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将计就计,地下党成功刺杀日军特务高官

1940年5月17日晚7时,古城开封发生了一起刺杀事件——侵华日军的“华北五省特务机关长”吉川贞佐少将被吴凤翔刺杀于特务机关总部驻开封的陕甘会馆。5月20日的《河南民报》首先披露这条消息,接着其他一些国内外报纸也陆续作了报道。

接受使命

吴凤翔,又名吴秉一,河南郏县城西吴村人,农民家庭出身,在郏县师范读书时,受该校教师、中共地下党员牛子龙的影响,于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9年6月,吴凤翔因向延安输送进步青年被捕,被国民党当局关押在郏县监狱。

刺杀事件发生之前,打入军统豫站行动队任组长的牛子龙,派人在开封刺杀了伪开封警备司令刘兴周。日军对此惊恐不安,责令驻开封陕甘会馆的特务机关加紧活动,打入军统豫站,刺探情报,进行报复。

牛子龙探知这一情报,决定利用日军急于打入军统的心理,派人诈降,伺机进行更大的刺杀行动。正在此时,得知学生吴凤翔已在党组织营救下成功出狱,牛子龙觉得吴是诈降行刺的合适人选。原因是,他曾是国民党政府通缉的要犯,前去诈降容易取得日军的信任,而且他胆略过人,枪法出众,是一位有爱国心的热血青年。牛子龙派人把吴凤翔秘密接到郑州,告知他的打算,吴凤翔当即表示同意,并商定了行动计划。

打开缺口

1940年2月19日,吴凤翔按照预定计划,在牛子龙的岳父董文学(住开封慈悲巷)掩护下,只身潜入开封城。通过侦知,他发现吉川贞佐的亲信、汉奸特务组长权沈斋贪财好利,便决定在此人身上打开缺口,再设法接近吉川。

经过多次努力,吴凤翔终于打通了关节,获得了见权沈斋的许可。一天,吴带着麝香、烟酒等礼品到权家拜访,向权讲了自己越狱后,被国民党通缉走投无路的情况,假称要“归顺皇军”。可是,权沈斋反应冷淡,存有戒心,只表示“愿意通融”。为了进一步消除权的疑虑,牛子龙命人编造了一份花名册,让吴凤翔带上再次见权沈斋,说是吴在小磨山的武装人员的花名册,准备将这支队伍拉过来。

与此同时,权沈斋也向吉川报告了吴凤翔的情况。吉川慑于刘兴周的被刺,不敢轻易出面,指令权沈斋同吴凤翔接触,进行仔细考察。

吴凤翔再次见到权沈斋时,权突然问道:“你可知道牛子龙?”吴心里不禁一怔,但马上承认了和牛子龙是朋友,因为坐监同他失去了联系,不了解他现在的情况。吴知道敌人急于捕捉牛子龙,就将计就计地说:“如果你们相信我,我可以想办法把牛子龙骗到开封来。”

权沈斋一听说吴凤翔能骗来牛子龙,就兴冲冲地说:“如果你能骗到牛子龙,我一定在机关长面前保举你!”

吴凤翔连连作出保证,又把携带的花名册呈给权沈斋。权沈斋仔细看了看,没有发现破绽,便相信了吴凤翔。

过了一些时候,权沈斋对吴凤翔说:“机关长让你设法搞到军统豫站刚从重庆领回的左轮手枪和爆破伞。”这是吴凤翔第一次从权沈斋嘴里听到吉川对自己提的要求,就满口答应下来。不久,吴凤翔就从牛子龙那里拿到了左轮手枪和爆破伞,说要把东西亲自交给吉川,同时请求解决队伍拉过来后的驻防问题。

5月15日下午,吉川给吴凤翔下达命令:由吴率小磨山武装先遣队驻扎开封西边的董章镇,余部驻扎镇西。

牛子龙得到吴凤翔这个报告,认为缺口已经打开,立即派王宝义、刘胜武、姚拴紧、张茂亭4人,由吴凤翔指挥执行刺杀吉川的任务;牛子龙本人带10名手枪队员到中牟县,准备接应。

勇刺吉川

5月15日晚,吴凤翔率领“先遣队”来到董章镇。日军乘车前来“接收”,并令吴凤翔携带左轮手枪和爆破伞各一件,只身随车去市内陕甘会馆见吉川。吴见到吉川,马上交出左轮手枪和爆破伞,吉川欣然接受。交谈中,吉川表示要见吴的“副司令”王宝义,吴趁机领到了两张特别通行证,离开了陕甘会馆。

吴凤翔回到约好的会合地点,同待命的王宝义等商定了行动方案:吴凤翔、王宝义直接执行刺杀任务,姚拴紧、刘胜武留在陕甘会馆对面街上,观察敌情,准备策应;张茂亭雇5辆人力车,停在山货店街口等候。

5月17日下午6点半,吴凤翔、王宝义持特别通行证,顺利通过门卫,穿过走廊,跨进二门,到了吉川及其翻译陈凯住的后院。按照事先计划,吴凤翔刺杀西屋的吉川,王宝义刺杀南屋的陈凯。吴凤翔来到西屋门前,正要推门时,吉川的卫士正好开门出来,吴凤翔抬手一枪,卫士死在门坎上。屋里顿时大乱,吴凤翔一枪将日军开封宪兵队长滕井治击毙,转手向吉川开枪时,连扣两下都是瞎火,遂扔掉左轮手枪,换成“二十响”,猛烈射击。这时,王宝义在南屋没有找到人,也转过来配合,从窗口向屋内射击,将室内敌人全部击毙。两人跳进屋里,收拾了部分文件、手枪等,迅速撤出。

因为院子深,又是抵近射击,门卫没有听到后院的枪声。吴凤翔、王宝义顺利通过门卫,大摇大摆来到街上,会合刘胜武、姚拴紧来到山货店街口找到张茂亭,一齐上车,顺着省府街直奔正西,来到西城墙下。就在这时候,全城电灯突然熄灭,警车发出刺耳的怪叫声,他们迅速爬上城墙,跳到城外,隐蔽起来。不一会儿,敌人的巡逻车一辆接一辆驶过,他们乘其空隙,向中牟方向急退,同接应的牛子龙手枪队会合,撤到了郑州。

此次行動使5名日本人丧命,除吉川贞佐外,被击毙的还有重田司令部参谋怕山本大佐、视察团团长瑞田中佐、日军宪兵队长滕井治以及一名卫士。汉奸陈凯因事外出,捡了一条命。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