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影师亲历的原子弹试爆拍摄

核心提示: 临近试验时间,全军各科研单位在场区设置了各自的项目,其中有飞机、大炮、舰艇、坦克、车辆等,场面壮观,临战气氛浓厚。这个“露天展览会”是落实周总理“一次试验,全面收获”的指示而安排的。

原子弹研制成功对新中国意义重大,杨映梅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亲历了当年试爆的拍摄工作—— 

旧机器中找到高速摄影机 

1964年接受原子弹试爆的拍摄任务时,我们特别高兴,自豪之情难以言表。身为八一厂的拍摄人员,部队所有的新武器、新装备都见过,拍过,而原子弹爆炸的拍摄对我们来说着实还是盲区。 

据专家说,原子弹爆炸瞬间的闪光,能顶上千个太阳的亮度。为控制曝光问题,我们自制了一套深浅不同的阻光镜,并做了一系列试验,克服了胶片曝光的难题。 

最令人兴奋的是,我们从已退役的陈旧机器中找到了一台高速摄影机。经过改装、整修,并反复试验,高速摄影机的频率达到了每秒200格左右,总算符合了要求。 

用遥控方式拍爆炸 

拍爆炸现场不能靠近,只能用遥控方式,我们事先将摄影机安装在选定的位置上,拍摄指令则由主控站统一下达。 

临近试验时间,全军各科研单位在场区设置了各自的项目,其中有飞机、大炮、舰艇、坦克、车辆等,场面壮观,临战气氛浓厚。这个“露天展览会”是落实周总理“一次试验,全面收获”的指示而安排的。 

爆炸当天,对摄影人员的位置、任务做了分工,我主要负责拍蘑菇烟云。 

耳朵里传来倒计时报数,我提前两秒打开机器,白光过后,露在外面的皮肤有很强的灼热感,几秒钟后,听到惊雷般的巨响。取景框中的火球不断变幻,翻滚升腾,逐渐形成了蘑菇烟云,景象蔚为壮观。随着图像的变化,我用变焦镜头不断切换景别。当烟云升到一定高度,我机器中的胶片也拍完了。 

我带着胶片,搭乘张爱萍总指挥回京汇报的专机直飞北京。八一厂政委张景华亲自接机,将胶片火速运往早已准备就绪的洗印车间。在那里,张政委通宵坐镇现场。我紧盯着药槽中循环滚动的胶片,“啊!我看到成影的蘑菇烟云了! ”大家都兴奋地围过来看。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