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心关爱五个孤儿

《人民文学》杂志副总编辑周明与文坛世纪老人冰心交往40余年,建立了深厚的情谊,被冰心老人亲昵地称为“小朋友”。他曾深情回忆在上世纪60年代初,陪同冰心采访周氏五孤儿,写作报告文学《咱们的五个孩子》,后来一生关爱五个孤儿的往事。

陪同采访周氏五孤儿

那是1961年6月和1962年12月,北京崇文门外东唐洗泊街一家五个孩子———周同山、周同庆、周同来、周同贺、周同义兄妹,不幸相继失去了父母。他们的父亲是煤厂的工人,母亲是纸盒厂的工人,都是由于长期积劳成疾而去世的。当时,最大的孩子周同山才15岁,最小的周同义只有3岁。这几个孩子一时无依无靠,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先是街坊邻居向五个孤儿伸出了援助之手!街道特地派了一位女干部关照孩子们的生活和学习,并宣布:国家供养他们读书,每月还有生活补助费。报纸、电台发表和播发了消息后,社会各界援助孤儿的更多了!有的人从外地汇款,有的寄来衣物,还有的出差路过送来钱物。

冰心老人,这时已是蜚声文坛的著名作家。她知悉此事后,十分关心和同情五个孤儿的遭遇,想写篇报告文学。

1964年春,周明陪同冰心老人开始进行采访。

冰心当时已年逾花甲,家住北京西郊,路程很远。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几乎天天进城来,今天访问邻居大婶大嫂,明天访问街道干部,又要关心几个孩子的学习和冷暖。冰心老人采访十分深入细致,先后采访了几十人之多!

因为没有见到正在幼儿园的周同义,冰心最后决定一定要去幼儿园看看小同义!

到了幼儿园后,小同义在床上睡得正香。老师问要不要把他喊醒?冰心说:“不用,不用,让他安安静静地睡吧!”看着孩子脸上漂亮的小酒窝,冰心轻轻地走到床前俯身亲了亲小同义。

周明回忆,冰心老人采访,绝不是刻板地有闻必录,而是仔细地倾听对方的诉说。她是用心在感受,在交流,所以只在关键处记下几行字,帮助自己记忆。

不久,冰心老人经过酝酿思考,写出了报道五个孤儿事迹的报告文学《咱们的五个孩子》。

这篇报告文学,发表在1964年第6期《人民文学》上,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得到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关心

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大姐,从《人民文学》上知晓五个孩子的故事后,十分关心他们的成长。

1964年8月的一天,邓颖超大姐让秘书与《人民文学》副总编辑周明联系,让他陪着周同山兄妹坐上车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一项与外国小朋友的联欢活动。周明感叹,那是五个孩子第一次走进金碧辉煌的人民大会堂呐!孩子们高兴得又唱又跳,老三同来直在红地毯上翻跟头。最小的同义直嚷要邓妈妈抱,邓颖超抱起小同义,亲热地问:“幼儿园好吗?都吃什么好吃的?”邓颖超一一询问五兄妹的学习、生活情况,鼓励他们努力向上。联欢会将要结束时,邓颖超高兴地告诉五个孩子说:“毛主席很关心你们。总理也关心你们!你们要好好学习,积极向上……”

后来,一些外国报刊对这篇报告文学也进行了转载,海内外热情的读者给冰心寄来大量的信件,既表示了对孤儿们的深深同情,又赞美刚从三年困难中复苏的新中国。

周恩来总理去世后,邓颖超同志依然关心着“孤儿”们的成长。1984年的中秋节,邓颖超同志作出安排,要周明带着“五个孤儿”及其孩子们去中南海西花厅同她共度中秋佳节。

终生关爱五个孤儿成家立业

此后,冰心始终关怀着、挂念着、帮助着这五个孤儿。她有时把他们接到自己的家里过年过节,有时给孩子们送去学习用具,有时还指导孩子们做功课。

“文革”中,冰心被打倒,她每天要打扫王府大街上“文联大楼”的过道和写“交代”材料。有天中午,周明正在文联食堂用餐,十几岁的小同庆突然闯到他的跟前说:“叔叔,你怎么样?我想谢奶奶!”又惊又喜的周明,看到孩子那真诚的眼神和企盼的目光,为之动心,决意冒一次风险让孩子见见冰心。

因为正是午饭时间,“牛鬼蛇神”大都挤在墙角几张饭桌上,不能与群众同吃同坐。正巧,冰心和张天翼、郭小川、李季几个人在一张桌上吃饭。他赶紧牵着同庆的小手走过去,含泪对冰心说:同庆要见你。冰心愣了,而小同庆哭了!呜咽着说:“谢奶奶,我想你。”小同庆拉着冰心的手说:“您不是坏人,您也别怕,您是好人!”冰心也落了泪,紧紧地握着孩子的手不愿松开。

“文革”后,冰心复出,仍念念不忘“五个孤儿”。终于有一天,冰心和已经长大了的“五个孤儿”重新团聚,喜泪满面!冰心一会儿摸摸这个的头,一会儿看看那个穿着的衣服,问他们在哪个学校念书?工作的情况如何?生活得怎样?

周明回忆,客厅里充满了欢声笑语。从此,已经长大成人的“五个孤儿”又同他们的谢奶奶常常团聚在一起了。逢年过节他们总要到谢奶奶家去看望、去玩耍,春节总要给谢奶奶拜年,这几乎已经形成惯例。若是遇到冰心奶奶病了,几个孩子更是牵挂在心,轮流着去医院探望。

更令冰心欣慰的是,“五个孤儿”都在各自岗位上做出了成就,也都先后成了家,是一个拥有16口人的大家庭了。

晚年依然记着“小酒窝”

以前,每年春节周明都与他们约好,去给冰心老人拜年。后来,人多了,大家不可能再一同前往了。

有一年春节,周明与他们商量,同冰心家人约定初二、初三两天上午,周明和同山兄妹分两批去给老人家拜年。

初三上午,周明和老大周同山一家四口准时到达。坐定后,冰心老人高兴地说:“昨天,同庆他们姐弟的四家人全都来了。今天,是‘局长大人’(周同庆时任北京供电局副局长)驾到,见到你们都这么争气,我是多么高兴呀!你们没有辜负大家的希望,还要好好努力,为国家多作贡献。”

说着,她又看着周明,对同山幽默地说:“咱们的结识,周明可是桥梁啊!”

接着她又回忆道:“那是1964年吧,周明陪我找到你们,采访你们的事儿。当时,我们访问的日程安排得很紧,一天去好几处,那真是马不停蹄哦。采访快结束时,我们想起还没见到小同义呢!那时他最小喽,才三岁吧,昨天他来,也带来了新结婚的爱人,多快呀!”

冰心说着,忽然又问周同山:“你们兄妹就同义有一对迷人的酒窝吧?”周同山对于老人如此惊人的记忆力感到意外。他点头说:是,是这样,就同义一个人有酒窝。您还记得这么清楚!

冰心说:“我怎么会忘记呢?你们虽然不幸失去了父母,却得到那么多亲人的关怀,这对酒窝显得是那么幸福!”

周明看到,世纪老人小小的客厅里充满欢声笑语。摆设在阳光灿烂的窗台和书柜上的几束盛开的水仙花,散发出阵阵清香。他感叹,冰心老人不仅用笔抒写爱,还身体力行关爱五个孩子,正如她常说的:“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作者系陕西三秦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