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德两救“红小鬼”

核心提示: 对于朱德的两次相救,曹里怀念念不忘。他晚年在回忆录中记录了这样一件事:1956年春,朱德到空军某基地视察工作。在休息室,曹里怀情不自禁地向朱德表达感激之情,朱德却淡淡一笑,摆摆手,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说:“讲啥子客气嘛!我们共产党人胸怀坦荡,光明磊落,当初救你这个‘红小鬼,是我这个老红军、老党员对革命负责,对党负责,你‘红小鬼今后莫再对我个人感恩戴德呵!”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司令员),原名曹李槐,出生于湖南资兴县北区乡一个农民家庭。1926年,曹里怀到县立初中读书。时逢大革命蓬勃发展,资兴縣各地成立农会,打土豪斗地主的运动风起云涌。曹里怀在校也接受了一些进步思想,也参加了闹学潮和反帝反封建的活动。

1928年年初,朱德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到达湘南发动湘南起义,19岁不到的曹里怀毅然参加革命军并随部队上了井冈山,当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了表明自己跟共产党干革命的决心,他根据自己名字的谐音改名“曹里怀”,意为心怀共产主义远大理想。

1929年年初,他调到红四军军部秘书处当文书,在毛泽东、朱德身边工作。 毛泽东和朱德非常喜欢这个有文化、工作积极且爱动脑子的小伙子,一直称他为“红小鬼”。曹里怀在井冈山革命斗争和长征途中,两次险遭不测,都是朱德出面救了他。

井冈山根据地第二次反“围剿”时,曹里怀已是军部特务营党代表。就在这时,红军内部“肃反”扩大化。看到一些并肩作战的战友不时被错误地当作“AB团”分子抓起来或关或杀,曹里怀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无可奈何。偏偏军部保卫科的蔡队长要他揭发特务营的“AB团”分子,他不想营里的战友无辜受到伤害,便说营里没有“AB团”。但曹里怀没想到,自己不愿无端伤害他人,却有人反“咬”自己一口:原来营里下属连队的一个由土匪改编过来的俘虏兵,虽然当了红军,但随意打人骂人的恶习未改,曹里怀批评了他一顿,他怀恨在心,一则出于报复,二则想以此“立功”混个班长当,于是,便诬告曹里怀是“AB团”分子。蔡队长信以为真,立马把曹里怀抓起来,说:“难怪你曹里怀讲营里没有‘AB团分子,原来你自个就是隐藏很深的‘AB团分子。”可是任凭如何审讯,曹里怀坚持说自己被冤枉,于是蔡队长说他是“AB团”的死硬分子,将他列入枪毙名单。

在前线指挥作战的朱德闻知后,急忙写了一封信给蔡队长,说曹里怀这个“红小鬼”政治觉悟过硬,革命立场坚定,绝对不是什么“AB团”。朱德出面担保,蔡队长纵使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也得服从,便当即释放了曹里怀。

1934年秋,由于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长征。此时,曹里怀已是红五军团参谋长。1935年6月,红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县胜利会师。26日,中共中央在两河口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确定两军继续北上,在川陕甘创立根据地的战略方针。可是四方面军主要负责人张国焘反对北上,在一方面军开始北上后,擅自率军南下,宣布另立中央。张国焘为了控制一方面军的红五军团,把四方面军的三十三军合并到五军团,把原五军团的主要负责人调走。曹里怀被调到四方面军总部作战局任局长。但他坚决拥护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北上抗日的方针,与张国焘南下的错误主张和分裂党分裂红军的行径进行抵制和斗争。

一天,他在一个喇嘛寺里看到一方面军的同志,与他们沟通情况,表达盼望北上的意愿,不料被张国焘的眼线发现并告密。张国焘召开紧急会议,说曹里怀泄露军事机密、扰乱军心、破坏团结,是个反革命,该杀!就在这紧急时刻,朱德站了出来,阻止说:“这个红小鬼是湘南起义时上的井冈山,我们一直在一起。他是个忠于党忠于革命的好同志,他就讲了那么几句,再怎么样也是内部矛盾,根本就够不上反革命!若这么草率地杀了他,势必会让留下来的一方面军干部战士寒心!”张国焘本想杀一儆百,但见朱德站出来阻拦,只好作罢。

曹里怀的性命虽然保住了,但还是被撤销了作战局局长职务,开除党籍。朱德私下里告诫曹里怀,现在是敏感时期,说话做事要讲究策略,一切以大局为重,千万莫激化矛盾。曹里怀撤职后,被安排到红四军的红军大学当军事教员。他谨记朱德的教诲,放下思想包袱,全身心投入到军事教学工作中。由于工作出色,没多久就恢复了党籍。1936年10月,曹里怀随部队到达延安。

对于朱德的两次相救,曹里怀念念不忘。他晚年在回忆录中记录了这样一件事:1956年春,朱德到空军某基地视察工作。在休息室,曹里怀情不自禁地向朱德表达感激之情,朱德却淡淡一笑,摆摆手,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说:“讲啥子客气嘛!我们共产党人胸怀坦荡,光明磊落,当初救你这个‘红小鬼,是我这个老红军、老党员对革命负责,对党负责,你‘红小鬼今后莫再对我个人感恩戴德呵!”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