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金写《寒夜》

巴金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1940年10月,他由昆明来到重庆,1946年5月离开重庆到上海,先后在重庆生活工作了6年,重庆为巴金提供了大量的创作素材,促进了巴金现实主义文学风格的成熟,尤其是长篇小说《寒夜》的创作,标志着巴金的创作进入了第二个高峰时期。

巴金来到重庆后,在重庆文化生活出版社工作,住在沙坪坝好友吴郎西开办的互生书店楼上。书店位于公路边,两边都是饭店,他整天被汽车的烟雾困扰,被煤油味熏着,苦不堪言,后来便在不远的庙湾租了一间小屋来写作。

1941年3月29日至5月23日,他创作完成了抗日战争时期的力作《火》三部曲的第二部(又名《冯文淑》),这部作品虽然不是写重庆的生活,却反映了生活在重庆的巴金要用文学表现抗战、歌颂爱国青年的创作欲望。

1942年1月,巴金在重庆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龙·虎·狗》中有不少是在重庆创作的,比如集子中的代表作品《爱尔克的灯光》作于1941年2月,是一篇脍炙人口的散文,也是各类教材选用的传统基本篇目。

1942年4月,巴金在重庆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了短篇小说集《还魂草》,其中的代表作品《还魂草》与重庆生活密切相关。当时,日机常来重庆轰炸,巴金常随大家一起跑到住处附近的川康银行防空洞躲日机。一次,巴金亲眼目睹一对熟悉的母女因没来得及躲进防空洞不幸罹难,感到无比难过、愤怒,于是创作了小说《还魂草》,强烈地控诉了日本侵略者的罪行。

巴金在重庆完成的最有影响力的作品是中篇小说《憩园》《第四病室》和长篇小说《寒夜》。《憩园》是巴金两次回故乡成都的所见所感,1944年10月由重庆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第四病室》则以巴金自己在贵阳中央医院的亲身经历为素材,描写病室里乌七八糟的情景。

在巴金创作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长篇小说《寒夜》,尽管这部小说是1946年巴金举家迁居上海后续写完稿的,但它起始于1944年初冬的重庆,而且所写的故事也来源于重庆的社会生活。当时,巴金和妻子萧珊住在重庆民国路(现渝中区五一路)文化生活出版社楼下的一个小房间里。这房间只有七八平方米,非常简陋,这在巴金晚年的散文《怀念萧珊》《再忆萧珊》里提起过。

在他们这幢楼的三楼上,住着这么一家人:老太太、老太太的儿子、媳妇和孙子,祖孙三代四口人。老太太从前念过旧学,是昆明的才女,儿子、媳妇是上海某大学教育系的高材生,孙子正上小学,这是典型的小知识分子家庭。老太太、儿子、媳妇过去都是满怀希望和抱负的人,逃难来到重庆后,在黑暗势力的欺压下,生活越来越苦,意志越来越消沉,最后儿子染上肺病身亡,老太太只得带着孙子远走他乡。巴金就以这个故事为素材,每天夜晚坐在小屋里写小说,在他看来,国民党统治下的陪都真像冬天的漫漫寒夜,为了更好地表现主题,他索性把小说取名为《寒夜》。

《寒夜》出版后,被誉为巴金“家庭题材小说的炉火纯青之作”,人们评价:“它凝聚着作家抗战时的丰富生活、血泪的感受、深沉的思想感情。”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