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复榘被杀:西安事变中得罪蒋介石?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扣留蒋介石进行兵谏,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此时主政山东的韩复榘作为出身西北军的实力派人物,又与张、杨两人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动向如何,一时间各方瞩目。

身处两方势力拉拢漩涡

作为西北军的领头羊,当时身在南京的冯玉祥于12月12日上午得到事变消息后,立即意识到问题的敏感性,并于当天下午就派亲信邓鉴三北上,告诫韩复榘和华北的宋哲元“小心说话为主”。怎奈树欲静而风不止,12日晚,张学良密电韩复榘,向他说明发动兵谏的原因是为“联合各党各派一致抗日”,并请韩速派代表赴西安“共商国是”;后来,张、杨又给他发去了“八项政治主张”的通电。而南京方面与韩复榘平日关系较好的行政院长孔祥熙不仅拍了电报,还专门派出与韩有交情的官员前往济南游说,希望他凭借“坐镇东鲁,负北方之众望,为中枢之屏藩”的举足轻重的地位,对张、杨“专电劝释,祛除误解”,帮助南京政府和蒋介石化解危机。

面对纷乱时局和各方说辞,韩复榘最初确实是按照老上级冯玉祥的提示,没有轻易表态,在13日召开的主要幕僚及所属将领参加的讨论西安事变问题的通气会上,他也提出当务之急是“营救蒋委员长”脱险。会后,他分别致电南京政府里的主战派代表何应钦和行政院长孔祥熙,表达这一观点;此外,他还派员前往河南开封会晤前日联名发来通电呼吁营救蒋介石的刘峙、商震等各方势力。

当然了,这些都是韩复榘的火力侦察之举,作为一个与蒋介石虚与委蛇多年的杂牌地方势力,韩还是要观望一下,以为自己和本利益集团获取最大好处。

两份电报种下祸根

韩复榘本想拖拖看,但南京方面却已经动手了。16日,国民政府下令讨伐张、杨,当天国民政府的空军就轰炸了渭南、华县等处,由何应钦担任总司令的讨伐军也即日出征,先头部队直接开进潼关,大规模内战一触即发。此前,何应钦等主战派还力主轰炸西安,遭到宋美龄、孔祥熙、宋子文和冯玉祥等人的坚决反对才作罢。面对何应钦这般令人反感、咄咄逼人的姿态,加之考虑到1932年和胶东军阀刘珍年争夺地盘时张学良曾经对自己大施援手,韩复榘终于一改先前的“中立”态度,于21日以密码电报致电张学良,称赞其行动为壮举,并通知张、杨山东的部队将“奉命西进,盼两军接触时勿生误会”。

这封因马日发出而得名“马电”的密码电立刻被南京方面截获并破译,国民政府高层自然大惊失色,立即派要员飞赴济南会晤韩复榘,告之宋美龄和宋子文等马上就要亲赴西安谈判,蒋介石脱险指日可待,这个关键时刻韩不该有所妄动;同时南京方面还致电宋哲元,了解他的动向,防止韩、宋双方与张、杨联手。韩复榘意识到“马电”泄露,形势也可能出现重大变化,于是嘻嘻哈哈敷衍了事,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华北的宋哲元接到南京方面的电文后,觉得韩复榘的“马电”确实太过莽撞,不仅得罪了何应钦,更要命的是可能得罪蒋介石。于是他专门去济南与韩会面,商量回旋办法,23日,宋、韩联合发表“漾电”。此电主张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立即得到了社会各界广泛赞赏,但是却有悖于何应钦提出的“军事与政治兼顾之解决办法”,受到其高度质疑;而此电中提出的“由中央召集在职人员、在野名流妥商办法,合谋成全无遗之策”,更被指责为节外生枝和别有用心。更容易引起南京方面猜疑的是,22日,宋美龄、宋子文等到达西安开始与张、杨谈判,23日上午张、杨提出释放蒋介石的先决条件为:由蒋出面,在西安“召集朝野各界官员名流大会”。这个主张,与宋、韩“漾电”同日提出的“召集在职人员、在野名流妥商办法”的建议完全一致,谁会觉得这是偶然的呢?

25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之后蒋介石开始逐步清算事变中的旧账。用韩的亲信的话说:“蒋对韩的这些举动,也不会不知道,特别是对于韩发电之事最为怀恨,蒋韩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实自此始。”

事后两个举动又犯下大忌

蒋介石获释后,韩复榘致电表示“庆幸”,并于29日派员专程到南京对蒋进行慰问,似乎什么都过去了。但是,蒋介石回到南京后,立刻扣押护送他返宁的张学良,同时调兵遣将进迫西安。

韩复榘不仅对此表示反对,还充当东北军代总司令于学忠的代言人与国民政府交涉,一方面转达东北军将士死战到底的决心,另一方面也暗示自己与东北军共进退的立场。虽然后来蒋介石采取多种手段解决了东北军,但是韩复榘的恶果也是越种越大了。

1937年3月31日,韩复榘应蒋介石电召赴杭州述职。其间,韩向何应钦提出,拟会见被幽禁在奉化的张学良,此举自然被认为是“不识时务”,并遭拒绝。此事传出后,当然又引起一片哗然,也得到新闻界广泛关注。离开杭州前,韩复榘在记者反复追问下,只能悻悻地说:“本人赴奉化访张学良否,未定。”这无疑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翻蒋介石的眼皮。

1938年年初,韩复榘被蒋介石以“违抗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处决,成为国民党在抗战期间被处死的级别最高的将领。韩复榘之死,自然与其多次明里暗里反对和开罪蒋介石有关,更因为他在台儿庄大战前自作主张放弃守土之責而获罪。但是他在西安事变前后的所作所为应该也是埋下了不小的祸根的。

据韩子华在《我的父亲韩复榘》一书中所载,1936年12月25日下午5时50分,蒋介石解困后安全到达洛阳。正在打麻将的韩复榘听到这个消息后,当着南京方面派到济南的大员蒋伯诚面,把眼前的牌一推,说:“这叫什么事嘛,没想到张汉卿做事情这么虎头蛇尾!”如此种种,蒋介石可能放过他吗?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