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四方中心到阴阳五行的宇宙观

五千多年连绵不断的中国文明,是在长期演变过程中形成的,以汉字为书写和交流语言,以四方中心、阴阳五行为宇宙观,以中、对立、变通为思维方式,以礼、规矩等文化价值观为行为处事方式的文化体系。

文明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造的成果和获得的能力进步到一定程度的结果。世界范围内的所有文明都是由宇宙观、社会治理观、核心文化价值观构成,它们互为因果、彼此支撑。三者的不同是各文明间差异的主要因素。

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群体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凝结物,其中物质文化遗产所承载的文化发展过程中的核心基因,是文明在不同时期由宇宙观、社会治理体系及核心文化价值观三者交互作用的产物。探究不同历史时期三者的特征以及彼此之间的互动关系与模式,是研究中国文明的必由之路,也是探寻中国文明独特智慧的根本。

宇宙观是不同时期关于天、地、人之间相互关系的认知体系,是任何一个文明体系下人们思维方式的来源。宇宙观最核心的功能是为不同时期的社会治理体系提供合理性与合法性支撑,这一支撑不仅仅在文明社会时期如此,即使是在文明社会产生之前也是如此。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宙”是万物的总称,是时间和空间的统一。宇宙观主要包涵了宇宙的起源、天地运行等规则、天地规则对人世间的影响方式以及途径、人世间在天的支配下的应对等内容。中国古代宇宙观是基于阴阳、四方、五行、八卦等概念进行关联构建的庞大体系,它视天地万物为一个有序的系统,这一体系将涉及人类世界的各种范畴,如身体、行为、道德、社会秩序和历史变化与天地、空间及季节转换、自然现象等所有内容关联起来。中国古代文明自产生后有两种宇宙观,即夏商周时期的四方中心观和战国晚期至晚清的阴阳五行宇宙观,它们分别为王国体制和帝国体制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提供理论依据。

夏商周时期的四方中心宇宙观

在西汉中期“浑天说”出现之前,以天圆地方为主要理论的“盖天说”,曾在数千年间深深地影响中国古代的文化。在中国古代历史发展的长河中,不论是史前时期,还是王国时期、帝国时期,观测天象、敬授民时,从来就不只是一项纯粹的天文活动,它更是一项有独占独尊、君权神授意味的政治活动。

距今6000年前的河南濮阳西水坡龙虎蚌壳摆塑以及上圆下方的墓室形状、距今5500年的牛河梁红山文化的圜丘方坛、约距今5000年的安徽凌家滩的式盘、距今4500多年的良渚文化祭坛和礼玉、距今4000年左右山西陶寺遗址的圭表等,体现的都是“盖天说”中的天圆地方观念。

从观象授时到时空体系的建立,古代农业社会的发展出现了重大突破。通过立表测影来确定空间方位,并在观测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在天地之中“择中”的观念,进而出现了“居中而治”的政治思想,居中是因为在此可以直接来听取天命。于是,具有人格化的、权力至高无上的“天”这一形象就被创造出来,天的意志即为“天命”,早在《尚书·召诰》成书时“有夏服(受)天命”的天命观就已经成熟。王的权力来源于天,“君权神授”的观念也因此应运而生,上天与人王之间亲近或直接血缘关系最终得以确立。“受命于天、天命不可违”的意识贯穿了中国古代文明的全过程,无所不在的天命观也是中国文明的独特现象。同时,天命观影响了古代中国宇宙观的发展和成熟,还催生和推动了祭天制度、礼仪制度的产生与完善。

中国古人崇尚的“地中大地观”中的“地中”概念是指,在“地中”处观象与祭天,是最高统治者独享的特权,它显示王或皇帝不仅是尘世间最高的统治者,更是天命的唯一传达者和执行者,拥有无可置疑的通天法力。

《道德经》中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虽然没有特意谈到“上天”的概念,但他对天地、阴阳、万物之间辩证关系的相关论断,使人们相信了日月星辰的天体运转规律和人世间的生老病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同时代的宇宙观,会逐渐演化成为该时代文明体系下人们特有的思维方式。同时,受不同时代宇宙观的影响,人们的行为处事方式也必然会有所不同。

以商王、周王和其祖先为中心,王借助祖先崇拜而垄断神权,进而通过祭祀祖先达到和上天直接沟通。王成为集治权与神权为一体的化身,位于王畿四方边缘的异族政体拱卫着王的中心地位。

商周时期,墓葬设计的显著特点再现了死者生前的世界,今人可以从中探知古人的宇宙观。最高等级的王所使用的“亚”字形大墓,其中墓室中央棺椁中的王,是上天在人间的代表,四条墓道代表着位于四方的方国及其首领,是四方中心宇宙观的物化体现,有着相同理念的“亞”字形徽标图案在该时期的青铜器上也屡有所见。

在将近2500年的时间里,中国文明的思维方式从“择中”到“居中”,并通过“建中立极”的理论与实践过程,才产生了“中庸”或“中”的思想。受此影响,两汉之际出现了以汉长安城安门大街为基线、南北74公里长的地理、空间、文化意义兼备的中轴对称理念。

战国至晚清的阴阳五行宇宙观

战国之后的宇宙观由阴阳、四方、五行和八卦等概念相互关联而形成。阴阳与五行是古代两种不同的源远流长的思维体系,至战国后期才合二为一,成为帝国时期的宇宙观,为帝国体制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提供理论支撑。

阴阳观认为万事万物都是对立统一的结果,两种对立的因素不是固定不变的,是始终处于消长交替、不停运动之中的。五行思想指世界统一于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及其运动,它们之间既能相生也能相克。战国后期,五行相克观作为自然界乃至社会运转的基本秩序建立起来,成为王权更替、事物变化的理论依据;到了西汉后期,五行又发展出相生的观念,至此五行相克相生观念完全成熟。随着阴阳观的不断发展,中国文明中“对立”“变通”的思维方式得以形成,逐渐成为人们分析、评判事物的依据。

帝王陵墓的设计会体现唯王独享的通天宇宙观,天地阴阳是最主要的表现内涵,具体内容是具象和意象的天象。这些内容一般被描绘在形似天穹的墓顶,这一现象的出现始于战国后期。至秦始皇陵时,墓室形态呈现出上具天文、下具地理的构造,将天地阴阳五行(二十八星宿、帝国版图、水德)都模拟表现在墓室中。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