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七事变中的宋哲元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29军37师在卢沟桥对侵华日军进行反击。

当时,29军军长宋哲元正在老家山东乐陵,他立即致电37师师长冯治安,令所部“消灭当面之敌”。

冯治安向卢沟桥驻军下达坚决反击日本侵略者的命令:“不准日军一兵一卒进入,不许放弃一尺一寸国土,彼如开枪,定予迎头痛击。”

一面请示南京,一面备战

战斗打响后,为加强卢沟桥一带的兵力,冯治安于7月8日至9日先后将驻保定的109旅217团以及东北军53军部骑兵团、钢甲车两列调往长辛店一带,并计划在10日夜间袭击丰台日军。日军发觉29军兵力调动,深感兵力不足,于是使出欺骗手段,谎称“可无条件撤兵”。

7月10日上午,日军向29军副军长秦德纯提出“停战会商”,希望中国方面以保安部队接替吉星文团防务,还做出姿态,将其第一线部队撤至预备队的位置,再反问29军“为何未撤回原防”。秦德纯答复道:“所谓原防即战前原驻地点,日军原驻天津者,应回天津;原驻丰台者,应回丰台。我军原驻宛平城内,因应战移防城上,我军由城上撤至城下,即为原防。”

日军借“谈判”争取时间,开始向华北大量增兵,并派兵强占了天津东、西、北三个火车站,切断了平津之间中国军队的联系,更调集战斗机飞抵天津东局子机场,切断上海至天津的航运。

宋哲元从乐陵启程赶赴天津后,日军求见宋哲元,并递上七项“要求”:彻底镇压共产党之策动;罢黜排日之要人;有抗日色彩的中央机关应从冀察撤退;抗日团体应撤离冀察;取缔排日言论、宣传机关及学生与民众运动;取缔学校与军队中之排日教育;北平市之警备由保安队担任,中国军队撤出城外。

宋哲元见到“要求”,对日本所谓“谈判”产生了怀疑,于是决心备战,并电召冯治安由北平赶到天津,商议攻防事宜。

7月15日,宋哲元在天津住所召集29军高级军事将领举行会议。会后,宋哲元向蒋介石询问是否可以放弃天津,但蒋介石回电“天津绝对不可放弃”。

7月17日,蒋介石发表了“庐山谈话”,特别指出:“1.任何解决,不得侵害中国主权与领土之完整;2.冀察行政组织,不容任何不合法之改变;3.中央政府所派地方官吏,如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等,不能任人要求撤换;4.第29军现在所驻地区,不能受任何的约束。”

蒋介石深恐宋哲元被亲日分子暗害,通知29军驻南京办事处主任李世军转告宋哲元保持警惕。于是,宋哲元给冯治安下了作战命令,任命冯治安为北平地区总指挥。

期间,宋哲元还秘密接见了冀东伪政府的保安队长张庆余、张砚田,每人发放一万元安家费,并答应其率部反正后,收编加入29军。

7月18日,宋哲元赴偕行社(日本军人俱乐部)吊唁日本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田代于7月16日病死),同时会见新任司令香月清司。

香月趁机提出“中方须对卢沟桥事件道歉”,而宋哲元则表示“双方互相道歉”。宋哲元见日方毫无诚意,便以“需赴北平与冯治安商量”为由离开,于第二天乘火车从天津前往北平。

日军特务密谋暗杀宋哲元,在宋乘坐火车必经之地杨村大桥的桥墩上安装了炸弹。由于计算有误,炸弹于宋列车经过后5分钟才爆炸,宋哲元并未受伤。在宋哲元离津之后,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代表董道宁对日军提出公告,拒绝了香月的无理要求。

7月20日,日军见援军到达,开始攻击长辛店及宛平城,团长吉星文在战斗中负伤。宋哲元面对这一新情况,亲自到37师师长冯治安家商议,冯治安则表示要抗战到底。29军143师师长兼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刘汝明奉命赶到,并报告孙连仲、商震的部队已经做好对北平支援的准备。

