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昌龄的侠骨柔情

核心提示: 在一个秋天的黄昏,王之涣登上鹳雀楼。他在楼下的时候还是初唐,他刚刚告别初唐四杰和陈子昂,到了楼上已是盛唐,张九龄、王昌龄、王维、孟浩然、李白、杜甫、高适、岑参、张继济济一堂。

王昌龄在盛唐名重一时,和李白相差无几。李白是天上谪仙,王昌龄是诗家天子。他们都擅长七言绝句。王昌龄左迁龙标,李白供奉翰林,《唐诗别裁》的作者沈德潜说“七言绝龙标、供奉,妙绝古今,别有天地”。王世贞说“七言绝句王少伯与太白争胜毫厘,俱是神品”。王夫之甚至认为王昌龄的七绝超越李白。

  诗家天子

和李白、王昌龄同时代的殷璠在天宝十二年(753年)编选《河岳英灵集》,王昌龄的诗歌入选最多,其次是王维、常建和李颀,然后才是李白、高适。可见至少在以殷璠为代表的那部分当时人眼里,王昌龄不愧“诗家天子”。

王昌龄善于用乐府旧题写边塞诗。他的边塞诗浑然天成,和高适、岑参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他的组诗《从军行》,几乎每一首都是经典。

在唐朝之前的魏晋南北朝,王谢两个高门大族的声势接近甚至超越皇室,尤其是王昌龄所属的琅琊王氏。王昌龄虽然已经家道中落,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芝兰玉树的王谢子弟。他的边塞诗有一种纵横天地的豪情自信,刚柔相济哀而不伤,比高适和岑参的作品更能代表盛唐气象。

《出塞》组诗除了不朽名篇“秦时明月汉时关”,另一首也是不可多得的好诗。

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

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

这首诗有的诗歌选集归入李白名下,但我认为作者是王昌龄的可能性更大。李白虽然出生在西域,但成年后却没有去过边关,所以他的边塞诗不注重细节描写,并且多半站在征人妻子的角度泛泛而论。而这首诗的作者很可能亲眼目睹边关将士战罢归来,见过军刀因为带血和刀鞘粘在一起难以分开的情景。

  边塞诗和闺怨诗

闺怨是古代诗歌的重要题材。宫闱诗或宫词一般也列入“闺怨”范围,但因为名家名作太多,已经可以独立成军。

王昌龄的《青楼曲》也属于闺怨诗,不过这个青楼是“家住层城临汉苑”的贵妇住处,而不是满楼红袖招的烟花之地。

白马金鞍随武皇,旌旗十万宿长杨。

楼头少妇鸣筝坐,遥见飞尘入建章。

“长杨”是指上林苑内宫殿长杨宫,这里是秦汉皇家猎场,位于今陕西周至东南。“建章”是指汉武帝太初元年修筑的建章宫,在长安城外未央宫西,也属于上林苑范围,千门万户气势雄伟。太液池和金铜仙人都在建章宫内。

边塞诗和闺怨诗的题材风格和表现手法几乎截然相反,王昌龄却能同时登峰造极,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诗人。李敖说唐太宗侠骨柔情一应俱全,也许这个评语更适合王昌龄。王昌龄最流行的绰号是“诗家天子”。诗家天子的另一个版本是“诗家夫子”。我觉得诗家夫子适合杜甫或王维、孟浩然,王昌龄诗高华悠远,如龙腾四海,凤舞九天,还是诗家天子比较相称。

 唐朝的大明星

在一个秋天的黄昏,王之涣登上鹳雀楼。他在楼下的时候还是初唐,他刚刚告别初唐四杰和陈子昂,到了楼上已是盛唐,张九龄、王昌龄、王维、孟浩然、李白、杜甫、高适、岑参、张继济济一堂。

胡应麟认为王湾的“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宣告盛唐驾到,但更多人觉得王之涣的《登鹳雀楼》才是盛唐风标。这首诗出现之后,唐朝从贞观永徽进入开元天宝。

鹳雀楼在山西永济,和《西厢记》故事的发生地普救寺相距不远。当地的两大名胜都和唐代诗人有关。《西厢记》改编自元稹的《会真记》,张生的原型极有可能是元稹本人。永济离潼关很近,交通方便,所以鹳雀楼经常有诗人登临赋诗。

太原王氏是魏晋以来的名门望族,不过王之涣这一支早已家道中落。王之涣和王昌龄、高适是好朋友,三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年轻的时候游手好闲,既不读书考进士,也没想过要做诗人。有一天不知是互相约好,还是像鱼玄机一样受了新科进士的刺激,突然拿起笔开始写诗,并且很快声名鹊起。

开元中,他们三人已经名满天下,经常一起游山玩水,不醉不归。这日微雪天寒,三人照例去旗亭饮酒取暖,那里允许他们拖欠酒钱。有一群梨园子弟随后走进旗亭。三人见对方人多,主动把八仙桌让给他们,自己移到角落上的小桌,一边烤火一边冷眼旁观。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位妙龄歌妓陆续赶到。大概是因为喝了点酒心情不错,这些梨园子弟开始轻歌曼舞。

王昌龄说:“我们都是小有名气的诗人,平时谁也不服谁,今天是个一分高下的机会。”

王之涣问:“你想赛诗?我奉陪。谁输了谁出酒钱。”

三人中高适最年轻也最寒酸,平时下馆子很少掏钱,今天要是凭才学赢了,就可以还两王的部分人情,所以也欣然同意比拼。

高适问王昌龄:“你说怎么比?”

“不用比,他们会帮我们分出高低。”王昌龄指着那些歌妓说,“我们的诗都已经改编成流行歌曲,一会儿她们肯定会唱到,我们只要计数就行了。谁的诗被她们唱得最多,谁就笑到最后。”

王之涣和高适都觉得这办法不错。

一个歌妓果然开始唱“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这是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他得意地放下一根筷子。

过了一会儿,又一位歌妓唱起“开箧泪沾衣,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这是高适的《哭单父梁九少府》,所以高适也放下一根筷子。

第三个歌妓唱的是“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暂徘徊……”这又是王昌龄的得意之作《长信秋词》。

王之涣一看急了,他说:“这几个歌妓根本不懂诗,欣赏不了我的阳春白雪。”

王昌龄见他想耍赖,当然不干。好容易赢了一回的高适也不答应。王之涣无奈,只好指着歌妓中长得最美的那位说:“这样行不行,我们以这位美女唱什么定输赢。如果她唱的依然不是我的诗,那我对你们五体投地,从此以后心甘情愿做小弟。不过她要是唱了我的诗,你们得拜我为师。”

王昌龄和高适勉强同意。

过了一会儿,那个梳双鬟的美女清清嗓子起来歌唱。

王之涣提心吊胆,直到她唱出“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王之涣得意狂笑,手舞足蹈。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