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雍正为何格外信任十三弟

雍正八年(1730),年仅44岁的康熙十三子允祥(1686—1730)操劳病世,让雍正大为悲痛,不仅因为是出于手足之情,更多的是他失去了一位重要的政治帮手。

雍正在给其谥号“贤”后,又将其配享太庙,如此仍觉不够,又将其名“允祥”的“允”字改回“胤”字,这成为有清一代臣子中不避皇帝名讳的唯一事例。其在当时,更是大清入关以来第九位铁帽子亲王,在雍正看来,这些都是对允祥个人突出政绩的肯定。

其实,允祥的最大功劳还是在于雍正即位之初,政局动荡之时,其在稳定权力过渡时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雍正曾对此说:“辅政之初,阿其那(满语,狗,这里指康熙皇帝第八子胤禩)包藏祸心,扰乱国是,隆科多作威作福,揽势招权,实赖怡亲王一人挺然独立于其中,镇静刚方之气,才没有让奸党得逞。”这里便指的是雍正即位过程中发生激烈的兄弟斗争,怡亲王允祥坚定地选择了与雍正保持队形站在了一起。

在政务方面,允祥非常擅长财政管理。面对康熙晚年财政乱象丛生,国库空虚,允祥通过大力整顿,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雍正对此非常满意,还给他写了一首诗:“经理度支需赞画,畴咨水土奏丰穰。”意思就是理财得力,发展有效。

不仅如此,雍正还格外赋予他一些权重,让他传旨给地方督抚,代替他发布最高旨意,可见对他的重用信任程度。

雍正在管理官吏问题上,最看重的是是否存在结党问题,却独独希望一些大臣向允祥靠近。如在河道总督的奏折中批示说:“知道你同怡亲王没有往来,今令你同他接交,因这是朕的主意,不用害怕,保于尔有益无损也。”为了让这个河道总督彻底相信自己不是玩权术试探他,进一步告诉他对怡亲王允祥的信任程度:“王公廉忠诚,为当代诸王大臣中第一人,尔其知之。”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节省中间环节,在推行“摊丁入亩”这样的重要政策时,雍正急切地要求一些官员迅速向怡亲王靠拢,说他爱惜人才,而且有些对自己不方便说的话可以去跟怡亲王说,这种绝对信任,在雍正王朝的大臣中绝无仅有。

雍正非常重视人才选拔,多次对地方大臣推荐的官员进行考核,但对于怡亲王推荐的往往不加考核便予以使用,认为怡亲王会识人,“为国荐贤之处甚多”。哪怕是雍正正在严厉处罚的人也能在怡亲王的推荐下得以翻身。康熙第十七子允礼被雍正认定参与了当时的高层权力斗争,此时正被罚往守陵寝。允祥却大胆向雍正推荐说:“允礼居心端方,乃忠君亲上深明大义之人。” 雍正遂认同允祥意见,对允礼从惩罚转向重用,此后成了为数不多掌握权力的亲王。

不光如此,雍正后来最宠信的大臣李卫之所以能当上大官也完全是依靠允祥的推荐。在李卫成了其心腹大臣后,一次聊天中,雍正对李卫说,你之所以能得到我的信任,完全是怡亲王“在朕前极力保荐,谓才品俱优,可当大任”,所以才屡加擢用,“使之位至总督”。

因为绝对信任,雍正放手让允祥大胆处理各项政务,允祥所主持的政务内容越来越广泛,从负责雍正近卫安全,到管理内务府,再到处理皇子们的事情,乃至大清最重要的陵寝管理都归其管理。雍正对此说:“总理事务,王夙夜不休……至于军务机宜,度支出纳,兴修水利,督领禁军,凡宫中府中,事无巨细,皆王一人经画料理。”最后总结时说:“无不精详妥协,符合朕心。”“无不”二字体现了雍正对其工作能力的高度满意。雍正曾经十分感慨地说:“朕实赖王翼赞升平,王实能佐朕治平天下。咸谓圣王贤臣之相遇数千百载而一见,今且于本支帝胄之间得之。”雍正帝、允祥兄弟君臣之间的至诚相托和忠心以报,在历代封建王朝中也是极少见的,世人经常用“棠棣情深”来形容二人兄弟情谊。

除了对这些表面工作认可外,雍正更在乎的是允祥非常懂得如何处理好皇权与臣权的关系。伴君如伴虎,作为宫中长大的允祥完全洞悉高处不胜寒这一道理,如果在皇帝面前表现出膨胀或者打皇权擦边球地弄权,随时都可能会导致前功尽弃,身败名裂。幸好,怡亲王允祥在高层的政治生活中早已饱览波澜,把栏杆拍遍,心底没有一丝让雍正防备的欲望。

本质上来看,允祥能力出众,既是长处又是风险,没有任何欲望私心才是雍正最满意的地方。允祥封王后,雍正要按照自己当初被封王时赏银23万两的惯例赐给,但允祥坚决辞谢,不与雍正有任何待遇相同之处,最后只接受了13万两。雍正又按照惯例给他6件物品,允祥也坚决不受,雍正不得已,只能选择给他配备更多侍卫和亲军。

颇具戏剧性的是,允祥越谦卑,雍正就越觉得应该给他更多好处,甚至要他从自己的儿子中选出一个封王,允祥再次拒绝。不得已雍正只好给他增加工资一万两。

允祥的政治智慧就在于能够处理好亲情、权力之间的关系,位置越高,权重越大,就越需谨慎,其表现出来的稳重低调与一个中年男人血气方刚的状态完全不相称。

雍正四年(1726),雍正亲自给允祥写了一个匾额,上书:“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并解释允祥的忠是:“公而忘私,视国事如家事,处处妥帖,能代朕劳,不烦朕心。”给了允祥极高评价。在与臣下沟通臣道时,雍正多次拿允祥作为榜样,认为能够做到“忠勤慎明”的人不少,但是做到“敬诚直廉”的则很少,这些都要向怡亲王学习。

雍正这段话可谓交心之论,在古往今来的权臣中间,有能力有重大贡献的人并不少见,但一直能敬重皇权毫无私心欲望的人卻十分难得,也许在雍正眼里这个怡亲王难得就在于他的谨慎低调;在于没有一丝欲望;在于随时都能确保他只是雍正处理政务的一双手,却不染指任何真正的权力。

所以在怡亲王去世后,雍正给予了破格礼遇,给予他所能够给予的一切,并持续照顾允祥的后代,希望他们长大成人后能够如同其父一般“感恩向上之念果诚,将来可望成立”。这也是给了做出重大贡献的弟弟最高规格的安慰。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