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古人一样优雅过夏天

时值三伏天,古人过夏天,不仅是轻衣冷食有“凉”方,更是将文人雅趣融进了日常生活中,优雅地对抗酷暑……

户外降温妙法:架凉棚赏荷花

盛夏到来时,倘若有个小园别业,亲近一下自然,自然清爽宜人。清朝皇帝的生活范围基本被局限在紫禁城中,连御花园都小而袖珍,乾隆皇帝曾在养心殿作诗抱怨道“都城烟火多,紫禁围红墙。固皆足致炎,未若园居良” (《日下旧闻考》)。每到夏日,皇帝都会携大臣到避暑山庄小住。在纪晓岚眼里,这里“山容水意,皆出天然,树色泉声,都非尘境。阴晴朝暮,千态万状,虽一鸟一花,亦皆入画。”清人柏葰则称其为“左湖右岛,岚影泉声”,可见其迷人。

若没有小园别业,只要有了植物,在家中也可营造出自己的“避暑胜地”——那便是凉棚。道光皇帝《养正斋诗集》中曾咏过凉棚“凌高神结构,平敞蔽清虚。纳爽延高下,当炎任卷舒”。凉棚也为好友相聚提供了场地,据唐代《开元遗事》记载,当时盛行“凉亭雅集”,长安城的富裕之家“每至暑伏中,各于林亭内植画柱,结锦为凉棚,设坐具,召名姝间坐,递请为避暑会”。

文豪们的夏日食方:竹筒饭和“槐叶冷淘”

可口的食物自然也是夏日少不得的颜色。大文豪白居易曾作诗回忆“夏至筵”上的美食:“忆在苏州日,常谙夏至筵。粽香筒竹嫩,炙脆子鹅鲜”(《和梦得夏至忆苏州呈卢宾客》)。“夏至筵”是夏至时的大餐,嫩竹的清香沁入白饭中,微微发黏,又十分甜蜜,刚烤好的嫩鹅肉又香而不腻。

今天喜吃凉面,四川凉面、陕西米皮、麻酱凉面、麻辣凉面,应有尽有。在清代,凉面也是人人喜爱的夏日食品。《帝京岁时纪胜》说“京师于是日家家俱食冷淘面,即俗说过水面是也”,即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凉面。古代最出名的冷面叫作“槐叶冷淘”,它是把槐叶磨成汁掺入面中,煮熟过水按照口味浇上卤子而成。“青青高槐叶,采掇付中厨”,杜甫便记录了品面的过程:夹起来,“碧鲜俱照箸”,青亮的绿色映衬着筷子,让人食欲大增,只叫人“加餐愁欲无”(《槐叶冷淘》)。

吃够了主食,不妨来点水果甜品。从周代起,我国就有藏冰、取冰、用冰的传统了。唐代的冰是身份的象征,达官贵人才能 “赐冰满碗沉朱实”(刘禹锡《刘驸马水亭避暑》),“碧碗敲冰分蔗浆”(唐彦谦《叙别》),品品冰镇郢州黄酒,在水阁中纳凉。

古人也早就发明出了牛奶冰淇淋。有一种称为“酥”的冰冻奶制品,经过滴酥或者点酥这样一道类似现代打冰淇淋或者蛋糕裱花的工序,做成山的模样,“吮其味则峰峦入口,玩其象则琼瑶在颜。随玉箸而必进,非固非絺。触皓齿而便消,是津是润”(王泠然《苏合山赋》)。

唐代贮冰成本高昂,越到后代,冰就越便宜,好吃的也就越多。去北宋的汴京逛个夜市,一路上琳琅满目的各种小吃令人眼花缭乱。清代四大冰食佳品则分别是酸梅汤、西瓜汁、杏仁豆腐、什锦果盘(《燕京岁时记》),这些吃食在今天依然盛行。在家中避暑,读书也是好选择。叶梦得是南宋时人,他有本书就叫作《避暑录话》。

读书之余,尚可弹弹琴,南朝徐陵《逐凉》诗也曾提到,“提琴就竹筱,酌酒劝梧桐”。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