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新两国国旗为什么这么像?

核心提示: 2010年,澳大利亚一项民调显示,29%的受访者支持重新设计国旗,66%的人反对,5%的人不置可否。有分析认为,在澳大利亚共和制争议被完全解决之前,现在的国旗不太可能被另一面旗帜替换。

不久前,新西兰代总理温斯顿·彼特斯突然喊话澳大利亚,要求澳方停止抄袭新西兰国旗。澳新两国因为国旗闹过不少乌龙,两国国旗为什么这么像?还得从19世纪说起。

“新西兰需要一面旗帜”

“新西兰需要一面旗帜”,这是19世纪初很多新西兰人的呼声。1830年,新西兰赫基昂加港建造的商船“乔治·默里爵士号”因未悬挂旗帜航行被澳大利亚悉尼港海关官员扣下,新西兰的主要贸易市场澳大利亚受英国航海法约束,英国航海法规定每艘船必须携带一份详细说明船只建造情况、所有权和国籍的官方证书。当时,新西兰尚未成为英国殖民地,新西兰建造的船只不能悬挂英国国旗,又没有代表新西兰的旗帜,所以贸易船和货物经常被扣。“乔治·默里爵士号”上有两名高级别的毛利酋长,这件事引起毛利人的愤慨,很多人都意识到,除非挂上能代表新西兰的旗帜,否则出海的船会继续被扣留。

1833年,詹姆斯·巴斯比出任英国驻新西兰代表,他一抵达岛屿湾立即写信给新南威尔士州殖民地总督,希望总督能允许新西兰拥有一面属于自己的旗帜。除了解决新澳贸易问题外,巴斯比还觉得旗帜是鼓励毛利酋长们合作的一种方式,以便为以后某种形式的集体政府铺路。澳大利亚殖民当局完全同意巴斯比提出的旗帜建议,具有绘画才能的新西兰传教士亨利·威廉姆斯被委派设计一面适合新西兰的旗帜,他先后设计出了三种旗帜。1834年3月20日,25名毛利部族酋长和他们的追随者聚集在怀唐伊,投票选出代表新西兰的旗帜。酋长选中一面改进过的圣乔治十字旗。随后,新旗帜通过新南威尔士州殖民政府上呈英国国王威廉四世,英王批准了这面旗帜代表新西兰。

但1840年,英国迫使毛利部族酋长签署《怀唐伊条约》,英国开始派总督统治新西兰,首任总督威廉·霍布森下令使用英国国旗作为新西兰领地的旗帜。现今新西兰国旗的雏形出现在1867年,根据1865年殖民地海军防卫法,殖民地政府拥有的所有船舶都必须悬挂特殊的旗帜,在皇家海军蓝旗基础上再画上殖民地徽章。新西兰那时没有殖民地徽章,所以只能将新西兰的英文简写“NZ”添加到皇家海军蓝旗右下方。1869年英国海军军官马卡姆向新西兰总督提交一份新西兰船旗设计,原航海旗上“NZ”字样被一块白色圆盘替代,圆盘内有四颗红色五角星图案。这面旗帜最初只在政府船上使用,后来逐渐成了事实上的新西兰国旗。1899年,新西兰航海旗在旗帜原来红色五角星的地方去掉白色圆盘状底色。为结束多种旗帜并存的混乱局面,1902年,新西兰政府通过“国旗法案”,经英王爱德华七世批准正式成为新西兰国旗。旗面为深蓝色,左上方为英国国旗,右边有四颗镶白边的红色五角星,四颗星排列均不对称。一战爆发后,新西兰士兵举着这面旗走上了战场。

澳洲通过竞赛选国旗

澳大利亚在殖民地时期使用过很多不同的旗帜。1901年1月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后,埃德蒙·巴顿总理宣布举行国旗设计国际竞赛,这场竞赛收到了3万多幅作品,国旗设计按照7个标准来评判:忠于大英帝国、联邦、历史、纹章、独特性、效用和生产成本,大多数设计都包含了英国国旗和南十字星座,不过土生土长的动物图案也很受欢迎。这些作品被集中在墨尔本的皇家展览馆展出,评委们用了6天时间才得出结论,5幅几乎相同的作品被选为获奖设计,其中一名获奖设计师来自新西兰。1903年,英王爱德华七世选定了两种设计:联邦蓝旗和联邦红旗,这两种旗左上方为英国国旗,英国国旗下方有一颗白色的七角星,其余部分有四颗较大的白色七角星与一颗较小的白色五角星,其中的蓝旗就是后来的澳大利亚国旗。

在接下来几十年,人们对澳大利亚两种旗帜的使用感到困惑,蓝旗被定为官方和海军使用,红旗供商船队使用,但公众又在澳洲大陆使用红旗。此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新南威尔士旗仍然很受公众欢迎,一些官方活动也使用这种旗帜。直至1950年12月4日,罗伯特·孟席斯总理才宣布蓝旗为国旗,4年后,英女王访问澳大利亚时批准打底色是蓝色的这面旗帜为澳大利亚国旗,红旗作为在澳大利亚注册的商船旗帜。至此澳大利亚才正式确定国旗。

两国国旗经常被搞混

由于澳新两国国旗相似度很高,加上澳大利亚与新西兰的密切关系以及地理位置接近,导致混淆情况更加严重,两国国旗经常被搞混。历史上多位新西兰总理在参加国际会议时发现自己坐在澳大利亚国旗下;1984年,澳大利亚总理鲍勃·霍克访问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没想到加方竟然拿出新西兰国旗欢迎他;1999年澳大利亚公投期间,该国君主制联盟在他们的宣传册里显示的是新西兰国旗而不是澳大利亚国旗;在奥运会颁奖典礼上,澳新两国国旗也曾被误换;更有甚者,澳大利亚国庆日活动中新西兰国旗堂而皇之地取代了澳大利亚国旗,闹了个大乌龙,这样的尴尬场面还有很多……

怎么办?澳新两国中一些人认为只有更改国旗了。1979年,新西兰内政部长艾伦·海伊特建议重新设计国旗,他寻求让一名艺术家设计一面新的国旗,但这项提议没有得到国民支持。1988年,外交部长拉塞尔·马歇尔呼吁更改国旗,但应者寥寥。这并不令人吃惊,1973年和1984年两次民调显示大多数新西兰人反对变更国旗。到了1989年,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新西兰听众》杂志举行一场国旗设计竞赛,主持这场竞赛的戈登·坎贝尔说:“大部分新西兰人都希望国旗有所改变。”1998年,新西兰总理珍妮·希普利也支持更改国旗,用银叶蕨旗取代现有国旗。2015年和2016年新西兰还举行过两轮国旗公投,但56.6%的公民选择保留现在的国旗。

澳大利亚的情况也同新西兰类似,早在1956年就有人提出要更改国旗,但支持者很少。1982年7月,澳大利亚工党在堪培拉举行全国大会,支持推出一面更鲜明反映国家独立性和认同性的国旗。保罗·基廷任总理期间公开表示希望更换国旗,他在访问印尼时说:“当我国国旗上的一个角落存在着另一个国家的国旗时,我不认为这象征着澳大利亚的完整主权。”不过,与新西兰相同,澳大利亚的改旗之路也很艰难。2010年,澳大利亚一项民调显示,29%的受访者支持重新设计国旗,66%的人反对,5%的人不置可否。有分析认为,在澳大利亚共和制争议被完全解决之前,现在的国旗不太可能被另一面旗帜替换。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