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假谋反与真谋反

大将田忌向齐威王推荐孙膑,并在他的帮助下围魏救赵大获全胜,又在马陵之战中大败魏军,乘胜追击,俘虏魏国太子魏申。一时间,田忌威名远扬。宰相邹忌与田忌平日不和,观点不一,比如魏国攻打韩国向齐国求救,齐威王征求大臣们的意见:是早点发兵为好,还是晚些发兵好呢? 田忌主张早日出兵,而邹忌则坚决反对:“不如不救!”田忌出兵获胜,大将无疑抢了宰相的“风头”,令成侯邹忌更加不满,既嫉妒又怨恨,眼珠一转,便想出了一条栽赃毒计。

邹忌派出心腹,让其带着二百两黄金到大街上问卦,他谎称田家之人对算命先生说:“我是田忌随从,我家主人担任大将率军作战,三战三胜,现在准备举行更加重要的大事,请帮我们占卜一下吉凶。”算命先生得了重金,自然用心卜卦,恭维不已。占卜结束,这位心腹刚刚离开,就被邹忌安排的捕快抓获。贼喊捉贼,田忌“欲行大事”的谋反罪自然被邹忌办得“板上钉钉”。田忌无法澄清自己,眼看就要成为“刀俎”下的“鱼肉”,怎么办? 他不甘心就此被宰割,想反扑又无法调动军队,便率卫队与门徒攻打临淄(今山东淄博市),以求抓获邹忌。邹忌既然诬他谋反,也就早有防备。田忌难以取胜,只好出逃楚国。

君王对臣子最不能容忍的罪行就是谋反,你可以贪污腐化,可以渎职无能,可以消极怠工,只要对君王忠诚,就可高枕无忧、平安无事。而图谋反叛,则罪加一等,斩首示众。政敌间相互攻诘、打击、清除、陷害,最有效的手段便是“诬以谋反”,这也是历史上无耻政客攻无不克、屡试不爽的一件制胜“法宝”。只要涉及谋反,都会令君王提心吊胆、草木皆兵,他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哪怕捕风捉影的“伪证”、捏造诬陷的“假证”,也是证据,只要受害者无法证明自己清白,谋反罪便予成立。而封建专制社会往往不容受诬者辩白自证,于是,诬陷谋反十有八九成立。两千多年来,“谋反罪”之所以屡屡得逞,在于它是政治与法律的结合体,法律是形式与过场,政治是主导大于一切压倒一切。

纵观历史,诸多伟人、要人、能人、名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一张“谋反”的大网所笼罩无以逃脱。孙膑被同窗好友诬以谋反,侥幸逃得一命,其代价便是砍去两脚施以膑刑。田忌身为齐国大夫拜为大将,立有盖世之功,与君王的关系也十分密切,而一旦受到谋反诬陷,也百口难辩、无以自清:该用何种方式证明二百两黄金不是出自他手? 怎样才能证明那位问卦者不是他的随从门客? 又该如何辩解他对齐王赤胆忠心从来就没有野心根本就没有“行大事”之欲念? ……头脑清醒的田忌,可能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向齐王申辩,他知道谋反罪无解,又不愿束手就擒,便拼力反击;反击不成,则溜之大吉。遭到诬陷的假谋反,就此“逼上梁山”成为真谋反。

另一与谋反罪类似的罪名——通敌罪,也是一项极易被人利用陷害、无法自清的罪名。诬以通敌,其人离失败、死期也就不远了。

春秋之际,大小国林立;及至战国,尚剩七雄——齐、楚、燕、韩、赵、魏、秦。一旦出事,便可逃往他国避害,有时“柳暗花明”反而成就一番新的事业。当秦始皇用武力统一中国之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专制集权,铁板一块,无论小民百姓,还是王公大臣,只要犯事、招事、惹事,便无处可逃,唯有死路一条。而谋反罪、通敌罪相比其他罪名,更是受到污名化对待,会被视为叛徒、奸臣、国贼,“人人得而诛之”,哪怕死后,也难以洗刷清白。

·古史札记· 文/曾纪鑫

  • 微笑
  • 流汗
  • 羡慕
  • 流泪
责任编辑:三木
0