好的褒奖。

他第一次被立生祠,是山中匪首为其所立。1864年,陈星聚刚到顺昌县,就遇到江右之乱。闽浙总督左宗棠督促福建方面发兵围剿已盘踞多年的匪寇,陈星聚力主先用劝导之法,并不顾个人安危,轻车简从,深入九龙山匪巢面见匪寇,斗智斗勇,感化了匪首,化解了“二十余年间远近不得安宁,百姓以此为患,官府对此也束手无策”的匪乱。事后,心悦诚服的匪首给陈星聚立了生祠。

第二次被立生祠,是古田县的百姓所为。古田县水口乡面水背山,土地贫瘠,百姓生活非常艰苦,平常靠接上游木植为生,但却被邻县乡绅强夺。陈星聚倾注了极大心血,在两县之间奔波、调停,终于为本县百姓争取了应有利益,并彻底化解了两地百姓之间的积怨,县民万分感激,为他建了生祠。

在建安县,当地人与外来人冲突不断,陈星聚悉心调解,使大家和睦相处。他又捐献除正俸之外的养廉银,增建仕子应试考场,创立书院义塾,使该地变成了文风蔚然之地;仙游县有“素好打官司”的县俗,且械斗之事经常发生,陈星聚一到任就亲赴各乡委婉劝导,苦口婆心劝谕他们要以读书、耕田为乐,还亲自编写“八戒十劝诸歌”,要他们相互传诵,后民风大为改观,百姓视其“亲如家人”。

素有“八闽首邑”之称的闽县,拱卫着省城福州,历史悠久。但历任知县自知在省府脚下,官小力薄,不敢得罪达官贵人,以至于积案甚多,民怨极大。陈星聚上任后,不畏权势,从清理词讼开始,公正处理了很多积案冤案,端正了办案风气,受到了百姓的称颂。

1883年12月,中法战争爆发后,法国远东舰队从越南北部海域气势汹汹地打到中国东南沿海,清朝海军一败涂地,毫无还手之力。

此时的陈星聚已跨越台湾海峡,在台湾任职12年了。

从两度担任台湾府淡水厅同知(正五品),到任台北知府,从上任伊始的废除陈规“埋葬税”,从捐养廉银、购旧屋建养济院、容纳贫废疾穷,到光绪六年大灾时,来不及请示就果断地开谷仓赈灾,并捕获盗首吴阿来,兴建台北城……桩桩件件,都是陈星聚为台湾人民办的实事、大事。

当时,摆在他面前的难题是,如何抗击来自海上的法国侵略者。

此前,台湾与大陆的海运交通就被侵略者的坚船利炮封锁、隔绝,而北洋舰队却按兵不动。在这十分危急关头,这位年已68岁的知府义愤填膺,决心与台北共存亡。他让全家老小十余口,团团围坐在府衙后花园的水井旁,准备一旦城破即全家投井殉国。他本人则日夜守在海防前线,激励士气,督战指挥,英勇抗击侵略军。台湾军民在他的激励和全国人民的声援下,严守淡水,几次击退自基隆向台北进犯的法军,保住了台北……

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从中原到福建千里迢迢,路途艰辛,从47岁出任知县,8年间,陈星聚一直没有机会回故里;跨过台湾海峡以后,他更是没有机会回乡看望父老乡亲。

陈星聚的遗体在部属及家人的陪护下,从台北渡海至福建,转入运河到河南西华逍遥镇,又陆运辗转至临颍老家。他的墓园始建于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4年后落成。占地面积17360平方米的纪念馆馆区(包含有当年始建的陈星聚陵墓),于2009年3月31日举行了落成典礼。国内名人学者,台湾知名人士以及陈星聚在台的后人、台湾普通民众参加了祭拜。

如今,陈星聚纪念馆每年都要吸引省内外数以万计的游客和台商台胞来此参观,已成为两岸文化交流的一个平台。纪念馆前,赫然矗立着一尊高大的雕像。赭红色的基座上,一个银发苍苍、精神矍铄的老者,表情肃穆、目光深邃,好像在凝望着前方的万里海疆,他的左胯旁是一匹白色战马。史载,他临终前交代:死后不穿戴文官帽服,要手持宝剑,即使到了九泉之下,也要随时抗击侵略者。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