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恽代英在川南师范领导教育改革

核心提示: 恽代英很快就融入学校教育改革活动之中。他提出,军阀政府办教育是用它来装饰门面和培养御用爪牙,旧的教育体制除了满足人们的个人主义欲望之外,并不能有益于社会,“高师的训练应该使学生独立自尊,只服从理性,不服从权力”;而教育改革“非先有教育理想一致而又肯向上负责的同志、团体,不能望新教育建设成功”,因此“要学生成为好的革命家,他们必须明瞭社会进化的律例,与他们所处社会的实况”。

1921年,“少年中国学会”会员卢作孚应杨森之邀赴泸州出任四川永宁道尹公署教育科科长。他以川南为实验基地,以极大热情和改革精神在泸州地区开展轰轰烈烈的“新川南、新教育、新风尚”的文化活动和教育改革试验。卢作孚在泸州创办了通俗教育会,向民众普及与生活密切结合的各种常识和文化知识,并开展一系列移风易俗的举措,更大力推进对川南师范学校的全面改革。

为此,他聘请同为少年中国学会会员的王德熙、恽代英出任川南师范学校校长、教务主任。王德熙校长调离后,1922年4月,恽代英继任校长。

恽代英很快就融入学校教育改革活动之中。他提出,军阀政府办教育是用它来装饰门面和培养御用爪牙,旧的教育体制除了满足人们的个人主义欲望之外,并不能有益于社会,“高师的训练应该使学生独立自尊,只服从理性,不服从权力”;而教育改革“非先有教育理想一致而又肯向上负责的同志、团体,不能望新教育建设成功”,因此“要学生成为好的革命家,他们必须明瞭社会进化的律例,与他们所处社会的实况”。到川南师范后不久,恽代英即在校内积极传播马克思主义革命思想,并迅速成立了“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还购置《新青年》等进步报刊及外国进步文学名著,为了更广泛地传播革命思想,恽代英先后介绍了肖楚女、李求实、刘愿庵等来校工作,并利用寒假,率领师生20余人组成宣讲团,到川南各地宣讲进步思想。恽代英还从川南师范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和沪县中学的“学行励进会”中,吸收了一些觉悟较高的青年,组成了“社会主义青年团”。这些青年如余泽鸿、徐经帮、曾润百等在以后的革命斗争中,逐步成长起来,成为坚强的革命战士。此外,恽代英还发起了轰轰烈烈的“学校公有运动”“择师运动”以及“经济公开”运动等等,将川南师范学校的改革推向新的阶段。

1922年暑期,恽代英校长赴上海购置图书、教学仪器。期间,四川军阀赖心辉占领泸州,用张英为永宁道尹。张英反对新文化、新思想,趁恽代英不在之际,撤掉恽代英的校长职务。恽代英闻讯后,不顾个人安危,毅然返校,张则以煽动学潮“罪名”扣押恽代英两个月。恽代英在狱中处之泰然,仍然专心写文章和翻译外文书籍。余泽鸿等同学则主动陪同恽代英校长拘押,以示抗议。川南各校群起声援,掀起了空前未有的学潮。张英迫于压力,将恽代英放出。恽代英返校教课。以后恽代英在革命救国之路上英勇斗争,直至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献出生命,成为中国青年永远的楷模;而卢作孚则开始了他的实业救国人生。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