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原大战前的冯玉祥将军

核心提示: 1929年1月1日,“全国军队编遣会议”在南京开幕。会后,冯玉祥将军坚决辞掉南京国民政府授予的一切官职,回到河南,准备发动反蒋战争“自保”。 尹心田时任冯玉祥将军的机要秘书、传令队队长,亲历了“中原大战”爆发前冯玉祥将军和蒋介石、阎锡山、李宗仁等人之间的“纵横捭阖”。

北伐后的冯玉祥(左)、蒋介石(中)、阎锡山合影

北伐后的冯玉祥(左)、蒋介石(中)、阎锡山合影

 

1929年1月1日,“全国军队编遣会议”在南京开幕。会后,冯玉祥将军坚决辞掉南京国民政府授予的一切官职,回到河南,准备发动反蒋战争“自保”。

尹心田时任冯玉祥将军的机要秘书、传令队队长,亲历了“中原大战”爆发前冯玉祥将军和蒋介石、阎锡山、李宗仁等人之间的“纵横捭阖”。

被蒋介石“挖墙脚”

1930年4月,中原大战前夕,蒋介石借主持中央工作之机,以“编遣”之名,行排除异己、扩充自己势力之实,在施加军事压力的同时,又四处以高官厚禄收买瓦解以李宗仁、白崇禧为首的第四集团军(桂系)和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西北军)。

蒋介石先用重金收买了桂系在江西的一个军,导致桂系全面溃败,蒋桂战争结束。接着,蒋介石又亲自出马,“礼贤下士”,把冯玉祥所部韩复榘夫妇请到汉口,热情招待。蒋介石开口一个“向方”(韩复榘的号),闭口一个“向方”,送礼送钱,封官许愿,把“韩向方的方向喊转向了”。与此同时,驻防在南阳一带的石友三部,也被蒋介石收买过去,韩、石通电主和拥蒋。

同时,在蒋介石的“政治攻势”下,曾跟随冯玉祥从学兵干起、被冯玉祥送往苏联留学的郝鹏举也投蒋了。外号“三雪公”的河南省主席刘镇华(号雪亚)、湖北省主席何成浚(号雪竹)、安徽省主席陈调元(号雪喧)也先后投靠了蒋介石。

蒋介石实施的收买策略,对冯玉祥大为不利。在突然接到韩、石阵前倒戈投蒋的情报后,冯玉祥如雷击顶,几乎气昏过去。他连做梦也没想到,世人皆知的心腹干将韩复榘、石友三,会在此时倒戈,投靠蒋介石。突变的形势使冯玉祥措手不及,那几天,他闭门谢客,自我反省,他常常闭目自语,责骂自己:“我冯玉祥瞎眼了!”

在此形势下,冯玉祥以退为进,宣布“下野”,将第二集团军的指挥权交给了宋哲元将军。

宋哲元将军根据冯玉祥的意图,把部队开往陕西潼关。潼关地势险要,能攻能守,又有大西北可退的大后方,宋哲元调兵遣将,加紧布防。

落入阎锡山的圈套

1928年5月23日,由蒋介石把持的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通过决议,将冯玉祥“永远开除党籍”,革除一切职务。在蒋介石公开发表的《告西北将士文》中,给冯玉祥扣了两顶帽子:“勾结苏俄”和“叛国叛党”。

冯玉祥也公开发电报回复蒋介石:“余已通电下野。决游青藏,军民皆为国家所有,若能平等待遇,来日方长,私交可仍旧也。”

就在这个时候,八方说客纷纷来到潼关,求见冯玉祥议事。桂系李宗仁、白崇禧派高参黄某曾拜见冯玉祥密议联合反蒋;山西阎锡山派老同盟会员李书诚,代表阎锡山请冯玉祥到山西太原晋祠休养。意在拉冯,促成冯、阎联合。

阎锡山精于算计。一年前还在“编遣会议”上大唱“四个集团军平均裁军”,同冯玉祥的“裁弱留强”主张大唱反调、大捞好处的他,在蒋介石收拾了桂系并宣布要武力讨伐冯玉祥的西北军后,立刻意识到,蒋在收拾完桂系和西北军以后,自己便是蒋的“盘中餐”了。阎锡山十分清楚,自己单枪匹马绝不是蒋介石的对手。所以,在蒋介石宣布武力讨伐西北军的当天,阎锡山便公开致电南京政府,大张旗鼓、冠冕堂皇地宣称“倡导和平,不要再打内战”,并声明:“决心与冯玉祥将军共进退,准备携手出洋,远赴日本考察。”冯玉祥被阎此时的“仗义行为”感动,不顾众多部下反对,欣然接受了阎锡山的赴晋邀请。

1929年6月21日,我跟随冯玉祥全家自陕西华阴县启程,从风陵渡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在运城休息后启程北上,途经介休时,阎锡山等人亲自从太原来迎,于25日到达太原,住在晋祠。

