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志愿军60军“潜伏”克敌

核心提示: 从11日开始,敌军在炮兵、航空兵支援下开始连续反扑,60军官兵在张祖谅的指挥下,顽强坚守阵地,与敌激战四昼夜,至14日,先后击退敌人一个排至两个营兵力的反扑100余次,歼敌5000余人,巩固全部既得阵地。

1953年4月,中断了6个半月的停战谈判虽然恢复,但美方一直拖延时间,鼓吹要以“军事方式解决朝鲜问题”。为了教训敌人,促进停战早日实现,志愿军总部决定对敌人发起夏季反击战役。张祖谅率领志愿军第60军,根据上级部署,将攻击的目标锁定在敌人据守的北汉江以东防线突出部的几座高山阵地。

张祖谅指挥工兵乘夜暗运动到敌人阵地山脚下的死角地区,打眼放炮,挖掘坑道,以便让进攻部队藏身。为掩护放炮炸石,每次放炮时,志愿军就向敌人阵地打炮,在隆隆炮声掩护下,两条坑道已挖到距敌前沿阵地不远的地方。

然而要夺取这几个高地,光靠这两条坑道屯兵是远远不够的。为保证战斗发起的突然性,张祖谅准备用潜伏的方法进行攻击。5月上旬,在志愿军第20兵团作战会议上,兵团代司令员郑维山提出:敌人阵地前沿和侧翼都有大片树林,可供部队隐蔽潜伏。如果我们提前把部队隐蔽集中在敌前沿,第二天黄昏发起攻击,前半夜就可完成进攻战斗,可以有4至6个小时的时间改造工事,部署兵力、火力,组织步炮协同,补充弹药。这样,在第二天拂晓敌人反扑时,我军已做好战斗准备,可有效地反击敌人。这与张祖谅的想法不谋而合。志愿军代司令员邓华、副司令员杨得志、参谋长李达等听取作战部队汇报后,特别强调要做好潜伏,一旦暴露,就立即强攻的准备,并决定把一个炮兵团配属给第60军。

采用潜伏手段的作战确定下来后,张祖谅要求各项准备工作“要细致再细致”。战斗准备从前方到后方,从步兵、炮兵、工兵到作战、侦察、通讯,从粮弹运输到医疗救护,各方面都在紧张地准备,一切都在秘密地进行。按照部署,担负突击任务的第8连,组织班长以上干部骨干到敌人前沿侦察地形、道路,分析潜伏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和解决办法。夜间,他们就在阵地后方选择类似攻击目标的山头,反复进行潜伏、冲击和纵深战斗演习,并制定出万一潜伏被敌人发现时立即改为强攻的方案。

在当时我军地面作战还没有空军支援的情况下,炮兵对于作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张祖谅和炮兵指挥员经反复研究决定,利用黑夜做掩护,把一部分野炮推上我军驻守的高山;其余火炮,分期分批秘密推进至敌前沿的树林里。由于伪装严密,炮兵的移动丝毫没有被敌人发现。

到6月上旬,后勤坑道里的粮食、弹药囤积得如同小山,工兵已协助突击部队悄悄排除了突击道路上的大量地雷。战士们把自己的水壶、铁镐都缝了布套,带上全副装具跳跃,也听不到撞击声。为了防止潜伏战士背上的手雷被敌人击中,张祖谅和战士一起商定:把手雷的背带用一根绳子在胸前勒紧,潜伏时,手雷带能够转动,卧倒后,转到胸前,把手雷压在身体下面。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6月10日凌晨4时前,60军2000多人秘密进入敌军阵地正面和翼侧,潜伏在距守军阵地前沿200至500米的位置。直到战役发起之前,敌人对我炮兵阵地和进攻意图竟毫无察觉。

10日20时20分,张祖谅命令向敌阵地侧翼的山头进行炮击,侦察连则发起佯攻,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见敌人上当,张祖谅立即命令潜伏的战士们发起攻击。各突击分队只用几分钟就割裂了敌人两座主峰阵地之间的联系。发起攻击15分钟后,攻击东北高地和攻击东南高地的部队都相继发出了占领阵地的信号。至22时,攻击战斗全部结束。敌守军大部被歼,志愿军战士们已经开始清除两高地上的残敌。

从11日开始,敌军在炮兵、航空兵支援下开始连续反扑,60军官兵在张祖谅的指挥下,顽强坚守阵地,与敌激战四昼夜,至14日,先后击退敌人一个排至两个营兵力的反扑100余次,歼敌5000余人,巩固全部既得阵地。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