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副脚镣解开方志敏烈士遗骨之谜

核心提示: 957年,凌凤梧被请去江西鉴定方志敏烈士遗骨。凌凤梧双手托起那副在地下还套着两根胫骨的铁镣,掂掂它的分量,用手指抹去一些剥落的锈屑,仔细辨认镣铐。 “就是这副脚镣! ”面对一堆骨殖,凌凤梧禁不住滚下了热泪。

在刑场附近寻找遗骨 

这项工作从何入手?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注视到方志敏的遇难地——南昌市下沙窝。 

由于方志敏是被秘密杀害的,所以知道掩埋烈士遗体准确位置的人极少。方志敏遗骨调查小组向社会发出通告,号召群众积极提供线索。 

有人提出,方志敏赴刑留下了刑场照片,摄影师应该知道。费了一番周折,调查小组终于打听到被国民党当局指派到刑场拍照的是“真真”照相馆的一名摄影师。可调查小组将摄影师带到下沙窝区域内,他却无法辨认准确位置。 

又有人反映,方志敏殉难后,国民党当局曾使人用一口薄棺材就地掩埋。于是调查小组又找到其中一名当事人,组织人力到下沙窝挖寻,仍然没有结果。 

方志敏临刑时戴着脚镣,他的遗体遗骨肯定有铁镣相伴。可是,人们在挖掘到的尸骨中一直没有发现铁镣的踪影。 

1957年春,江西化纤厂在南昌下沙窝破土动工。一天,基建工人在挖地基时突然发现一堆骨殖,并伴有一副脚镣!调查小组得到报告后,立即指示专家和有关人员赶赴现场,进行实地勘察。 

看守所长现场指认脚镣 

这时,一份以江西省政府名义发出的加急电报发往浙江东阳北麓中学,将当年一度兼任看守所长的凌凤梧先生火速召至南昌。 

凌凤梧当年曾任驻赣绥靖公署军法处看守所长,上司交给他对方志敏“劝降”的任务。 

通过与方志敏的接触,凌凤梧被方志敏的浩然正气所感动和折服。当方志敏提出改换沉重铁镣以减轻痛苦,凌便立即请示军法处。开始未获准,后来,凌摆出“便于劝降”等理由,得以给方志敏换上一副轻脚镣。 

方志敏就义后,狱警从烈士囚室内搜出写有 “木吾兄(即凌凤梧)”的签条,内容是感谢凌为他减轻铁镣。为此军法处曾以通匪罪将凌拘押,后由于证据不充分及有人说情才从轻发落,他被撤职押回原籍。后来,凌凤梧就按方志敏的规劝,回家做乡村教师。 

1957年,凌凤梧被请去江西鉴定方志敏烈士遗骨。凌凤梧双手托起那副在地下还套着两根胫骨的铁镣,掂掂它的分量,用手指抹去一些剥落的锈屑,仔细辨认镣铐。 “就是这副脚镣! ”面对一堆骨殖,凌凤梧禁不住滚下了热泪。 

青年法医辨别烈士遗骨 

一只大木箱送到了江西省公安厅法医工作室。木箱内装的正是从下沙窝方志敏就义处小心翼翼收集到的残缺不全的骨骸,共计79块。 

这79块骨骸哪些是方志敏的遗骨呢?这项辨别遗骨的重任交给了青年法医张伟纳。 

通过技术鉴定,有9块骨骸是方志敏的遗骨,其他70块骨骸在最后的鉴定书上下了明确结论:“其他骨骼均属短小男人或女人、儿童骨骼,均不属于方志敏遗骨。 ”1958年5月26日,法医研究所的专家正式签署这份长达7页的鉴定书,宣告这9块遗骨确凿无疑是方志敏的遗骨。 

毛泽东亲笔题写墓碑 

1976年底,张伟纳郑重地向江西省公安厅领导报告了烈士遗骨保存的情况。这时省委相关领导也得知毛主席早为烈士题写有墓碑。 

原来早在1964年5月21日,副省长王卓超致信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请他转交江西省委请求毛主席为烈士墓碑题词的信。同年11月9日毛主席亲笔题写了“方志敏烈士之墓”后,在差人交与汪东兴转交江西省委的同时还写了亲笔附言:“写了一张,请汪东兴同志转去,不知可用否?”有位专家说,毛泽东一生题写的墓铭寥寥,而此幅是他题写的最后一个烈士墓铭,可见他对方志敏烈士怀有特殊的情感。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