冯玉祥虽名义上在晋祠休养、看书、写字,还请王铁山老先生给他讲学,但实际上以此做掩护,派员与陕西宋哲元部、南京鹿钟麟(鹿此时在南京名义上仍任军政部长)等取得联系,密议反蒋,但对外则宣称准备和阎锡山一同出国游历。

7月,蒋介石为探听冯玉祥的虚实,派他的连襟、心腹同时也是阎锡山老乡的孔祥熙,到晋祠拜访冯玉祥。

冯玉祥和孔祥熙寒暄之后,孔为了表示欣赏冯玉祥的书法,当面请冯玉祥给他题词扇面。冯玉祥沉思片刻,便提笔在孔的扇面上题写了一首“丘八”诗:

红日炎炎似火烧,田中稻禾半枯焦。

农民心中如刀割,大人先生把扇摇。

题毕,送给了孔祥熙,孔双手接过了扇子,但看罢后却面红耳赤,自讨了个没趣。

密谋反蒋

在经过多次秘密谋划之后,1929年8月15日,冯玉祥和阎锡山决定联合讨蒋,阎锡山向冯玉祥保证第二集团军的粮饷全部由他负责,并约定等到冯部(即第二集团军)在洛阳集结完毕便发布联合讨蒋通电。

9月,时局十分紧张,冯玉祥秘密指挥西北军将领宋哲元、鹿钟麟等联李(宗仁)、阎(锡山)反蒋。

10月10日,宋哲元等西北军将领联名通电,宣布蒋介石六大罪状,并推举宋哲元为总司令,向河南蒋系部队进攻。

对此,蒋介石派说客暗去太原,以名利相诱说服阎锡山附蒋讨冯。蒋介石还亲自出马,到北平面晤阎锡山,委任他为“全国海陆空军副总司令”,并赠送2000万大洋。如此一来,阎锡山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从“联冯反蒋”变为“联蒋反冯”。

阎锡山假惺惺地请冯玉祥到他家乡五台县建安村“叙旧”。冯玉祥答应了,便从晋祠移住建安村。到建安村后,阎便派晋军宪兵把冯玉祥和我们的住所全包围起来。执行“软禁”任务的阎部警卫师长杜春沂还下令把我们乘坐的汽车轮胎全部刺破,又从建安村到五台县直至雁门关的公路上设了路障。冯玉祥强忍怒火,不动声色,嘱咐我们不可生事,以免引起与阎锡山不和,破坏反蒋大计。

由于阎锡山已投向蒋介石,1929年10月冯蒋之战爆发后,阎锡山当然食言违约,既不对冯军接济,更拒绝发表反蒋通电,使冯军各部进退维谷。被软禁的冯玉祥更是气愤焦虑,向阎锡山公开表示,前方将士面临绝境,自己也饿死算了。他率领我们大家从10月23日起绝食。

代表阎锡山邀请冯玉祥来晋的李书诚老先生等人,也对阎锡山背信弃义和扣留冯玉祥的行为极为不满,便搬来五台县的建安村,与冯玉祥同住,以示抗议。在李书诚、王瑚等老先生的再三劝说下,冯玉祥才终止绝食。

谍战

冯玉祥由于自己被阎锡山软禁,行动不便,便在太原市设立了一个“办事处”,由李忻、陈继淹、陈天秩、张金瑞、孔祥祖等人负责迎来送往、对外联络、搜集情报信息等工作。

一天,陈继淹突然来向冯玉祥报告,说我们与外界联系的密电码出了问题,宋哲元与上海办事处往来的密电已经被蒋介石破译。冯玉祥细问是怎么发现的。陈继淹说,宋哲元为联络各方反蒋势力,从陕西给戈定远发密电,让他委任周凤岐为第13路总指挥。蒋得知这一秘密后,立即给其亲信、在北平主管军事的何成浚发报,告知此事。何成浚看过电报后,便将其撕碎,扔在废纸篓内。但是,何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身边的侍从,竟然是阎锡山派来的密探。该侍从将被何撕碎的密电从废纸篓内取出,拼接完整后,急把此信息告知太原阎的特务机关。陈继淹又通过自己的内线,及时得到了这个消息。

冯玉祥与宋哲元通讯后,核实确有其事,宋哲元将军所发电报内容与陈继淹打听来的消息完全一致,于是,冯玉祥便及时做出决定:因为我和雷季尚都曾经学过密码学,并都担任过冯玉祥的机要参谋,所以,冯玉祥命我和雷季尚两人,立即研究我们所使用的密电码中的漏洞,并及时进行修正,会同有关人员更换密电码。

冯玉祥特别指示,今后对外联系时,凡是涉及绝密的信息,尽量派可靠人员及时送达,并说:“保密的事太重要了,宁可派信使,也要尽量慎用电报、电话,以减少泄密事件。”

冯玉祥虽然及时进行了“亡羊补牢”的工作,但是,这并未引起部分行伍出身的西北军指挥官的高度重视,泄密事件还时有发生。

(整理者尹家衡系尹心田之子)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