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谭咏麟的球星老爸

核心提示: 被禁赛后,谭江柏回国参加抗战,先在广州任官,后至西南运输处十二大队当大队长,常驻桂林等地。西南运输处是蒋介石派宋子良(宋子文之弟)所创,当时唯一对外通道滇缅公路归其管理,该处人员多达数万,与当地人摩擦不断。十二大队的百余辆汽车皆由陈嘉庚捐助,谭任职之余,“对足球运动一项,未尝稍懈”。

“提起我的爸爸谭江柏,他的威名在香港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被人封为‘谭铜头’,凭这个封号就可想而知爸爸的头球功夫不简单。每次报道上写爸爸的名字时,在前面都要加上‘著名的球星’五个字,因为他的球技超级厉害。”这是香港著名歌星谭咏麟在《我的球星老爸》中写下的话。

翻阅老报纸,可知谭咏麟所言非虚。

 “四骑士”横扫广东球坛

谭江柏祖籍广东新会,1911年11月27日生于广州,后随亲属迁往香港。因生性好动,学业不佳,一度被送回广州,入粤秀英文补习学校。

谭江柏体格魁梧,成年后身高1.78米,体重72公斤,在当时十分难得。他16岁被香港南华青年队(乙队)招为前锋,17岁替补入甲队,首场便踢进两球,第二场再进一球。可几场之后,他又被送回乙队。

1930年,广州警察队将谭江柏招至麾下,这是他职业生涯转折的关键一步。

当时广东以岭南大学足球队为最优,由我国第一代球王唐福祥执教。唐作为队长曾夺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远东运动会(亚运会前身)足球冠军,特别是第四届远东运动会,足球冠军是中国代表队获取的唯一金牌。1923年,唐福祥赴美留学,回国后在大学执教。

此外,中山大学队也是一支劲旅。

当时广州市警察局督察长袁熙圻、韦汝聪都是球迷,见警察队屡战屡败,便请香港南华足球队来广州表演,趁机挖走其核心球员冯景祥、李天生、叶北华,叶北华又拉谭江柏加盟。

为得到此四人,广州警局任命他们为交通督察员,每人配摩托车一辆,负责在市区巡逻,专抓公交违章超载、搭“霸王车”等。上午巡逻,下午练球。

当时广州摩托车甚少,四人大出风头,被称为“四骑士”。

叶北华擅带球快速推进、过人,被称为“穿花蝴蝶”;冯景祥擅头球,被称为“豹子头”;李天生擅铲球,被称为“大铁铲”;谭江柏身高体壮,被称为“花和尚”。

因“四骑士”加盟,广州警察队水准大增,在当时国内足坛形成了“北东华、南警察”格局。“北东华”指上海东华队,因球王李惠堂加盟实力大增,几度压倒香港队夺取全运冠军。当时中国足球队以这两队为班底,“四骑士”均任主力。

   赛场表现压倒李惠堂

1934年5月,中国足球队参加第十届远东运动会(也是最后一届),谭江柏亦入选。

此前中国队已8次夺冠,在第9届前,每场均能赢日本队四五个球,第9届时却与日本队战成3比3,并列冠军。中国队的霸主地位遭遇挑战,且自“九一八事变”后,中日关系紧张,为双方对决赋予更多含义。

在此次大赛中,谭江柏出任右侧锋,表现好于球王李惠堂。在对菲律宾队和对印尼队(时称荷属东印度队)的比赛中,他分别攻入一球。与日本队决赛时,谭江柏率先打进两球。没想到下半场时,中国队体能差的缺点显现出来,加上后卫李天生被红牌罚下,李惠堂又罚丢了一个点球,双方战成3比3(李惠堂进一球)。关键时刻,裁判又给了中国队一个点球,李惠堂将此球罚进,终以4比3取胜。

《申报》在报道这场比赛时,特以“谭江柏是英雄”为小标题,称:“谭江柏为我队之英雄,上半时连发连中,表演最称满意,李惠堂未见特色。日队技术平平,远不如我,但其长力及奋斗之精神,非他国所能及也。”

球王李惠堂称赞谭江柏说:“能卫能锋,陷阵则敌方辟易,防卫则一夫当关,浑身解数,件件皆能。”李惠堂身高1.82米,但不擅头球,平生只入4球,所以他在《球圃菜根集》中说:“如果我有江柏兄的顶上功夫,那我恐怕会有比现在大得多的成就。”