宋哲元召开军事会议,最后认为:“万一战事无可避免,决定132师的一部守北平,其余的和37师进攻丰台和通州之敌。38师进攻海光寺,143师自南口出击进攻昌平、密云、高丽营等地,截断古北口到北平的通路。”

会后,宋哲元命令刘汝明等各回岗位准备作战。同日,37师防地由赵登禹的132师接防。卢沟桥前线一带吉星文团退至长辛店,由石友三的保安队接防。

拒绝日军的“最后通牒”

此时,日本援军已经到达,有了作战资本,香月清司便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要求29军37师军队于7月27日正午以前撤离卢沟桥与北平城,否则“后果由中方承担”。

下午4时左右,日军以修理沿途电线为由强占廊坊火车站,北平和天津的铁路交通即告中断,形势极为紧张。负责驻守该地的38师113旅(旅长刘振三)226团(团长崔振伦)凭借牢固工事与日军交火,致使日军伤亡很大。几乎同时,驻北平广安门的29军官兵也和挑衅日军发生了激战。当晚宋哲元给刘汝明打电话,让他“照计划做,8月1日行动”,刘汝明立即搭乘平绥路的快车回张家口,火车在沙河车站遭日军袭击,苦战得以脱险。

7月27日,宋哲元拒绝日军的“最后通牒”,并发出自卫守土通电,下令设立北平城防司令部,冯治安为城防司令,张维藩、田春芳、邵文凯三人为副司令,准备固守北平,又派戈定远星夜驰赴保定,催促孙连仲、万福麟等督师北上,协同作战。当晚,宋哲元接到蒋介石密电,令他固守北平三日,等待增援。

7月28日,形势徒然紧张,29军副军长佟麟阁、师长赵登禹被日军伏击,壮烈殉国;下午4时,29军黄寺镇的军火库突然爆炸;沙河保安队(属石友三部)附敌,北平通往察哈尔省的交通被切断;29军将领何基沣、董开堂等率部对日军进行反击。

宋哲元立即召集秦德纯、冯治安、张维藩(时任北平城防副司令)等举行紧急会议,研究如何固守北平3日的问题。南京代表刘健群秘密来到会场,告知蒋介石要宋哲元立即转移去保定。宋哲元向刘健群表示,坚守北平3天后再去保定。但当晚蒋介石再次电令宋哲元“速离北平,到保定指挥”。宋哲元于晚11时赴保定,秦德纯、冯治安、张维藩等随行,被迫撤走的37师官兵沿途遭到日机轰炸。

29日凌晨,北平沦陷。

在7月29日凌晨,驻防通州的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保安队在张庆余、张砚田带领部下反正;副师长李文田等人在天津发表《喋血抗战、义无反顾》宣言,率领38师官兵分三路打击日军,战斗约15小时后,部队撤出天津,赶往宋哲元处。

誓言“尽护国为民责任,奋斗到底”

宋哲元率秦德纯、冯治安、张维藩由保定到马厂(今河北省青县)后,立即收拢队伍。除阮玄武旅外,29军各旅团全部先后赶来向宋哲元报到。8月3日,宋哲元发布告29军官兵书,誓言“尽护国为民责任,奋斗到底”,但宋哲元因劳累过度导致血压突高不能站立,遂向军事委员会申请29军长由冯治安代理。

8月6日,蒋介石成立第一战区,自任司令长官,并任命宋哲元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冯治安为副总司令,张维藩为参谋长;原37师升格为77军,冯治安为军长;原38师升格为59军,宋哲元兼59军军长,李文田任副军长;143师升格为68军,刘汝明为军长,并调拨各部12万人,拨归宋哲元统一指挥,与第20集团军(商震任总司令)共同负责平汉线和陇海线中段的对日作战。

第一集团军装备较差,国民政府为之配备捷克式步枪1万支、高射炮12门及手枪400支。

随后,宋哲元在河北省率部坚持抗战5个月,又转到河南、湖北抗战长达8个月之久,后因病重辞职,1940年4月5日在四川绵阳去世。

(作者系天津师范大学教授)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