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然科学之外的爱因斯坦

在现代物理学领域,爱因斯坦有绝大的贡献。纵使普通读者,他的广义及狭义“相对论”等观点,虽颇难了然,却也是耳熟能详的。可是,爱因斯坦在世界上产生如此广泛的影响,仅仅因为他在自然科学方面的卓著贡献吗?

一个人,尤其极具创造力的人,他的思力,往往很难受某个狭窄领域局限。正如一座高峰,它的基座与其高度成正比例。如爱因斯坦这样的伟大科学家,他的思维,也不可能仅仅为物理学所限。这种现象,对人们有重要启示。

1932年,一位记者征询爱因斯坦两个问题。首先问他是否得益于所谓思辨哲学;第二个问题比较繁杂,问他是否认为,由于近代物理研究到了空间、时间、偶然性、宇宙的界限、开始及终止……那么,思辨哲学这门学科,是否已变得无人问津?爱因斯坦回答:哲学像母亲,生育和抚养了所有其他的科学。因此你不应当看不起她,嫌她贫穷和一无所有,而应当希望她的一部分堂·吉诃德式的理想,会在她的孩子身上应验,以便他们不至于堕落到庸俗不堪的境地。这是一个伟大的自然科学家对于社会科学价值、作用的精确判断。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在爱因斯坦眼里,不应当偏重。在人类社会中,它们分别发挥着各自不同,却同样重要的作用。

人们大都知道,爱因斯坦是个热情的小提琴爱好者。一部书中甚至说,“他的小提琴是他须臾不可离的伴侣”。当然,不仅局限于小提琴演奏,在音乐整体理解方面,他也具有相当学养。1939年,一家媒体寄来征询函,希望爱因斯坦能对音乐及音乐家发表看法。他的复函显现了其广博的音乐造诣:(一)巴赫、莫扎特以及意大利和英国的某些老作曲家,是我喜爱的。对贝多芬则要差得多,但舒伯特是我所喜爱的。(二)要我说出巴赫和舒伯特哪一位我更喜欢,这是不可能的,我不在音乐中寻求逻辑。我大体是知觉的,不懂得理论。如果我不能直觉地抓住某个作品的内在统一(结构),我就根本不喜欢这个作品。这第二点使我们体会到作为科学家的某种特质。

爱因斯坦不仅熟悉经典音乐家的曲目,而且并不顺遂所谓定论,对一些作品表达出自己不一般的看法。通过他的列举,我们读出了他对音乐涉猎的广度和深度,这使我们对其音乐造诣有了更进一步了解。

爱因斯坦对音乐如此熟识,这当然会占据他许多时间。人们不禁会问,这两者之间如此不同,这些音乐活动会对他的研究工作有影响吗?1928年10月,一位记者代人们写信向他询问。爱因斯坦回答:音乐不影响研究工作,因为二者都同样产生于渴望和追求之中,它们是互为补充,相得益彰的。这段话,笔者以为十分紧要。它几乎涵盖了一切研究领域: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爱因斯坦认为,只要是创造性劳动,对于人,都是源于精神上的“渴望和追求”。至于各门类学科之间,由于有了这样的一致性,它们之间,自然会“互为补充”“相得益彰”。爱因斯坦的科学成就,是否从音乐中获得过灵感也未可知。

对于这一层意思,爱因斯坦还有过更直接的讨论。1921年,一家研究现代艺术的杂志,希望爱因斯坦能谈谈艺术发展和科学成就之间的联系。他用了《艺术实践和科学实践有何共同之处》这样的大题目作答:哪里我们不复把世界当作个人希望和心愿的逐鹿场所,哪里我们作为自由的人对世界进行赞美、探索和观察,那里我们就算进入了艺术和科学的领域。如果把看到和感到的用逻辑语言表达出来,我们就在从事科学。如果其表达形式不能到达自觉的见解,但直观地认为有价值的话,我们就是在从事艺术。二者共同之点是都要求对其专心热爱,摆脱私心杂念。爱因斯坦似乎并不过分强调科学或艺术活动的不同,却十分看重“自由的人”对外在事物的“赞美、探索和观察”。这大约也是他常常参与社会活动的原因所在。

爱因斯坦还为他人介绍过法国拉罗什富的“箴言集”,认为这部作品显得十分辛辣和忧郁,但它们反映了人性、完美的人性,给人带来一种奇特的解脱的感觉。他在不同的场合讨论过道德、教育问题,都有着深切的个人体会和现实启发意义。爱因斯坦的经历充分说明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之间可以相互启发,相得益彰。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