 参加奥运会

不久,谭江柏回到香港南华队,据《优游》杂志报道,他“平时,对于出场比赛,极为努力,为南华之中坚分子”。1936年1月,谭江柏因在比赛中“误踢”对方球员史杜兰治,被红牌罚出场,加罚禁赛2个月。

这一年,谭江柏入选中国奥运队,准备出战柏林奥运会。

据叶北华回忆,中国队备战混乱。在22人中,有的选手水准较差,如印尼华侨张显源,“只不过他与印尼的一个大资本家(糖王)有密切关系,由大资本家亲自出面硬拉进去,负责选拔的人碍于情面,也就选上了”。

好在后来得到通知,每队只能报15个人,才将“关系球员”剔除。

至于颜成坤,则“对足球可以说是个门外汉,他只不过是爱看足球的球迷,对足球技术的教和练,是一窍不通的”,因为有钱,又是南华体育会主席,加上与领队沈嗣良关系好,居然成了教练。他本意想借机去欧洲旅游一番,可球员都不听他的,球队刚到印尼,他便“溜回香港”了。

在去往德国的船上,只有足球队和个别运动员坚持早操和辅助训练,其他大部分选手“只是捧着肚皮晒晒太阳”。叶北华说:“我们比赛归来后,还要进行比赛,队员都怕竞技状态不良,受资本家的白眼,影响到身价,不能不坚持练习。”

在奥运会上,中国队0比2败给了英国队,谭江柏发挥最稳定,多次化解险情。

  抗战不忘踢球

在归途中,中国队与欧洲球队打了6场友谊赛。

在对阵奥地利阿德米拉时,李惠堂贪功,不给冯景祥分球,错过两次绝佳机会。冯景祥衔恨,一次带球进攻时,竟将球回传后场,引起守门员包家平不满。孙锦顺回忆:“陈镇和打李惠堂,冯景祥打包家平,军心涣散,越踢越乱。”

包家平是当时中国足球队的正选门将,据《世界运动会足球特刊》介绍:“其接球之稳健,营救之得宜,中国一人而已。用贤言外,余子难望其项背,故有钢门之誉。包君除守门外,兼擅中锋,传盘射顶,俱臻妙境。”

看闹得太不像话,下半场只好换黄纪良守门。

回国前,领队容启兆、指导黄家骏借口未坐过英国的玛丽皇后轮船,从英国转道美国回香港,丢下球队不管。球员们只好辗转回国,甚至在罗马车站露宿一宵,“既无地方歇息,连洗脸水也找不到,宛似难民一样”。

回香港后,谭江柏在与九龙队比赛中,将对方“快马”布力右脚踢断,被禁赛一年。布力是“香港大学田径健将,擅中长距离赛跑,屡获冠军,同时为香港径赛多项之纪录保持者,成绩之优,与国内名将相较,亦不失色”。

被禁赛后,谭江柏回国参加抗战,先在广州任官,后至西南运输处十二大队当大队长,常驻桂林等地。西南运输处是蒋介石派宋子良(宋子文之弟)所创,当时唯一对外通道滇缅公路归其管理,该处人员多达数万,与当地人摩擦不断。十二大队的百余辆汽车皆由陈嘉庚捐助,谭任职之余,“对足球运动一项,未尝稍懈”。

   一身绝技无传人

谭江柏有两段婚姻,原配是朱伟勋,第二任妻子是从事新闻工作的陈珍妮(即谭咏麟的生母)。在桂林时,据当事人回忆:“每次(谭)打比赛,她(陈珍妮)都会静静地坐在球门后面,‘阿柏’跑到哪里,她的视线就跟到哪里。”

抗战胜利后,谭江柏回到香港,由于长期缺乏高水平比赛,谭江柏的技能似有退步。据《申报》1948年称:“上海人当还记得,当年的四骑士英勇的故事,事到如今,李天生和冯景祥仍旧红得发紫,虽然上了年纪,球艺却更圆滑了,真够得上‘炉火纯青’四个字。谭江柏现在昆明,偶尔亦玩玩票,谈不到大刀阔斧了。”

谭江柏一度经商,还曾代表缅甸华侨球队出赛,上世纪50年代时仍在香港参加职业联赛,因年龄已大,收入微薄,他有六个孩子,日子甚拮据。

谭咏麟是谭江柏的独子,却未能继承父亲的球艺,他说:“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的球技水平不高,尽管面对空门只有一步之遥,我还是能把球踢飞。最开始有我上场参加比赛时,爸爸还前来为我加油助阵。后来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无论我怎么动员他,他都不肯再看我在他面前现眼。”

2006年3月,谭江柏去世,终年95岁。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