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特写到长镜

核心提示: 多少自认为刻骨铭心的面孔,经不起久别重逢的考验,再次相见,荡气回肠的少,惊讶当年自己何故痴情若此的多。一时的悲剧,回头看来,遂成为余生都嘲笑自己鼠目寸光的喜剧。

查理·卓別林道:“用特写镜头看生活,生活是一部悲剧;但用长镜头看生活,生活就是一部喜剧。”

这句话可视为励志,也可看成感慨。

把生活放得太大,纤毫毕现,遗憾自然无所遁形;把自己放得太大,得失心自然也重若泰山;把快乐放得太大,自然会担心快乐短暂,还怎么快乐得起来?而这正是快乐本身的悲剧本质。

用长镜头看生活,看到的不只是自身,还会看到许多自以为是的烦恼在人海中其实轻若浮萍。宏观来看,生活何止是喜剧,简直是靠泪水倒映出的逗笑的趣剧。

如果特写代表某一刻,则生活处处有难关,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只看朝夕,不是嫌钱不够多,就是嫌被爱得不够深。一时失恋,当然手持放大镜,把恋人的头发都看成丝绸。可是顺丝路走下去,就变成长镜头,见闻广博后,一是觉得所有切肤之痛不外如是,二是发现了更具吸引力的新大陆,或是真的到了敦煌,被壁画启悟,看破悲喜。

最吊诡的是,时间并不会放过任何人。多少自认为刻骨铭心的面孔,经不起久别重逢的考验,再次相见,荡气回肠的少,惊讶当年自己何故痴情若此的多。一时的悲剧,回头看来,遂成为余生都嘲笑自己鼠目寸光的喜剧。

可是近视是年轻时的事,老视得要把任何生活细节都拉成远镜才看得清楚时,已是百年身。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罗凤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